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遭冤狱迫害 山东龙口市姜用战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龙口市法轮功学员姜用战与妻子杨美娟多次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夫妻俩被非法判刑,妻子被枉判九年,在济南女子监狱受到严重摧残。

姜用战二零一五年八月控告元凶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对被控告人的诸多罪行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功清白。

被告人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 绝政策,使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陷入了痛苦和困境之中,遭受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身体与精神上的迫害。

姜用战在控告状中说:“儿子幼年时, 我的家就被多次非法侵入、非法搜查,被掠夺私人物品,我们夫妻二人被多次非法抓捕、非法关押。致使孩子上学期间,被不明真相的老师、同学歧视 ,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巨大的压力,整夜整夜的流泪,整夜整夜的不回家,躺在海边的沙滩上……。天下的父母都是爱孩子的,我们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以江泽民为首的参与迫害者非法剥夺了爱的权利与应尽的义务:孩子上学、工作、结婚、生子,我们都没能在孩子身边。如果江泽民不发动这场迫害, 人心都是向往真、善、忍的,江泽民对这场浩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下面是姜用战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和理由:

我的妻子杨美娟曾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乙型肝炎等多种疾病,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听朋友说法轮功强身健体有奇效,因此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不长时间,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通过学法,杨美娟在道德修养方面有很大提升,火暴的脾气不见了,与周围人能够和睦相处,乐于帮助别人,特别是对待继母,象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

法轮大法让杨美娟变得更真诚、更善良、更宽容。我从妻子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因此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一身的不适没有了,还改掉了酗酒的坏习惯,人也因此变得谦卑祥和,在家里孝敬老人、关爱幼子,在班上,兢兢业业,无私奉献,得到大家的认可。法轮大法,让我们夫妻二人身心都获得了很大受益。

以下是我和妻子杨美娟修炼法轮功以来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晚,龙口市北皂前村大队书记解得聚、治保主任逄军、北皂矿派出所所长王刚带领大队民兵将我和杨美娟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北皂前村小学,对被抓的学员进行严刑拷打。治保主任逄军在边上指挥四、五个民兵和一个派出所干警毒打杨美娟,杨左脸连续被扇了几十巴掌,脸立刻肿起来。逄军在边上大喊:让她那边脸也肿起来,一声令下,民兵打得更凶狠了,逼迫她说出不炼法轮功的保证。

我被五、六个人一齐打,嘴都打裂了,出了很多血,浑身疼痛,特别是胸口痛了很长时间才好,共被打了三次,又拎来冷水将我浑身浇透,当时是数九寒天,还强迫我蹲马步。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八,杨美娟进京上访,烟台驻京办事处负责人认为给他找了麻烦,狠狠地打杨美娟和另一个去上访的大法弟子吕艳娜。后将她们二人带到金三环宾馆,龙口驻京办事处马延会也对杨美娟大打出手,打得她眼冒金星,然后用手铐铐在暖气片上,一天一夜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后来又将二人转到招远驻京办事处,马延会在这里又用脚狠踢杨美娟,并命令她将身上的钱都交出来。北皂矿公安科将杨美娟拉回后,非法关押八天,龙口矿务局公安处又将杨美娟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头三天,矿上派六个人两班倒着看杨美娟,让她站着,并且白天晚上均不让睡觉,并强迫她写保证不炼功。在公安科关押期间强迫杨美娟交三千元押金,因矿上四个多月未让我上班(因炼法轮功),家中无钱,只交了一千元,其余二千元打欠条,并将我的摩托车扣押,被告诉将二千元交上后才能给摩托车。

二零零零年因为矿党委副书记柳玉兴曾告诉杨美娟不许上访,有事可以找领导谈,杨美娟信以为真,以为领导可以将问题反映给上级领导,她拿了三份大法真相资料让矿领导看,又写了一份以前所有的保证书作废的声明,结果我和杨美娟又被非法关押在矿招待所,绝食抗议三天后放回。在非法关押的第二天,队长邹志礼和干警庄永翠私闯到我家,当时家中只有一个未满十三岁的孩子,将摩托车抢到公安科。杨美娟回家后去要摩托车,回答说明天给,结果去要时又不给,最后杨美娟讲要为此事上访,才给了摩托车。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我和杨美娟分别被非法关押在龙口张家沟看守所一个月,后杨美娟被送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半。

二零一一年七月初,杨美娟去淄博王村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吕仁娟,被王村劳教所警察指使,非法关押在王村派出所。副所长陈维广抓起杨美娟的头发,凶狠地打她的脸,并把她的胳膊反拧在背后,将她按在沙发上。当时杨美娟就觉得胳膊象被拧断了一样,疼痛难忍。陈维广打完后,副所长孙广又上来拧住杨美娟的胳膊,又要行恶。当杨美娟遇到所长刘彦君,告知他陈维广和孙广的恶行时,刘彦军却大声叫嚷着,毫不讲理。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凌晨,龙口市国保大队、龙港派出所在烟台公安局的指使下,统一行动,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强行侵入法轮功学员住宅。龙口派出所十多名警察翻墙进入我家,肆无忌惮抢劫家里的银行卡、现金、家电和私人物品,连我们租住的隔壁房间也遭搜查,给孩子准备结婚的钱也被洗劫一空,还有法轮功书籍、法轮功真相资料等,抢劫的物品被拉走了两车。四月十一号之后,家里还多次遭反复搜查,被劫财物价值保守估计在十万元以上。过程中没有出示搜查令,没有列出抢劫物品清单。

二零一二年四月,杨美娟被非法关押在烟台看守所。因拒穿号服和拒绝拍照,被看守所女警孙艳暴打。作为合法公民,杨认为按宇宙大法的法理“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错,是江氏集团违背宪法和法律镇压法轮功。自己是被冤枉的,不应该穿犯人的衣服,不应该照相(用来做犯人标牌),故拒绝配合。以女警孙艳为首的不法之徒,把杨美娟手、脚用镣铐分别固定在铁床头、床尾,全身动弹不得,一边侮辱一边暴力殴打。杨美娟除脸、四肢外,周身肿胀,酸痛,数日难消。不法之徒没有达到她要的效果,就逼迫杨美娟一动不动的坐了三天三夜小塑料板凳。为抵制迫害,杨绝食抗议,遭警察野蛮灌食,导致胃出血,脸色苍白,浑身无力,行走困难。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被非法关押期间,杨美娟每天被强迫奴工生产近二十个小时,干不完活就把人挂起来谩骂、毒打。杨美娟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看守所女警孙艳挂起来毒打、体罚、人身侮辱、关进小号折磨。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龙口法院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非法庭审我和杨美娟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为了阻止律师和家属进入法庭,龙口市公安局出动二百多个警察及便衣,几十辆警车,包括刑警大队、交警大队、国保大队、治安大队、国安、六一零,封锁道路,暴力阻止律师及家属入庭,我的儿子因思念自己的双亲,很想进入旁听席看看自己的父母,被警察暴力扔到警车上。

为杨美娟辩护的北京律师赶来,被警察拦在北路口。律师径直往里走,被几个警察一把推出,他们不与律师对话,只是无理地拒绝律师,甚至扬言要绑架律师,说律师闹事。在法庭上,杨美娟提出,请我的北京律师到场,所谓的“庭长”李文明知原委,却故意辩白:已经通知了北京律师,并且已经“推迟了”十分钟开庭,但律师仍没到,只好开庭。而我的家人为我聘请的当地律师(桑宗湖,男),在非法庭审过程中,没有履行律师的职责为当事人辩护,而是完全按照龙口公检法司、六一零的意愿,参与了对我的迫害。我们被剥夺了自由选择律师为自己做无罪辩护的权利。

杨美娟被龙口法院枉判九年。我被龙口法院诬判四年。审判长是李文,陪审员是姜琪、王庆玉,书记员是刘江龙。我们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并控告龙口法院违法枉判,烟台中院刑一庭庭长梁科兴等人,对我们的上诉案只是走了走形式,不开庭审理,偷偷维持原判。

二零一三年四月,杨美娟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二零一三年四月,我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济南男子监狱。

二零一三年四月,在山东省女子监狱,杨美娟绝食反迫害两个多月,其间遭到每天上、下午去医院灌食,炼功就被打。灌食并不是为了保证杨美娟的安全,而是一种迫害手段,狱医用长长的管子野蛮地插到法轮功学员的鼻子里,管子经过鼻子、喉咙,插到胃里,管子的刺激通常都会使人剧烈的呕吐,不专业的大夫插管后都会导致喉咙、胃部出血,准确的说,这种酷刑就是让人死不了但痛苦地活着。为了掩盖罪恶,灌食时监狱里就放音乐。灌食通常用在不能进食的危重病人身上,但在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几年里,被广泛的应用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成为中共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一。

二零一三年四月以来,在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里,杨美娟数次被灌食迫害。

以上我和妻子杨美娟遭受迫害过程中,北皂前村大队、北皂矿派出所、北皂矿公安科、矿招待所、龙口市国保大队、龙港派出所、龙口矿务局公安处、龙口市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六一零、张家沟看守所、烟台驻京办事处、龙口驻京办事处、招远驻京办事处、烟台公安局、烟台看守所、淄博王村派出所、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山东省济南男子监狱等责任单位中的相关责任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以下简称刑法)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刑法第二百五十四条、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刑法第二百七十条、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刑法第二百五十一、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等,构成了刑讯逼供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报复陷害罪、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和徇私枉法罪、抢劫罪、侵占罪和毁坏财物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强迫劳动罪、迫害罪、故意伤害罪、侮辱、诽谤罪等罪。

这场由江泽民一手挑起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导致十六年来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虐待,许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甚至被活摘器官、致死等。迫害中,江泽民威逼各级领导执行其邪恶指令,使很多人参与其中。对他们,我没有怨恨,因为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是江泽民。其实他们很多人也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被动的干着他们不愿干的坏事。明知炼法轮功的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他们是这场浩劫的真正受害者,目前我只控告江泽民,也是启迪他们的良知善念、也是为他们鸣冤。把希望和机会留给可能改过的人。

综上所述,申请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匡扶正义,还正道于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