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关难 做个精進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非常幸运,我出生不久,我的妈妈就修炼法轮大法了,我是听着师父的讲法成长起来的,今年十二岁了。从小到大在我的印象中自己好像没得过什么大病,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会很快过去,从没象我的同学那样总是住医院、输液治疗。我上幼儿园时得过一次手足口病,妈妈和我一起学法,一直念“法轮大法好”,只三天就好了。

但是爸爸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压力一直不太喜欢我们修炼法轮功,我虽然喜欢学法,但还是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直到小姨冤狱期满来到我家,才有了一次飞跃。

小姨来的那一天,我放学回家,刚要吃饭,小姨喊我发六点正念。为了不让她失望,我坐床上开始发正念。打那以后,我每天放学回家不管作业多少,都先跟小姨学法,学完后总觉心明眼亮、正念十足。我从小怕黑,现在也觉的没什么值得怕了,根本就不怕走夜路了,而且原来每天写到很晚的作业,都能很快很好的完成了。当然,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的。

寒假里,小姨将周围六位小同修组织起来,上午学法、下午炼功,每天充实快乐。自此,我一不学法就心里空落落的,一有时间就抓紧看法。小说闲书都不愿看了,天天学法炼功不间断。

寒假里每次学法,几乎都能看到关于讲真相救人急的法,我却觉的与我无关。可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知道了我也要讲真相。那次,我的同桌肚子特别疼,一向活力四射的他脸色苍白、说话无力,一下课就吃药。午休时,我看他实在难受,告诉他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问我是法轮功吧,我说是,我便开始跟他讲文革、六四,讲中共迫害法轮功,讲藏字石,讲大法的世界洪传,他听的很认真,说话渐渐有了力气,他说他去香港看到好多法轮功条幅,他说他知道法轮功好。转天早上他告诉我他昨天念了“法轮大法好”,晚上竟有食欲了,他问我在哪能买到法轮功书籍,我由于学法不深,说现在无法买到。自此,我开始和同学讲真相了,讲三退保平安。开始时,我天天都有退队的名单,过程中我也在修正着自己。

一天晚上,我和妈妈、小姨一起学《转法轮》,爸爸進来了,看到我在学法,一下子暴跳如雷,边骂我边使劲拽着我的脚、从床上往下抻。我挣脱又回到床上拿好书坐好,瞪着爸爸,他又开始拽我腿。小姨说不能对孩子这样,他才住手,气势汹汹地往外走,说他在外面等我谈谈。我坐在床上不动,不想出去。妈妈和小姨劝我去吧,并发正念。我放下书走出卧室,我知道只有在法上才行,可又不懂的怎么在法上,只是默默地哭。爸爸说了一大堆,我什么都不记得。

此后,我被迫跟妈妈分开睡,爸爸天天看着我,他不在时,我马上拿起大法书看,他一回来,我只好放下。我不能学法,十分痛苦。我只好在早上爸爸没睡醒前看一会儿,终于被爸爸发现了,他板着脸站在门口,一脸怒气喊:“放下!”我不放,看了他一眼,“放下!”我从容将书放進抽屉里,瞪着他。他走过来“啪”的把抽屉拉出来,东西全撒在地上。我哭了:“不要呀,你不能扔!妈妈快来——”妈妈跑来说:“没事,别怕!”我说:“不是,书都在地上……”妈妈把书都拾起抱回里屋。爸爸大声恐吓我,还让我起来要打我,我不起躺回床上。爸爸坐在我屋里不说话,我也躺在床上不看他,大约半小时他出去了。妈妈让我起床,我说起来爸爸要打我,所以不能起来。妈妈让我起来给爸爸热粥,她要出去。我起来热粥,爸爸倒也没打我。他说:“你怎么看我的眼神象把我当敌人一样呢?”我知道我有怨恨心、争斗心,要改了。

有一次我学了很多法,觉得正念强什么都不怕。爸爸回家后,我告诉他法我肯定要学的。爸爸伸手要打我脸,我不怕了,正念特别强,突然他没打我,只是摸了摸我的脸,然后就走了。后来我跟爸爸聊了一下午,不管他说什么,不管我知不知道怎么答,可我就是抱着一念:大法肯定是正的。就这么过来了,爸爸最后同意我炼功了。但他还不同意我学法。

我学法还是很害怕,偷偷摸摸的,我想这个要突破。一次,爸爸進来我没有藏书,爸爸走过来一手把书扔地上。我大声喊:“不能扔,这是佛法,要犯罪的!”爸爸气势小了,还是数落我,我说:“这是佛法!我要把书拾起来,不许你打人!”我把书捧在手里,哭了,觉得没做好敬师敬法。爸爸让我放下,我不放,他没办法,吓唬了我两句走了。我接着读法,我正把腿盘上时,爸爸在门口看我,我扳上腿,对着他笑了,爸爸走了,默许了。我体会到:你把关看大了就很难过去,你把自己看大了,难就小得一迈就过去了。

在爸爸老看着我、我的怕心重时,我一连发烧了好几天,烧得很厉害,爸爸让我量体温我不量,让吃药我也没吃,妈妈带着我学法炼功,烧就退了。爸爸進来摸摸我脑门,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感谢师父慈悲呵护,我的每一点点突破都来自于师父,来自于大法!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