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赵玉霞,女,五十多岁。原任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国保大队长队长期间,紧随中共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迫害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踏着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血泪往上爬,煽动下属疯狂对法轮功学员抓捕,非法关押,用伪善的笑脸勒索钱财,劳教判刑,导致法轮功学员王金玲、刘冬雪、马文合、赵志云、翟树田、王玉珍、郭汉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恶警赵玉霞、张振岳伙同“六一零”头子梁民互相勾结,满城县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段凤芹、韩占禄被非法劳教两次)。八人被非法送监狱。多人被绑架送拘留所、洗脑班。有的在看守所被吊铐、关铁笼子,滚铁笼,木棍暴打,鞋底抽脸,野蛮灌食,香烟烫,毒虫蛰,电棍电,灌泻药,暴晒等等酷刑折磨、摧残。几百人被抄家、勒索钱财。致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妻离子散。孩子、老人无法照顾。

演示图:电棍电击

在赵玉霞的配合下,“六一零”头子们设立两次洗脑班,持续三年多强迫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其迫害手段狡猾、残忍、多变、为所欲为。为了罗织罪名判刑,把法轮功学员秘密劫持到太行监狱刑具房行凶逼供。法轮功学员赵玉芝、翟树田、赵志云、刘冬雪等,被强行戴上一种刑具手捧子、脚镣,脚镣和手捧子之间用一尺长的链子连起来,使人站不起又坐不下,整天弯着腰,吃饭也得让人喂,大小便让别人帮着,走动时双脚一挪一蹭的,那种刑具戴时间长了会让人全身残废。对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调动全副武装的武警、大卡车拉到满城县剧场游街亮相并非法判刑。

一、迫害法轮功学员韩占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韩占禄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赵玉霞、张振岳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又被赵玉霞、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等人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韩占禄刚被放回家不久的一天晚上,赵玉霞、张震岳伙同满城县城关派出所张辉等人闯入韩占禄家中非法抄家,并将韩占禄绑架到城关派出所,逼他按手印,韩占禄不配合,告诉他们:我没犯法。凌晨四点左右,韩占禄从城关派出所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三个月。

赵玉霞、张震岳派人到处找他。三个月后赵玉霞得知韩占禄被定州派出所绑架,她立即带领十几个警察用绳子捆绑着韩占禄回满城县城关派出所。赵玉霞、张震岳与十几个警察把韩占禄双手狠毒的拧到身背,用铐子反铐在椅子上,椅背从韩占禄的脊背和双臂中间穿过去。警察拽住韩占禄的双脚游来荡去,又用木棒往死里打他,边打边吼叫:“叫你跑!叫你跑!”打得他撕心裂肺的惨叫。一个恶人还把他一条腿用绳子绑上,使劲向外拽,目的是劈坏他的腿。警察一连几天毒打韩占禄,打得他面目皆非。

赵玉霞又把他转到满城镇东马洗脑班。警察把韩占禄两只胳膊用鉄铐子紧紧地铐住吊在鉄床上,两脚不让着地。恶人又用细绳子使劲上下刮韩占禄的小腿梁子、后脖子等处,把肉皮全刮烂了,露出鲜红的肉,再撒上食盐。而且两只手还被吊铐着,同时恶人还用木棍打他两只胳膊。

三天后,赵玉霞、张震岳等人把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韩占禄拉到满城县看守所,看守所人员见韩占禄被打成这样,不敢收留。张震岳放下韩占禄,开车就走。看守所人员又把他叫回来,让他签字。当时韩占禄全身肿的老高,没有一块好肉皮,有的地方还流着血,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到现在七、八年了,韩占禄的手腕一活动就疼。

韩占禄在满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满城县“六一零”梁民、张雪冰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震岳、赵洪祥给韩占禄罗织罪名,又把他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冬雪夫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法轮功学员刘冬雪因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绑架。刘冬雪的孩子去看守所给他送棉衣。看守所的人说要到公安局开条子才让见。但赵玉霞就是不给开条子,不让送棉衣。

二零零零年腊月初八晚上,刘冬雪的妻子范淑引被赵玉霞等人绑架,赵玉霞对她非法审讯,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一天,范淑引绝食反迫害,奄奄一息,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勒索她十几岁的儿子四千元钱后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底,张震岳将范淑引绑架到县看守所。三天后,范淑引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公审,被全副武装的武警、用大卡车拉到满城县剧场游街,当天范淑引被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直到丈夫刘冬雪含冤离世她都毫不知情。是亲属给劳教所请求了六个多小时的好话,她才得以回家几天操办丈夫后事。丧事办完她又被关回劳教所。家中又剩下十几岁的儿子。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文平

二零零零年十月九日晚上,法轮功学员刘文平被绑架到神星镇政府。警察赵玉霞、许武宾(已恶报死亡)把刘文平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赵玉霞多次到看守所恶狠狠的对刘文平说:“圈死你们!”刘文平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赵玉霞配合县委副书记袁振江和“六一零”头子陈承德在县剧场外召开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会”,把刘文平、翟树田、夏贵婷等法轮功学员带到县剧场批斗,还当场对她们进行非法逮捕,赵玉霞等人立刻给她们戴上手铐,拉回看守所。

四、迫害法轮功学员范珍琪

二零零一年初的一天晚上,范珍琪老人回家时,被赵玉霞拦住,并强行劫持到县公安局,张振岳非法审讯。赵玉霞等人把范珍琪说的话当作所谓犯罪的证据。当晚把范珍琪投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范珍琪家人被邪党人员威胁、恐吓。在高压下,范珍琪违心地抄了一份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赵玉霞、张振岳诡计得逞后,就把他从看守所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赵玉霞等人给范珍琪弄了个取保候审,赵玉霞还向他儿子勒索了三千五百元钱,才让回家。一年多后,他儿子找赵玉霞要钱,赵玉霞说法轮功的钱没有退回的。在他儿子有理有据的情况下,赵玉霞才把钱拿出来。

二零零二年三月,范珍琪为避开骚扰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同年九月邪党十六大,为找范珍琪,赵玉霞、勾结监狱政委李华刚把他三个孩子软禁起来,连恐吓带骗,施加压力,范珍琪的孩子们被逼无奈领他们找到范珍琪。第二天,杨志强就把范珍琪劫持到全国臭名昭著的涿州洗脑班迫害。还强迫范珍琪的儿子跟着所谓的陪伴。目的是使他儿子仇恨法轮大法,怨恨他父亲。

五、迫害法轮功学员贾贵亭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神星镇政府王增志、李海生,镇派出所警察石磊等人把贾贵亭骗到镇政府,已在那儿等候的赵玉霞狠狠的对她连扇耳光带逼问。之后,把她和严桂娟劫持到县看守所,赵玉霞和看守所狱警对贾贵亭强行非法照相后把她投进监室。期间,赵玉霞伙同贾瑞芹、赵洪祥等人,配合原县委书记赵洪涛、副书记袁振江、“六一零”头子陈承德等人在县剧场开的诽谤污蔑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会,把贾贵亭她们拉到剧场,被一通侮辱后,被所谓“逮捕”。赵玉霞等人立刻给她们戴上手铐,把她们拉回看守所。贾贵亭的母亲被人通知去县剧场,她母亲见女儿被恶人侮辱、“逮捕”身心承受不住当场昏过去。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魏海武、殷凤琴夫妇

一九九九年十月,殷凤琴和几个功友依法去北京上访,当天下午被赵玉霞、张振岳等人绑架回满城,被投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赵玉霞打她们耳光。把她们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罚款二千元才放回家,没给任何收款凭证。二零零一年殷凤琴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非法劳教期满,赵玉霞伙同白龙乡康新元等人直接把她绑架到涿州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五日,魏海武被劫持到县城一个洗浴中心,赵玉霞、张振岳等人日夜非法轮番审讯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后被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张振岳、赵玉霞伙同县六一零头子梁民给他罗织罪名,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三年三月,赵玉霞带人从劳教所将魏海武送到涿州南马洗脑班继续迫害。直到五月份非典爆发,因距北京太近,洗脑班被迫解散。徐会来、康新元与国保大队的人又把他送到满城县东马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他绝食抗议,才让家人接回。他夫妻俩被非法关押时,家中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顾。

七、迫害法轮功学员殷秀琴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殷秀琴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县“六一零”头子梁民、赵玉霞、张振岳等人疯狂的绑架回县公安局,遭到赵玉霞、张振岳的非法审讯后,被赵玉霞、张振岳送看守所非法关押。殷秀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赵玉霞、张振岳调来持枪的武警非法押她们到县医院强行灌食。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遭到贾瑞琴数次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五,殷秀琴被绑架,遭整整一天毒打后。在当晚八、九点钟,赵玉霞、张振岳等人强行按着殷秀琴滚大板(按手印),向后揪着她的头发强制拍照,当晚十点多把她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殷秀琴在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押往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女大队继续关押迫害。

八、迫害法轮功学员郭汉义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身心受益的郭汉义为给法轮大法鸣冤,去北京和平上访,被劫持到县公安局,遭到赵玉霞的非法审讯,并做了所谓的笔录,还逼迫他交出大法书籍。从此,郭汉义被上了邪党的黑名单,失去了人身自由,平静、安稳的日子被邪党人员打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赵玉霞带人闯入郭汉义家,逼迫他交出大法书,赵玉霞还说:“别给我找麻烦,别去北京,觉得好就在家炼,如果你去了北京,我就得失去工作了。”二零零零年初,赵玉霞突然给郭汉义打电话,伪善的说:“一会儿有车接你,问句话就行了,没别的事。”到了县公安局后,赵玉霞却逼问他去谁家拿东西了,还威胁他说:“你不说!就拘留你!”郭汉义被非法拘禁一天。二零零一年春,赵玉霞又给郭汉义打电话,伪善的说:“你到公安局来一下,问一下话。”郭汉义到那后,赵玉霞逼问他书藏在哪儿了,并威胁说“不说马上送拘留所!”郭汉义又被非法扣留了一天。他因心里产生压力,不敢正常学法炼功,肠炎复发,甚至拉血块。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二年间,赵玉霞还经常指使手下张振岳等人骚扰郭汉义,郭汉义经常被张振岳带人三更半夜敲门入室威胁恐吓。郭汉义吓得更不敢学法炼功,旧病复发,肠炎加重。二零零七年带着心灵的剧痛,含冤离世。

九、迫害法轮功学员贾玉田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赵玉霞、张振岳等人闯到法轮功学员贾玉田的摊位,逼贾玉田带他们去他租的房子看有没有大法资料,赵玉霞恐吓说:“我们叫你去你就得去,别叫我们动硬的。”赵玉霞带人强行来到贾玉田的租房,进屋就乱翻。赵玉霞威胁说:“我们要找的东西到底有没有,如果最后真让我翻出来,我们会对你从严对待的。有的话,你自己就拿出来!”赵玉霞抢走一套大法师父的讲法磁带后,骗贾玉田说:“到局里去一下,一会儿就让你回来。”贾玉田被带到公安局的一间办公室,赵玉霞就出去了。当她再回来后却不由分说把贾玉田强行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三天。

二零零二年八月初六下午,赵玉霞、张振岳再次到他摊位。赵玉霞要贾玉田跟他们到公安局去,并蛮横的说:“不去也得去!”强行把他绑架到满城镇派出所,被张振岳非法暴力审讯后,赵玉霞把他强行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为逼迫贾玉田放弃大法修炼,赵玉霞变换花样非法提审他两次。第一次。赵玉霞诱骗他说:“你看看,都把你招出来了,你还不说。快说,大法资料到底从哪里来的?”还问他炼功的都认识谁。第二次赵玉霞伪善的说:“你儿子快结婚了,你不回去帮着好好操办操办吗。”又哄骗说:“但必须得写个手续(指写保证书),才让回家。”赵玉霞遭拒绝,贾玉田被非法关押两个半月,赵玉霞把他从看守所劫持到县东马洗脑班继续迫害七天,家人被勒索了三百元钱,才让他回家。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六的一个早上,赵玉霞又来到贾玉田摊位,骗他说:“还得跟我们到局里去趟,事不大,去去就回。”被拒绝,赵玉霞立即威胁说:“怎么?你还非得让我动硬的!”随后,强行把贾玉田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科。赵玉霞拿出两篇严正声明问贾玉田是不是他写的。当贾玉田把真实情况做了叙说后,赵玉霞却是非不分的说:“就凭这个就得劳教你。”还要贾玉田下午五点准时赶到她办公室。贾玉田带着老伴被迫流离失所。在他流离失所期间,赵玉霞还到处找他。三个月后,“非典”全面暴发,他才得以回到家中。

十、迫害法轮功学员翟树田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号,翟树田被神星镇派出所强行绑架、遭非法审讯。当天晚上,赵玉霞带人把翟树田、闫贵娟、夏贵婷、刘文平劫持到满城县公安局大院,公安局多人对翟树田等人破口大骂。之后赵玉霞将她们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赵玉霞训斥并打翟树田耳光。赵玉霞还配合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和县委副书记袁振江等人在县剧场召开诬蔑法轮功的“揭批会”,迫害翟树田等人。赵玉霞当众给她们戴上铐子,拉回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二零零三年春天,赵玉霞伙同保定市公安局政保闯入翟树田家,强行把她绑架到保定市公安局政保科,非法关押一天一宿。第二天上午被送到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后,赵玉霞又威胁她说:“开会了,别出门了,也别去满城县城,要不又把你送看守所。”

翟树田第一次从看守所回家,遭迫害的事实被曝光后,赵玉霞派人把翟树田绑架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

十一、迫害法轮功学员崔秀英

二零零一年七月,崔秀英被白龙乡派出所绑架到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赵玉霞带人把她弄到一个地方非法提审,威胁她说:“你们是有预谋、有安排的,不说实话,我们就对你不客气!”还要动手打她。当时崔秀英身体出现病态,赵玉霞才停止非法审讯,把她送回看守所。她丈夫被看守所和赵玉霞等人敲诈勒索所谓的“保证金”后,才让把她接回家。

十二、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立英

一九九九年十月初九上午,法轮功学员张立英带着孩子与六个功友骑自行车到县公安局讲真相,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韩占禄,没有找到负责人。她们又骑车去县看守所,半路上被赵玉霞带人开车追上,赵玉霞伪善的说:“你们上哪儿去呀?走,跟我们回去吧!”张立英她们见赵玉霞说话很和善,就跟她回到公安局。赵玉霞、张振岳立刻凶相毕露,强制她们排队站在公安局大厅,对她们一顿训骂。然后把她们一个一个的叫到一个房间里,非法审讯,还做了所谓的笔录、按手印。之后又被训斥一顿。被南韩村镇派出所所长景洪池(现已恶报身亡)等人劫持到南韩村镇派出所非法审讯。被拘禁在一间屋子里,限制人身自由。当天下午,张立英她们又被劫持回公安局,赵玉霞、张振岳象办什么大案一样,没让她们下车。待到傍晚,又被景洪池拉回南韩村镇派出所,从晚上八九点钟开始,张立英等人被酷刑折磨三四个小时,后半夜才让回家。

十三、迫害法轮功学员孙莲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的一天下午,恶警赵玉霞、张振岳在院长孙金山的带领下闯入孙连香正在工作的检验科办公室,他们二话不说就开始翻抽屉、柜子。赵玉霞强行把她家的钥匙拿走,把她强行劫持到警车上,一直拉到她的家,非法打开她的家门,到处乱翻,之后把她送县拘留非法关押十五天。期间,赵玉霞恐吓、威胁她家人,还向她家人勒索了三千元现金,没有任何手续。

二零零一年九月一天,县公安局警察李虎等人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她绝食反迫害,赵玉霞、张振岳伙同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看守所狱医贾瑞芹等叫来一帮刑事犯,野蛮地给她插管灌食,插得她满脸和地上都是血也插不进去。在她大哥和母亲的强烈要求下,才把她接回了母亲家。

孙连香刚回家一个月,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赵玉霞、张振岳等人闯进她弟弟的家中,扬言要绑架她非法劳教,致使孙莲香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被她弟媳祝小红(在满城太行监狱工作,曾多次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四个多月,期间,赵玉霞带人经常到满城中学骚扰孙连香的儿子,孩子因而被同学歧视,无心学习,在几乎崩溃的精神压力下,孩子出手打了一个说他妈妈坏话的同学,被打的同学威胁并向他索要三百元钱,孩子只好到处借钱,把自己剩余的二十元钱生活费也给了同学,自己连上火再饥饿晕倒在学校。

十四、迫害法轮功学员吴艳英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赵玉霞、张振岳闯进吴艳英工作的东马学校。赵玉霞骗吴艳英说去一下公安局,问点事就回来。还拿出一张非法“搜查证”,让吴艳英签字。赵玉霞抢走一本《转法轮》后,和张振岳每人掐住吴艳英的一只胳膊,将她按在吉普车后排座位上,把她绑架到县公安局。突如其来的迫害,导致吴艳英心律不齐、胸闷,脸色煞黄,全身不敢动弹。赵玉霞指使手下把她抬下车,扔在地上。她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才被家人叫来的救护车拉到满城县三医院抢救。

第二天,吴艳英还在医院输液,赵玉霞就她丈夫给打电话威胁要罚款一万元,如果不交就劳教。她丈夫不知说了多少好话。吴艳英住院八天,花去医药费一千元。给其家属带来精神压力,造成恐惧心理。

十五、迫害法轮功学员赵玲茹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赵玉霞伙同赵玲茹单位的狱政科科长杨志强把她绑架到保定市的一个派出所暴力逼供。之后,赵玉霞等人把她拉到县公安局强行照相。赵玉霞还指使手下把她铐在值班室的床头上,派几个人看了一下午。当晚六、七点钟,赵玉霞、张振岳等人把她劫持到满城太行监狱遭受残酷折磨。之后赵玉霞把她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九个月。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赵玉霞、张振岳,伙同县六一零头子梁民勾结法院、检察院,给她罗织罪名,冤判七年,非法送石家庄女子监狱。赵玲茹被迫害时,她儿子正上小学,正需要妈妈贴身照看。妈妈被迫害,对孩子是极大打击,感到自卑,学习下降。经常遭男老师训斥,甚至挨打,被人看不起。承受老师和同学的冷眼、歧视。孤独、寂寞、恐惧,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

十六、迫害法轮功学员范国田

二零零一年,范国田被绑架到县公安局,赵玉霞对她非法审讯,并威胁说:“你不说,把你儿子也抓起来,你儿子现在正挨打呢,再不说,你儿子的小饭店也别想开!”并动手扇范国田耳光,边打边叫嚣:“叫你不说!”打得她满脸通红。之后,将她非法关进县看守所。赵玉霞指使手下对她非法提审两次。

十七、迫害法轮功学员何秋勤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何秋勤被绑架到县公安局,赵玉霞非法审讯,并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还踢了她一脚。当天晚上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何秋勤被非法关押四十天,赵玉霞、张振岳、范志刚向她家属勒索了一万元钱,没给任何收据,又让她弟弟给他们每人买了一双好鞋、几张邮票,共花去几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十八、迫害法轮功学员魏海河

九九年七二零后,有一次魏海河出门修录音机,被赵玉霞看见,赵玉霞立即向公安局诬陷魏海河,说他带一大卷法轮功资料等不实之话。魏海河局长立刻找谈话,魏海河说明了情况,他们才作罢。

十九、迫害法轮功学员严贵娟

二零零零年十月严贵娟被绑架,遭到赵玉霞、张振岳拳打脚踢逼供,并被赵玉霞、张振岳等人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使严贵娟的女儿上学被歧视。

二十、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玉珍

二零零一年四月法轮功学员高玉珍因上北京上访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家人亲属怕她被迫害,托人送礼送钱。绝食一个月,原本白胖的她被折磨的皮包骨,在经历看守所一个月的残酷折磨后,被赵玉霞伙同县“六一零”和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送她去劳教所的那天,赵玉霞伪善地说:“哎呀,怎么瘦成这样了!走路慢点儿,别栽倒了。”因在劳教所她不转化,到期后, “六一零”副手张雪冰、国保大队赵玉霞等人从劳教所接出一直骗到涿州洗脑班,赵玉霞、张雪冰给那的人下了黑话,当天晚上打得她死去活来,面目皆非,躺下起不来,臀部、两腿紫的像茄子一样。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戴玉梅等人敲法轮功学员高玉珍家的门,她没给她们开。赵玉霞、戴玉梅就闯到满城二中找高玉珍的女儿。让班主任谎称:她爸要钥匙,赵玉霞、她们拿到钥匙闯入高玉珍家,骗她说,要她跟她们去派出所问个事。她因屡次被她们欺骗,迫害的她险些失去生命。这次她再也不上当受骗了。高玉珍当场揭穿她设的骗局。赵玉霞还赖着不走,她女儿一下明白了,怕母亲再被她们迫害,吓的大哭,哭喊着要她们走。滚出去,赵玉霞才带手下离开她家。

二十一、迫害法轮功学员闫书芹

二零零四年一天下午,赵玉霞带六、七个人,先后闯入法轮功学员闫书芹家开的服装店及住处非法抄查。然后把她劫持到保定市南市区公安分局,对她进行两天两夜的酷刑折磨后,拉回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继续非法审讯。

二十二、迫害法轮功学员陈会然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赵玉霞、张振岳伙同保定市国保大队警察闯入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陈会然家。逼问她:“满城县你认识谁?”她没正面回答。正好王秀兰来她家串门,被赵玉霞截住说:“你是干什么的?跟我们走,跟我们去认识一个人。”她们两个被强行推拽到警车上,拉到一个地方,然后又拉到满城县白龙乡派出所。所长徐会来对陈会然非法审讯:“满城县你认识谁?”她不配合。徐会来一拍桌子说:“你软硬不吃!”她说:“我跟你在一块,你没杀人,我硬说你杀人行吗?”徐会来不语。赵玉霞强行把王秀兰全身上下都搜摸一遍,抢掠了她兜里的一千九百元钱,装在自己兜里。当天晚上赵玉霞就让王秀兰回家了。陈会然在白龙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夜,也没见到让她认识的人。赵玉霞她们没找到任何所谓的迫害陈会然的证据,见没缝可钻。第二天上午才放陈会然回家。

二十三、迫害法轮功学员王玉兰

二零零三年,四五月间,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赵玉霞等伙同保定市公安局绑架了满城县几位法轮功学员。同时赵玉霞等人又找到法轮功学员王玉兰的孩子威胁说:“你妈也是炼法轮功的,你交出一万元钱,就不抓你妈了。”孩子们怕王玉兰遭迫害,找到赵玉霞说了好多好话,还是被非法勒索了六千元钱。赵玉霞收了钱没给开任何收据。

二十四、迫害法轮功学员张贵荣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等十几个人突然闯入修心客栈法轮功学员张贵荣家,对张贵荣强行绑架。他们几个人连推带拽,把他架到警车上,她不配合,腿被卡在车门处,警察们野蛮的关门,张贵荣的腿被挤压的疼痛难忍,象断了一样。警察们还对她的儿媳妇进行恐吓,她儿子上前阻拦,警察们围住他拳打脚踢,腿被打伤肿起老高,走路一瘸一拐。警察们把张贵荣劫持到南奇乡派出所行凶逼供,她不配合。警察们把铐在长条凳子上,不能躺、不能站,只能坐着。不让吃饭、不许睡觉、不让上厕所的毒招儿,警察张长林作为警察还骂骂咧咧。逼迫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她严词拒绝。她被迫害两天两夜,见找不到任何迫害的借口,张长林、赵玉霞就向她家属勒索七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二十五、迫害法轮功学员南艳玲

二零零三年五月,赵玉霞因敛财威胁法轮功学员南艳玲的老伴说她炼法轮功,你交出多少多少钱,就不抓她了。”她老伴胆小怕老婆遭迫害,无奈被敲诈七千元。交到赵玉霞等人手中,也不给收据。至今未还。南艳玲的老伴事后冲她出气,骂、打不许她炼功等。

二十六、迫害法轮功学员苏文玉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上午,满城县原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副队长张振岳等人,强行闯入苏文玉婆婆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乱翻一通。当时苏文玉不在,张振岳就跑到苏文玉家门口守着。见她回来,立刻打电话把赵玉霞叫来,强迫苏文玉打开家门。警察闯进去就乱翻,什么也没翻到,就强迫苏文玉跟他们去公安局,谎说问个话就回来。张振岳叫两个年轻警察骑着摩托车跟着苏文玉到公安局。赵玉霞问她为什么学的法轮功,她如实说;“我原先身体不好才学的法轮功。”赵玉霞说,“我们蹲坑蹲了两个月了,也没蹲着你什么。”张振岳逼迫苏文玉配合他们,遭苏文玉拒绝,张振岳威胁她不说就把她送看守所。苏文玉质问他:“凭什么,你说了算吗?”他们看没有什么结果,就指使一个年轻警察看着她。下午两点多钟,苏文玉的家人去要人,赵玉霞敲诈家人三千二百元钱才让她回家,却没开任何收据。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的一天,晚上苏文玉在婆婆家已经睡下。十一点左右,赵玉霞、张振岳伙同保定公安局张长林等一群人,再次强行闯入她婆婆家,苏文玉质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赵玉霞说:“人家是保定来的,谁知道干什么。”张长林叫人把苏文玉绑架到车上说:“你是我今晚抓的最后一个炼法轮功的。”车开到保定南奇乡政府,把苏文玉非法关押在一间屋子里,由张长林一个人看着她。第二天凌晨四点多钟,苏文玉要去厕所,张长林恐吓说:“炼法轮功的不让上厕所”,苏文玉义正辞严地说:“谁说的炼法轮功的不让去厕所?你那仁义道德哪去了?我非得去。”张长林无话可说,就指使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跟着她去了厕所。

早饭时,警察伪善地让苏文玉吃饭,苏文玉拒绝说:“你们的做法我不能接受!”并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张长林则强迫她写一个所谓的“保证”,还威胁她说,如不写,就给她判刑。当天上午,张长林把苏文玉拉回满城县国保大队,和赵玉霞嘀咕了好一会儿,最后赵玉霞指使两个年轻警察跟着苏文玉回到家。随后,赵玉霞以张长林的名义敲诈了苏文玉三千五百元钱。

以上事实仅仅是赵玉霞任国保大队长期间的部分罪行。赵玉霞因作恶多端,恶报祸及家人,她丈夫在二零一五年得了不治之症,当年离开人世,年五十多岁。

希望相关人员不要重蹈赵玉霞的覆辙,请善待大法及法轮功学员,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赶紧为自己留条退路,切莫把机会当儿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