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按要求播放光盘 律师强调无一证据显示有罪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张金升,持续近六个小时。张金升要求当庭播放了真相光盘,辩护律师及家属有理有据的讲明“法轮大法是正法,修大法无罪。”在场公检法人员、公诉人和家属都静静听。当庭未宣判。

张金升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多种病症不知不觉消失了。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在家中被绑架和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六个月之久后,今年三月四日,故城县法院对张金升第一次非法开庭,当张金升的律师宣布行使回避权时,法官宣布休庭;非法庭审未开始即结束。

两周后,即三月十八日十一点三十分,故城县法院再次对张金升非法开庭。上午八点多,法院门外聚集众多610、政法委、公安局、司法局人员,一车武警约二十人左右,那架势俨然黑帮一样。

九点左右,张金升的家属来到法院门口,刚到门口,两位辩护人,律师和家属,被法官招呼到法庭开庭前的一个会议,其他家属继续在门外等待。

在两次庭前会议中,法官宣布驳回“回避权”问题,律师多次强调并严厉指出了当事人张金升在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至二十三日三天二夜时间内,受到电棍恐吓、一直坐老虎凳的酷刑,后导致腿部出现静脉组织淋巴细胞瘤症状,以及公安局个别不法警察违法取证等违法事实。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十一点三十分,庭审开始,法官省略“回避权”问题,直接进入公诉人宣读起诉书阶段。全国迫害大法弟子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利用××组织迫害法律实施”,律师有理有据的驳回此指证,公检法相关人员沉默无语。

十一点五十左右,法庭进入答辩阶段,公诉人宣读在公安局非法审讯时的所谓证词,法官问当事人“是否属实”,张金升回答:“那是自己不清醒的情况下说的,全部作废!”随后进入答辩阶段,公诉人照本宣科的读所谓的证词,律师对其所谓证词一一驳回,公检法人员无话可说。法官宣布下午继续开庭。

下午一点四十分开庭后,公诉人拿出所谓证据,即非法抄走的电脑、笔记本、打印机、硬盘、大法书籍、资料、纸等,公诉人问张金升:“这些是你的东西吗?”张金升反问:“这些能说明什么?这些都是我私人物品,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我还有房子呢,你怎么不把我的房子也写上?” 公检法相关人员沉默无语。

随后,张金升讲到自己年轻时身体多病,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以后,到这次进看守所之前,身体非常健康,没吃过一粒药,没住过一次医院,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按照真、善、忍做一个更好的人,法轮大法是正法,修大法无罪!在座的所有听众都静静的听着。

公诉人拿出所谓数据光盘说辞,问张金升:“这里的东西是不是你的?”张金升说:“你放放,那里面都是什么?”公诉人不想当庭播放,法官说:“公诉人,请当庭播放。”大屏幕显示光盘中“起诉江××,全球公审江××,给翟红军的一封劝善信,解体党文化”等内容。

律师说:“这些没有一样是有罪的,相反这些东西恰恰说明大法弟子的大善之举。”公检法人员沉默无语。

法官问公诉人:“公诉人,你还有什么证明有罪的证据吗?”公诉人答:“没有了。”

法官问辩护人:“辩护人,你还有什么证明无罪的证据吗?”辩护人答“有。”律师从古到今,从国内到国外所有类似案例,讲到不要当替罪羊,全部有理有据。法官、公诉人、陪审人全部都沉默不语,表面上看得出他们也都不甘愿再为迫害好人的江帮残余做帮凶。

最后,法官问公诉人:“公诉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吗?”答:“没话可说,希望从轻发落。”

法官问辩护人:“辩护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吗?”答“有。”辩护人家属宣读辩护词,表示张金升全盘否定公诉人的一切指证,希望法官判他无罪,当庭无罪释放。

法官问当事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吗?”张金升答:“我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是正法,当庭立即无罪释放我回家!”

法官沉思片刻说:“现在休庭,择日宣判。”此时已是下午四点三十了。整个过程中,公检法人员和不明真相家属就静静的等着、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