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韩国神韵首尔剧场受阻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最近看到有关神韵的新闻报道,爆满、一票难求、加座、加场等等这样的词汇频繁出现,看到这些我的内心充满喜悦。作为一名韩国的大法弟子,我真心希望韩国的神韵演出也能一样的圆满成功。

最近韩国神韵演出首尔剧场受到了一些干扰,历年来剧场受阻在首尔、大邱、釜山等地都出现过,尤其是首尔的剧场问题似乎成了韩国同修每年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如果说在前些年邪恶的因素还很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或许可以把这一切归结为是旧势力的干扰,但是到了今天,正法已经接近尾声,在旧势力的因素已经被淘汰至尽,神韵在世界各地高潮迭起的情况下依然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想作为韩国学员真的应该仔细向内找一下了。

几天前,一位日本同修打来电话,特别向我提到了韩国首尔神韵剧场受阻的问题。因为他是开着修的,在他现有的层次上,他看到剧场受阻是因为在韩国的华人同修和韩国人同修之间的巨大间隔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造成的,他说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对此我深有同感。因为我在韩国生活好多年了,和韩国同修交流的比较多,曾经有韩国人同修就直接和我说过她在心里面非常看不上华人同修,并且觉得华人同修就只配做一些简单的讲真相的项目。

记得有一次,和一位在媒体工作的同修一起做项目,中间因为我的韩国语说得不到位,她颇有些微词。我当时出了争斗心,就对她说在华文媒体工作你为什么就不能提升自己的汉语水平,反而一味的苛求华人同修提高韩国语水平呢。她当时的回复时至今日记忆犹新,她说如果我们韩国同修都会说汉语的话,媒体里根本就不需要你们华人同修。听了这样的话,我无疑是要向内找的,找自己的问题是一方面,我更多反思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韩国人同修对华人同修有这么大的看法,是什么让我们之间的间隔会这么大。

其实答案也很简单,我想问题主要就出在我们华人同修自己身上,我们的不拘小节、我们的邋里邋遢、我们的不讲卫生、我们的大嗓门等等,都让韩国这个注重礼仪的国度无法接受。记得刚来韩国的时候,有一次我在楼道里高声打电话,不知不觉中我的教授走到了我的身边,他就对我说了一句话:“整个这栋楼里都是你的声音了。”这句话让我感到羞愧难当,后来的日子里我就在不断的修正自己身上的低素质的东西以及党文化的东西。

去年韩国开法会有一些其他国家的同修也来到了韩国,当时开法会因为语言方面的原因,华人同修和韩国人同修的会场是分开的。因为我会韩国语,我就坐在了韩国同修的会场里面,有一位其他国家的同修就给我了一些反馈,她说华人同修会场这边,穿拖鞋的、玩手机的、低声说话的等等现象贯穿法会始终,同时很多女同修都染了黄色的头发,甚至还有人穿超短裙来到了法会现场。她觉得法会是庄严神圣的,这一切让她感觉非常不可思议。这让我想起了一位韩国同修和我说过的一件事,她说一次在举行集体活动的时候,她看到一位华人女同修,还穿着天国乐团的衣服,去洗手间的时候没有提好裤子就直接走出来了,这让这位韩国同修非常吃惊。

这么多年来,事情一件件、一桩桩,韩国同修和华人同修的这种间隔就慢慢形成了。这样的间隔就给了旧势力最充分的借口干扰我们必须要整体协调才能做好的各个项目,当然神韵演出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项目。我真诚的希望我们华人同修能有一个大的改观,真正的融入韩国同修这个群体,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整体协调救人的重大使命。从另一方面讲,我也希望韩国人同修能有更多的包容,不要总是因为人表面的一些不文明之处,或是学识以及经济能力的不足,就看不起华人同修,敞开心扉和华人同修沟通,我想那情况一定会不一样的。

我在心里面一直有一种感觉,神韵演出在韩国的火爆成度本应该不亚于台湾和加拿大,记得有一年神韵在首尔的演出盛况空前,韩国最主流的人士都来看了,演出后的报道非常感人。就是因为我们很多人心不去,诸如凡事不拘小节、看不起同修、自以为是等等,才导致神韵演出的巨大能量不能在韩国这片土地上充分的释放出来。如果我们能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有什么人心会放不下呢?为了办好神韵,为了救度众生,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放任我们彼此之间间隔的存在了,时间不等人,为了不留下遗憾,让我们就从现在开始改变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