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能够坦然的放下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多年来,面对晋职,我的心无数次的起起伏伏,放下,起来,起来,放下,直到今天,我终于能够坦然的放下那颗浮躁的心。在这里,我要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身边同修的热心帮助,让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拖了这么长时间,才过了这一关。

在我这个年龄,单位里的同事早十年前就晋上高级职称了,就是本地区我的同行,也几乎少有在我这个级别上的,本单位比我晚参加工作的,也不少都晋上高级了。可是每年晋职的名额就一个,谁都知道,现在的人,金钱至上,为了争那一个名额,多挣几百块,送礼、请吃、证件造假,甚至网罗对手劣迹,明枪暗箭,无所不用其极。

以前,总觉得自己的名利心很淡,不在乎什么名呀利的,真是像师父说的不触及心灵不算数,当现实把利益推到眼前,我的心也开始翻腾:我的工作也好,能力也好,哪一点都够,当没被选上时,心里就开始怪罪领导:平时安排工作找到我了,现在有好事却看不到我……面上说的堂皇,做的却让人不服;又鄙视当选者龌龊:拉选票,造假等等,算什么能耐?这种不平、气恨都在心里翻腾着,表面上却很和气,实质并没放下。

现在对照大法,自己真是太差劲了。强烈的面子心,觉得同伴都升上去了,自己在下面,这脸往哪搁呀?要是大家都不上,我都没想法。这想法多自私啊!每年同事都在争,每年我都在让,可这种让不是发自内心,觉得很苦很苦。尤其晋职那段日子,有时还向和自己较近的同事诉苦。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好几年,那个不明显的利益心、争斗心、妒嫉心也没去。陷在利益之中,完全是一个常人的想法,只不过没像别人那样去争而已,其实还是常人。

师父说:“有一天,不能干的这个人却被提了当干部,没提他,而且还当了他的领导。他那心里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动,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1]师父不是说的我吗?一直在学法,怎么学的?师父还说:“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我没有用法对照对照自己,怎么算修呢?太惭愧了。觉得自己有能力,资历够,心里较劲争呀夺呀,那不就是师父说的“常人”吗?这么多年,我都是表面放下,在事情当中争对错,不是利用矛盾去执着心。这不就是没修吗?由于法理不清,我的问题一直就没解决,也没有向内找,错失了很多机会。

当然,旧势力不会放弃它的干扰,它从经济上迫害我,同时给我向身边人讲真相带来很大干扰。几年来,都没走出这个困惑:同事利用不正的手段攫取资本时,我却依然是“死心眼儿”。家人生气,同事不解,这怎么去救看重利益的他们呢?这种迫害,完全是旧势力捣的鬼,绝不能承认。

我还发现,我的心遇事如浮萍,不够稳啊!师父讲到分房子的法,一比,我的境界在哪?修炼人应有的坦然,随其自然的心态,我具备多少?是不是尚有不明确的执着没有去掉,所以,职称的事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如果是,又是什么呢?终于,我明白了,这几年,我只是围绕晋职而被动的去应付,表面上还要闹个好看,表明自己高姿态,骨子里又不舍得放手,所以就是心里上下浮动,得不到又暗里生气。这比常人高到哪去?不还是常人吗?

到此,心里豁然开朗。在众生的生死面前,我为什么把面子看得如此重要?不是一直都说信师信法,没做到啊!悟到这,心里一下放松下来。那天,单位的一个老同事找到我,哀求:“能不能把今年的机会让给我,我就一年机会了,今年晋不上,过年就不能晋了,我给你下跪都行!”那一刻,我没有争,没有怨,没有不平。有的是对他的同情、理解。虽然他曾经用我讲大法真相,背后曾威胁过我,我坦荡的说:“行,我理解你。祝你成功!”他感动极了,一再说谢谢。我说: “你不用谢我,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并为他讲了真相,他虽然没有明确表态,我知道,大法在他心里已经扎下了根。

我会在大法中修去所有的执着,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随师父回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