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副市长陈应春跳楼自杀的背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深圳新闻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讯,据深圳公安福田分局官方微博消息,三月二十二日晚二十三时十四分许,公安机关接报称,在深圳市福田区某小区有人坠楼身亡。接报后,警方立即赶往现场,经现场勘查,坠楼者为深圳市政府原副市长陈应春,坠楼原因有待调查。

一直以来,深圳市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之一。深圳前市委书记黄丽满是江泽民担任电子工业部部长期间的秘书。后来江派陈南下深圳做其代理人。

港媒《太阳报》报导,黄丽满在任期间大力提拔许宗衡,将深圳前市长于幼军挤出深圳。此后,黄丽满的爪牙遍布深圳各大要害岗位,陈应春也是在此时获黄提拔。近年,深圳已有多名高官因为腐败被调查,其实,都是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了。包括前市长许宗衡、前副市长梁道行、前政法委书记蒋尊玉等。

陈应春一九五七年二月生,海南海口人。一九九五年一月至二零零一年七月,任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二零零一年七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任深圳市罗湖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区长、区长;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一五年五月,任深圳市政府副市长、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陈应春是深圳本地官员,三十多年来一直在深圳任职。去年六月深圳市六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年仅五十八岁的陈被免去副市长职务,按中共官场六十岁退休规定,高官提前退休甚少见。

另有消息指,陈应春或是被落马的广东省政府前副秘书长谢鹏飞举报,两人同为海南老乡,关系密切,但谢在二零一二年六月落马,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审判监十四年,并没收个人财产一百五十万元。谢提出上诉,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二审曾开庭,但至今未判。其实,真实的原因是他丧失理性的、丧心病狂的迫害善良好人,遭恶报了。

截止到二零一三年深圳市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一百一十一人,判刑九十六人,刑期最长的十三年,二人被迫害致死,作为分管深圳市财政、司法局(监狱、劳教所、戒毒所)、市政府法制办的副市长陈应春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陈应春负责财政向深圳市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等系统、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拨巨款迫害法轮功。

中共株连政策:“一切与法轮功挂钩”与“法轮功一票否决”

中共为绑架全社会参与迫害法轮功而做出野蛮规定:一个单位成绩再好,只要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上访,就不能评优……诸如此类的规定,总体上叫作“一切与法轮功挂钩”或“法轮功一票否决”。

例如,绑架法轮功学员成为深圳警察的首要任务。深圳市一女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被抓,她家属到公安局要人,某处长说:“现在谁也不敢放人,北京六一零工作组在深圳刚开完会,说杀人放火可以暂时不管,先抓法轮功。”

重金奖赏

广东当局对迫害采取重金奖赏,广州市和深圳市规定抓住一个法轮功学员奖赏三万。由于当前物价飞涨,人们普遍感到生活压力加大,有不明真相的警察,为了得到奖赏,疯狂的找一切可能的信息绑架大法弟子,如他们通过仪器定位电话和电脑,通过监听他们所掌握的大法弟子之间的电话和查找他们之间电话记录获得信息等,然后进行绑架。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恶行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是中共深圳当局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据点之一。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六年,已劫持了两百多名男性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四名博士,本科以上学历占40%。劳教所因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高压、血腥和伪善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司法部评为“部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

冯少勇,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在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专管办”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

陈泽奇,深圳达特电脑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是一位优秀电脑软件专家,他主持开发的掌上电脑“一指禅”及“蓝精灵数码词典”是优秀的高新技术产品。只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五月底,陈泽奇被非法劳教三年。

姚真,深圳市石化集团的化学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约两年,正念出狱后,与一直等候他的女友结婚,新婚不久,又被公安非法抓捕,新婚妻子也被公安非法抓捕并殴打(后释放),姚真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底,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石积玉(音),部队转业干部(团长)。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约一年,后来绝食十一天,正念出狱。二零零四年六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被捕前是深圳科技工业园一家高科技公司的财务部经理。

“深圳西丽法制学校”恶行

对外挂牌“深圳西丽法制学校”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黑窝,位于深圳市南山区西丽镇龙珠大道深圳市收容中心内,成立于二零零四年初。

在编人员的工资由深圳市政府财政支付。除工资外,洗脑班每个月的支出据说最少都是三十万元。迫害一个深圳户口的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得到七万元的经费。

该洗脑黑窝成立至今,从深圳市各区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到此,进行残酷的肉体、精神迫害,邪党政府每年拨款人民币二百万元支付给该洗脑黑窝,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大法学员。

警察告白:“上头说了打死你们这些人算自杀,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

陈励,广东湛江大法弟子,原是广东汕头大学美术学院四年级女学生,先后被非法判刑、劳教三次,在韶关监狱遭受电棍和戴手铐脚镣等酷刑折磨,在珠海看守所被上“十字架”二十多天。二零零三年十月,陈励在深圳一间出租屋被绑架,深圳福田区有名警察,自称是陈励的师兄,他把陈励押到福田看守所,有一次提审时,对陈励拳打脚踢,陈励的头被他踢得昏昏沉沉的,他打完后恶狠狠地说:“都是你害得我加班,上头说了打死你们这些人算自杀,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

中共“敏感日”绑架

象奥运会、亚运会、大运会、中共邪党“十六大”、中共每年的“二会”之类的时期,公安部门都会借机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

例如,深圳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获得第二十六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主办权。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凶、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京来深圳检查所谓安保筹备工作。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和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刘京的接任者李东生两赴深圳“检查”。深圳当局利用“大运会”,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绑架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大运会”的迫害甚至涉及到汕头,除开日杂店的善良老人许道明、吴佩娟夫妇被绑架外,还有许奕香、李作君、陈绍亮被先后绑架,有的关进洗脑班。

出入境迫害与输出迫害

不办理护照,限制出境。中共禁止法轮功学员申领护照和出国,规定凡是修炼过法轮大法的学员要领取护照,必须“六一零”出具证明,才能拿到护照。二零一二年,中共利用海关干扰新唐人电视台的“中国舞”国际大赛,有二十位中国大陆的参赛者在深圳海关出不来,或是在家被公安威胁出不来。背后黑手是中共政法委。

外籍法轮功学员被无理驱逐出境。三十五岁的加拿大永久居民、蒙特利尔协和大学电脑系的学生朱颍(女)在深圳海关遭绑架,长期在中山市石岐城区居住的澳门大法弟子冼柳娇,(女,约七十岁)被无理驱逐出境,李智俐在东莞海关强行被遣送回香港……

中共迫害外资企业员工。二零零三年九月,玫琳凯(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要求所有员工必须签署一份行为规范保证书,内容包括不修炼法轮功,不说法轮功好等。如不签署,则自动离职。有人因拒绝这份承诺书而被迫离职。中共迫害法轮功不但违反了中国宪法,而且违反国际人权公约,因此,玫琳凯的做法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关注。后来,玫琳凯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告诉法新社否认有人因拒绝签字而被解雇。

迫害触角无处不在,深入社会每一角落

1、小孩初中升高中,必须由父母单位或街道出具父母是否修炼法轮大法的证明。

2、强制出示“不修炼法轮功”的证明。深圳某女士将陪她女儿去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的某节目歌唱比赛,中央电视台要求母女两个都要到单位和学校开证明“没有参加过法轮功”,才能参加中央电视台的活动。

3、凡去深圳特区的人,在申请时必须声明自己是非法轮功修炼者并签名方可得到边防证。

4、外地将户口调入深圳,要求出示原户口及工作所在地的不修炼大法的证明,否则不予迁入。

深圳教师王晓东:遭受“针刺”等酷刑,家破人亡

王晓东,34岁,中学教师,已被迫害致死

王晓东,34岁,中学教师,已被迫害致死

丈夫刘喜峰

丈夫刘喜峰

儿子刘响(音)

儿子刘响(音)

王晓东与丈夫刘喜峰同是深圳市南头中学教师,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双双被学校开除。二零零零年王晓东进京上访,被绑架,并关进深圳南山看守所。所长王楚荣和管教李燕芝(后调深圳蛇口派出所)指使犯人对王晓东实施多种酷刑迫害,例如,有一次,一名受李燕芝唆使的犯人用做手工的细针,一针一针的刺在王晓东的脚背、小腿上,王晓东的脚上腿上密密麻麻的排满了针眼,冒着血,她强忍着痛,不敢喊,一喊就会招来拖鞋打脸,折磨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最后,王晓东被迫害致伤痕累累,身体残疾。

即使这样,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王晓东仍被非法劳教两年,她被送往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时,已是瘦骨嶙峋,遍体鳞伤,全身肌肉萎缩,双脚踝溃烂不堪,腿部高度浮肿,目光呆滞,无语言能力,无反应能力。即使这样,南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曾科长、南山看守所王楚荣所长还不放过,亲自驾车到三水部署进一步迫害,致使王晓东一到三水马上受到围攻、打骂和侮辱。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佛山市法医专家小组确诊王为“监狱型”精神病,无行为能力症。从进监狱到确诊为精神病,前后不到一百天。两个多月时间就把一个健康的青年女教师摧残成这样子,那些恶警们还洋洋自得的到处宣扬说,“思想不放弃信仰怎么样?王晓东就是样板!”

王晓东被迫害精神失常后保外就医。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王晓东与刘喜峰再度被绑架,在深圳南山看守所,夫妻俩绝食抗议,王晓东于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南山看守所迫害致死。在母死父囚中,他们的独生子刘响被送进了深圳市孤儿院。多年来刘响怀着恐惧的心情生活在孤儿院里,遭到中共恶徒的监控。刘喜峰被诬判十年,遭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致残。

深圳张福英被西丽洗脑班迫害致死

张福英

张福英

深圳市福田区六旬法轮功学员张福英,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劫持到洗脑班,期间被迫害出严重病症,全身浮肿,回家两个月后含冤离世。

张福英,女,六十六岁,东北人,退休职工,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张福英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二零零一年她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零二个月,她还曾三次被劫持到南山区西丽洗脑班(对外挂牌“深圳法制教育学校”)迫害 。

张福英曾揭露她在三水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劳教所强制“洗脑”、“转化”,被所谓的“攻坚”,就单独关押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墙上贴满了诬蔑大法的宣传海报,从早到晚大声重复放着诬蔑诽谤大法的录像。不让睡觉,每天都有人跟着进行所谓“谈话”,不断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

张福英最后一次被绑架是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她和同修高淑华出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绑架,再次被劫持到西丽洗脑班迫害。张福英被迫害出病状,身体浮肿,肚子积水肿大,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恶人送回家。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晚十点在家含冤离世。

张福英生前遭迫害经历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文章《深圳市张福英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张英夫家属被敲诈了十七万五千元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夜,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宝民派出所警察将资深少儿美术教师张英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七月,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恶警见张英夫家属救人心切,开始狠狠勒索钱财,最先说五万元可以放人;后又说十五万两个月内放人,如再加二万,十天放人。张英夫家属被敲诈了十七万五千元,却未盼回亲人。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下场是一样的,现在中共高官人人自危,互相举报,落井下石。所有被拿下的“老虎”、“苍蝇”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丝毫不差。近期恶人频频遭恶报,有的被判刑、有的得各种疾病死亡、车祸、被调查、自杀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