冒着危险 也愿为你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从小我就喜欢看《西游记》,孙悟空一喊“师——父”,这声音就荡入我心底,就会不由自主的流泪,后来女儿也喜欢看《西游记》,我每听到孙悟空喊“师——父”,我的心就沸腾,心想我要有师父该多好啊!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大法,终于找到了我久久等待的师父,正如:“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1]。

一、我知道了修炼的内涵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当时我认为中共高层决定政策的人不了解法轮功,这么正的师父,这么好的法,一旦上层领导了解了法轮功,一定会让炼的。我就多次去北京上访,并去县里找同修一块儿去北京上访,结果事与愿违,换来的是中共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精神病院、死人床、强行灌食、手铐脚镣、吃不明药片,打骂侮辱人格,更是家常便饭。被迫害时,我们就背:“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

回到家,就去发真相资料,一次从一百、二百、三百至四百,发光盘从二十、三十到六七十,发《九评》从三十本到六七十本,把做事当作了修炼,把做多少,当作精進。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炼功前,我是一个没心计的人,没理的话不说,没理的事儿不做,别人都说我仁义,还曾沾沾自喜,可这不是修炼人的标准啊。

《洪吟三》中“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4]这首诗词是我首先背过的,并决心去掉争斗心,好好精進。

没过几天,考验来了,A同修在我这儿换两千元真相币,等还钱时,强说换了一千,把自己当成了“韩信”,还振振有词,并重复的问:“小丑是谁?”换钱时和还钱时都是学法日,在场四、五个人默默不语。

等A走后,大家七嘴八舌说个不停,都说A这错了那错了,我嘴上说是哪生欠A的,可心里气的够呛,几天过后,还是剜心透骨,并和别人说:“如不修炼发生这种窝囊事,真是欠揍。”早把师父讲的法忘掉了,只剩下委屈了。没人时,还掉泪呢。

通过学法,找出了一个从小就形成的委屈心、是非对错、争斗心太多的人心(在一言堂家长制家中长大),修炼不就是修去人的东西吗?!那些心都是后天观念,并非真自己。正是要去掉的人的东西,才会有神的东西,才能显出善良。我很快平静下来了,也感到一身轻,在以后的过关中,那种不好的物质也不顶心、顶肺了。

通过这次剜心透骨的去执着,我终于会找执着了,也知道了找人心去人心,这才叫修炼啊!感到师父时时就在身边!同时感到师父苦度弟子啊!

二、冒着危险 也愿为你好

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人“劝三退”是我修炼中必不可少的,世上的人都和我们一样,都是冒着天胆下来的,也是从另一个角度证实大法来了,并且相信大法能救他们回归,才来世的。

我们学法小组同修情况各异,开始有只敢发真相资料,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也有刚从家里走出来的,《转法轮》都读不成句的,更别提读各地讲法了,也有其它小组不愿意要的,送到我们小组来的。我们按师父讲法做,互相学习,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我们四人都在时,分两组,三人时,也前后照看着,不敢讲的,就发正念,碰见好讲的,我就发正念,让同修亲自锻炼,慢慢就敢当面讲了。我们一次下来能退四、五十人或三、四十人,坚持了好几年。

也有周围同修其它方面做的都很好,但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们就约好一块去讲真相劝三退,慢慢都敢讲了。其实师父早就给我们铺好了路,就差我们去做了,师父让我们多救人,我们互相促進帮助整体提高才是师父所要的。

在劝三退过程中,也有不听,还大骂的,也有不听,还打110的,还有人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公安的专管(迫害)你们的。”我们说:“你干什么工作不要紧……我们冒着被迫害的危险是为你好……”结果他们党、团、队都退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