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我们学法小组共有八人,年龄最大的八十岁,最小的六十五岁,七十四岁以上的五个;文化程度最高的高中,最低的文盲;八个同修都是九七年以前得法的女大法弟子。我们学法小组的特点是:集体学法时专心学法,从不议论家长里短,平时也不议论别人,所以学法小组成员之间没有间隔,非常和谐。学法时,从来没有人犯困,发正念时,也没有倒掌的现象。

首先说说京姨吧。她从未上过一天学,修炼前完全是文盲。走入大法修炼后,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她现在能把四十四本大法书流畅的读下来。她说这是大法和师父赋予她的智慧,是神迹。

舟姨,八十岁了,她走路稳健、轻快,说话轻声细语,平和,不急不躁。舟姨说,她以前也是个急性子,躁得很。有一次,她与一个老同事讲真相,那人不理她,她就着急了,一急,语速就快,越快嗓门就越高,非得要把人说服不可。但是最后不但没救了人,那老头子还叽叽咕咕,骂骂咧咧的走开了,说她是神经病。之后,她向内找,觉得是自己太急躁了。立即否定,急躁心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是真善忍物质构成的。急躁是后天形成的观念,这观念这习惯一定得改。它影响我救度众生,就必须彻底去除。并请师父加持我去掉这不好的习惯。慢慢的,与人讲真相时,就能做到不急不躁,娓娓道来。反映到外表上就是亲切,平和,让人觉得有亲和力,值得信任。所以她讲真相效果很好。

最值得一提的是冬梅和珍莲两位老大姐。她们是一对黄金搭档。冬梅前年被旧势力迫害,出现胸膜积水的病业假相,又呕又吐血,瘦得象枯老的树枝,一碰就会折断。家里人把后事都准备好了。街坊邻居,同事朋友谁都不相信她还能生还。她硬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放下生死,没吃一粒药,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她坚定的一念就是:我是修炼人,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也不敢迫害。你认为它是病,你就是常人;你不承认它是病,是假相,否定它,排除它,你就是神。一个基点的一念之差,就是人觉之分,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冬梅每天下午和珍莲出去讲真相。珍莲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她每天骑着一辆老式的小电动摩托车,那可是她助师正法的利器,从不发难,与她配合得相当默契。她俩每天骑车几十里到建筑工地,商场,公交车停靠站,医院去救人,无论城里还是农村,无论天寒地冻还是烈日炎炎,从不间断,每天就是救人、救人、救人。由于冬梅和珍莲做得非常好,师父鼓励她俩,不久前,冬梅家的金钱橘树上开出了一串一串的优昙婆罗花。

黄荷是我们小组学历最高的,高中文化,当过老师,她法理清晰。集体学法时,我们不认识的字都请教她,不懂的某些词语的表面意思,她都帮我们解释,给我们学法带来了方便。她面对面讲真相做得很好。无论是住自己家里,还是住外地儿子家,就是出国旅游都不忘讲真相。上个月,她和家人一起去美国旅游,在匆忙的行程中,她找到了炼功的大法弟子,表达了她所在家乡的大法弟子向师父的问候,同修记住了她的嘱托,答应一定把问候带给师父。在旅游车上,她还劝退了几个人呢。我们听了都感到高兴。

其余的就不一一述说了。我们这个学法小组,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有贴不干胶粘贴的,有发放真相资料的,每个人都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一个也不落。

感谢师尊慈悲救度!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