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定西市临洮县桑成洲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法轮功学员桑成洲,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控告状已被高检、高法签收。

同年十一月初,临洮县新添镇乡政府三人闯到桑成洲家中,其中一人姓雷,他们问桑成洲的母亲桑成洲在哪?桑母说不知道。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两点,桑成洲在兰州打工,被兰州市国保与兰州火车站派出所四名警察,在兰州市粮油市场附近绑架,先拉到兰州火车站派出所,半个小时后被转交给临洮县公安局国保吕振华、新添镇派出所副所长马真成,由四名警察直接劫持到新添镇派出所,铐在“老虎凳”上非法审讯关于诉江状的事情,同时在县政法委的操控下,将桑成洲非法拘留十五天。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期间县公安局的王书记威逼说:你认罪吗? 桑成洲说:我没有罪,你把我关在这干什么?王书记悻悻离去。

之后临洮县新添镇乡政府的四个人员以增加最好的低保为诱饵,逼迫桑成洲认错,并说如不认错就把桑成洲的低保去了。桑成洲说:我是合法公民,你们不能不给。

一、困苦中迷茫 修大法获新生

桑成洲,男,今年四十四岁,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人。生长在农村,为了摆脱贫困,小学没毕业,十五岁就去砖厂做苦工。长年的苦工造成他身体上的病痛,如坐骨神经疼等。他的姐夫一九九六年和村上的一些人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他受无神论的影响等等原因,迟迟没有修炼法轮功,直到一九九九年初兰州的法轮功学员到临洮洪扬法轮功,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参加了学法炼功,没想到炼完功后,身心非常愉悦,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从此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二、和平上访遭非法拘禁、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造谣污蔑抹黑法轮功,作为法轮大法修炼者桑成洲,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六日走上北京和平上访,讲述法轮大法真相,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十一月八日,他到天安门广场正准备炼功,被广场武警劫持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前门派出所,当晚转到玄武区看守所,被警察威胁逼问姓名、地址,桑成洲拒绝回答并绝食抗议非法拘禁,第三天被强行输液,第四天吃饭,第七天被转移到甘肃定西驻京办,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王亚龙、桑小春、陈玉芳、于辉、文伟龙等。十一月底由临洮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周智全、刑警队王祥林、城关派出所李宏伟、一名女警等四、五人,劫持到临洮看守所非法拘禁二十三天。期间周智全、王祥林、徐庆林等人三天两头非法审讯,并威胁说:你交六千元钱就放人,后来又说交三千元也放人,最后他们诱迫桑成洲的父亲交了一千元钱,还不让见人,敲诈买了十个大饼。陈玉芳家人被迫也交了钱,大概是二、三千元吧,才放了人。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临洮县新添镇来人到桑成洲家以问话为由,哄骗到乡政府后,绑架到县拘留所,当时同时被骗去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多人。二十七日将桑成洲非法劳教一年,送往甘肃平安台劳教所。

在平安台劳教所二大队,桑成洲被强迫做翻地、收麦子等苦役。劳教所为了强制“转化”大法学员放弃修炼,宁肯将田地里的麦子放到发霉、豆子长芽。当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庆年、蔡学成、李玉祥、石磊、张继红等。

期间桑成洲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警察对桑成洲施加背铐酷刑,并强迫写不修炼所谓“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平安台劳教所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看“天安门自焚伪火”录像,逼迫所有劳教所关押人员写体会,蒙骗世人。

二零零一年年底,桑成洲遭受了整整一年的苦役、强制“转化”等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之后,才回到家中。

三、被迫流离失所、多次遭劫持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临洮县政法委在临洮戒毒所非法设立洗脑班,将正在麦场上打麦子的桑成洲哄骗到车上,绑架到洗脑班。期间桑成洲走脱,流离失所长达十个月之久。

二零零三年五月在临夏广河县三甲集,桑成洲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拘禁在广河县看守所,绝食四天后转交到临洮拘留所非法关押,不久又一次走脱,仍然被迫流离失所,九月份才回到家中。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下午两点,在兰州法轮功学员涂玉春家,桑成洲被非法闯入抄家的兰州市国保大队的四、五个便衣绑架到市局五楼,铐在“老虎凳”上,非法审讯到深夜二十三点,非法扣押桑成洲四个U盘、一个移动硬盘、三十张大法真相光盘,二千元人民币,其中几百元真相币,至今仍未归还。半夜转移到兰州龚家湾戒毒所四楼,第二天临洮县新添镇派出所两名警察、一名乡政府工作人员将桑成洲劫持到当地派出所,之后桑成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甘肃定西市临洮县桑成洲被迫害事实-324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