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学法点近20年几乎一天都没间断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我是村里最早得法的。从我1997年得法开始,我们家就是一个学法点,村里人和周边村的人都是从这得法的。1999年之前,大法洪传,人们看到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都纷纷开始修炼。我们村是一个大村,最多时我们村有50多人得法,那时炼功时,我们家满屋子、满院子都挤满了人。光放师父讲法录像就放了3个月,最多时每天有27个人看录像。

我们家的学法点从开始成立到现在快20年了。除我被关押在洗脑班的半个月外,其它时间无论迫害多么严重、邪恶多么猖獗,几乎一天都没间断过。近些年每天都有10个左右的同修来学法、炼功。农村活多、事杂,学法、炼功时间无法保证。学法点的同修说:“这么多年在这么邪恶的环境下,每个人家里又那么多的事,如果没有这个学法点,我们可能根本就坚持不到今天。”

我这个学法点在村里是公开的,村里人有时见到同修们来学法就会开玩笑说:你们去上学呀!或者说上班去呀!在当地的公安局也是公开的。1999年迫害之后,当地的公安局、610、镇政府等数次来骚扰。我家被非法抄了4次,光录音机就被抄走了5个,尤其迫害开始那些年极其邪恶,老伴有点害怕,就说:“要不就别让她们来学了!”我从来没有动过解散学法点的念头,在我的坚持下,学法点从来没停过,同修们也都正念很强,虽然学法点被邪恶骚扰过很多次,但同修们都顶着压力,从未间断来学法。

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今年74岁了。我是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修炼后不长时间,我的病都好了。我一辈子没上过学,只上过几天扫盲班,稍微认识几个字。开始时,儿媳妇让老伴教我读法,老伴说:“她要是只是少数字不认识,我还可以教,她一共也不认识几个字,怎么教啊!”

我们家是学法点,开始时别人读,我听着,后来同修读时,我也拿书随着看,开始时跟不上,不知她们读哪了,半年后,同修读到哪,我就能跟到哪了。但只能默读,还读不出声。我一直这样坚持着,2年左右,我就能流利的读出整本大法书,能和同修们一起正常学法了。后来我把师父的40多本讲法都能流利的读出来。

现在每天我读《转法轮》,当学法学的很多时,感觉心都是空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一下就没有了。而且学法状态好时,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坐在我身边。学法时,有不认识的字,脑子里自动就会反映出这个字念什么,过后问一下同修,一点没错。2011年后,我总能看到仙女在我眼前飞,肉眼都能看到,晚上更加明显,尤其心性好的时候更清楚。

通过我的神奇变化,身边很多亲朋好友都走入了大法修炼,我的五个兄弟姐妹都通过我得法了。10年前,老伴突然离世,儿子家庭环境很好,为了照顾我,非要我搬过去和他们同住。为了让我过去,他都哭着让熟人劝我。我当时想我要是走了,这个学法点就散了,集体学法是师父给留下的修炼形式,学法点决不能散。所以我最终还是留下来了。

制作真相资料

我家不仅是学法点,还是资料点。虽然我是一个不识几个字的农村老太太,一辈子没碰过那些现代化的设备,但可能是历史的安排,自1999年大法遭迫害后,我就参与了本地真相资料的制作。开始只是配合装订、运送耗材、传递真相资料。运送耗材时最多时要运200斤的纸,我骑着我的小三轮车,无论多远都会风雨无阻的送到。有时赶上风雪天或上岗下坡的根本就骑不动,只能下来深一脚、浅一脚的慢慢走,那时我已60多岁了,但从没觉得累,这一做就是很多年。

开始那些年迫害很严重,环境极其邪恶,但我没有任何怕心,所以在运送耗材、传递真相资料时,从未受到任何干扰,都是顺顺利利的。后来我学会了复印、刻盘、做护身符等。虽然我从未用过这些设备,但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同修教我2遍,我马上就会。我还自己制作了2000多个莲花挂件、组装了2000多本台历,今年我又学会了丝网印刷,做春联和条幅,这是本地的新项目。这些年做过的证实大法的东西太多了,凡是大法需要的东西我几乎都做过。

2005年,本地最主要的几个协调人和骨干被绑架,很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资料点也被破坏,是本地区最惨痛的损失。因为那时是大资料点运作,资料点被抄后,本地区的真相资料就几乎瘫痪了,后来同修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建起了一个新的资料点,可刚建起2个月,就被便衣跟踪,同修想把资料点转移,那时本地迫害非常严重,整体上还有很强的怕心,找了几个地方,同修们都不愿接这个事,后来同修找到我,我就把资料点搬到我家来了。

那时这个资料点是本地区唯一的一个资料点,不仅要负责本地区需要的全部真相资料,还负责给外地提供真相资料。那时正是《九评》刚出来时,需要大量制作。每次一做就是2000本,做书用的纸都是成汽车的拉,一次要好几十箱。那时我家满屋子都是耗材和制作好的资料,而我没有一点怕心。这个大资料点一直到本地区资料点遍地开花,才不再大量制作资料,但一直平稳的运作到现在。

一天我们正在制作真相资料时,老伴突然离世(可能是自身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这突然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感觉天都塌了。后来同修们和我切磋,这次不仅是对老伴个人的迫害,更是邪恶冲着这个学法点和资料点来的。我想我决不能倒下,如果我倒下去,学法点和资料点就会散。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很快调整好心态,又投入到正法修炼中来。

一次同修進了一些不合格的不干胶,打印机打不出字来,我想不能浪费了大法资源,我就想了个办法,自己制作不干胶的模板,上面刷上漆,往不干胶的纸上一摁,就能制作出一张真相不干胶。可是想着容易,做起来难,因我不会写字,我只能先在纸上象画画一样照着字一点点描下来,这个过程我要反复的、一遍一遍的描,因为有时字写的不对,或不够规整,我就要重来,直到描的差不多了,再剪下来把它贴在纸壳上,然后在纸壳上再一层一层贴上剪好的硬纸壳,就这样一个一个字的贴,这期间费的功夫都没法说。后来我的模板做好后,儿媳看到了都觉得吃惊,她根本没想到我能把字写的那么好。用这个模板我制作了无数张的不干胶,最多时一次就印刷了500张。我自己制作,自己贴。

生活中处处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我想作为大法弟子,生活中要处处注意自己的言行,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才能更好的证实法。修炼后我身体好了,什么活都能干,在老伴去世后,我都是自力更生,自己种菜自己卖,到现在已经4年了。而且修炼后我不用花一分钱的医药费,也不用住医院,没给儿女们增加任何负担,他们都非常支持我修炼。

在卖菜中也能很好的证实法。我种菜不用任何农药和化肥,是真正的纯绿色蔬菜,卖的不但比市场便宜,还要多给人家,从不斤斤计较。所以这些年买我菜的人都知道我的菜不但好,人也好。她们很多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一个人说:这老太太能活100岁,好人一生平安,这么大岁数,这么老远来给我们送菜,还卖这么便宜。这些人都对我特别好。一个老太太还给我买吃的,让我吃完再走,说怕我饿着走那么远的路!

我旁边有一个卖花的老太太,认识一位同修,原来同修给她真相光盘等,她都没看,也不明白真相。这位同修让她跟我聊聊,意思让我给她讲真相。当我告诉她我是学法轮功的时,她说:“跟你在一起这段时间,就觉得你好,这段时间我是吃得下饭了、睡得着觉了、气也能接上来!”她回家和儿子一说,她儿子让她和我学法,正好她儿子有一本《转法轮》,她就回家学去了。

这么多年周围凡是认识我的人都说我人特别好,在我们村我是出了名的好人。一次去我们村的小卖店买鸡蛋时,不小心鸡蛋掉地上了,我捧起来放在我袋里,说算我的。小卖店的人说:“老太太你咋那么实诚呢?昨天有个老太太打了2个她都没言声。”旁边一个老太太说,她是咱村出了名的好人!

一次我做了一床炕被,拆开一看里面有很多破衣服、石灰渣子,做被子的人是为了增加重量,本来我这床被也就10斤左右,因为放了这些东西算了26斤的钱。我找到做被子的小夫妻,开始他们不承认,我告诉他们,我要是拿这些东西给别人看,你们的生意就别想做了。我不是来找你们要钱的,就是想告诉你们:人做什么都会有因果,你看你们现在就够苦的了,租这么个小破房子,还今天感冒、明天感冒的,小孩也不能在身边,还要老人带着。如果我不告诉你们这个道理,你们还这样做这样损德的事,下辈子可能会更苦!夫妻俩后来承认了,一再央求我,还要退钱给我,我没要钱,告诉他们:我来告诉你们就是为你们好,以后别这样做了,真的对你们不好!夫妻俩个千恩万谢的。我告诉他们,我是学法轮功的,他们也都知道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些年这样的事简直太多了,说也说不完。

一辈子没上过学,有幸修炼大法后,不仅能读书识字,还能做出精美的真相资料:刻录光盘、做护身符等。这是我过去做梦都不敢想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能让我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个宇宙中的第一称号,还能有机缘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站在宇宙正法的舞台上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