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阴霾 走向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我修炼大法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来,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是师父一路看护着我,点悟着我,呵护着我,牵着我的手走过那漫长、艰难的岁月。因为有师父,我的生命才有了意义,因为有师父,我才有了兑现誓约的今天。

二零零九年,我经历了走出乳腺癌病业魔难的阴霾、走向神的过程。今天我就把这个过程写出来,希望对同修能有个警醒、促進、借鉴的作用,同时证实师父和大法对众生的无量慈悲与救度。

(一)流于常人招魔难

魔难发生前,我几乎已经流于常人,不会向内找修自己,满脑子常人思想,而且有一个很强的挣钱的执着心,那时我做生意,想方设法多挣钱,买过基金,还放过高利贷。师父一次次在梦中点化,可我还是不悟。

二零零九年七月末,我发现自己得了乳腺癌,因我有一个朋友患乳腺癌,我和她的症状一样,乳房里一个扣子一样的肿物长在肋骨外面,抠它也不活动。无意中我还把肿瘤抠破了,我感觉到它散开了,似乎是癌瘤毒素上了我的头,我的头很胀,又流向了我的心口窝,心口窝象被铁棍子搅着,揉弄着疼。听朋友说,千万不能碰破了,如果碰破了,就活不了几天了。我的头很胀,脖子僵硬,二十四小时没有睡觉,不能入睡。

我欲哭无泪,从四楼下到二楼,又从二楼上到四楼,坐立不安,半睁着眼,艰难的熬着。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不知道怎样向我的亲人、朋友,向我认识的世人,向我的同修交待,我不敢跟任何人说,自己默默承受。极度的恐惧,彻底的绝望。

(二)同修的无私帮助

实在支持不下去了,我不得不跟同修大姐说了。大姐马上找同修来帮我发正念,跟我切磋。大姐和另一位同修白天黑天都陪伴着我,大姐后来就没离开过我,跟我一起学法,整点发正念。在这期间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同修发正念时呼呼的能量从我百会穴進入我身体,我觉的非常舒服。

肿瘤毒素不是一次散开的,每次散开的时候我都一动不敢动,象河里的冰裂开一样。全散开之后,就在病灶位置上长了一个大疙瘩,不敢碰,就象火车一样在里边跑。左小腿、左胳膊麻木,不象我的。有一天晚上,我的心口很难受,两个同修姐一边一个抓着我的手,告诉我,心里求师父救我。我默默的从心里叫着师父,却不敢奢望师父救我。我心里不停的叫着师父,我不想离开师父,我不想离开大法,我不想离开同修,我更不想让世人知道我这么脆弱,我可怎么面对世人啊?到后半夜两点多,我睡了一会,醒来发现身体静静的,两只手不象我的,脉搏弱的摸不着跳动。我给师父上香、磕头,跟师父说:“师父给弟子一次机会吧,弟子会珍惜的。”我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不管还能活几天,我都是大法弟子。

我能感受到另外空间邪恶黑乎乎的罩着我,跟我说,天地之大已无你容身之地。我反抗说:“不,我有师父。”十月份,我家房前罩上了塑料暖棚,我走進暖棚,头脑中就出来一念,这是灵棚。我否定:“这是大法弟子家的暖棚。”当我要出去讲真相时,又出一念:你都不行了,别讲了。我反驳:“讲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我说了算。”

后来,同修姐把我接到她家,她丈夫一边给我们做饭,一边放大法弟子的歌曲,当听到《师尊的手》和《来自深穹的呼唤》,我忍不住哭了。这是那些日子里我第一次哭泣,我的心是那么悲伤,我的心在滴血,我睁开满眼泪水的眼睛,伸出双手,大声的呜咽着:“师父不要松开我,不要松开我,我要听师父的话,抓着师父的手,跟着师父走。”同修跟着我一起哭。那是我悔恨的泪,也是真我开始苏醒的时候。

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半路就走不了了,大姐就住在我家,丈夫去另一屋住。他们都睡着了,我突然感到一阵冷,浑身抖的不行,身上的肉往起跳,我就叫醒大姐,大姐看我脸色很难看,就叫醒我丈夫,我们一起发正念,几分钟后,在同修帮助和师父呵护下,我稳了下来。

后来有很多同修来看我,和我交流,切磋法理:不管出来什么念头,符合法的要,不符合法的不要;师父给的要,不是师父给的不要;分清真我、假我。这些对我帮助很大。我天天跟师父说:“那些不正的念头不是我,正念正行的是我,清醒的是我。请师父加持弟子,弟子一定行。”怕心上来就说,不怕的是我。不好的念头上来就认清它,它就灭了。时时分清真我假我,把它一眼看穿。

三、信师信法 闯出魔难,走向神

有时候觉的自己好象要过去了,我就马上发正念说:“邪恶你们听着,我是我师父的弟子,现在是,将来是,永远都是,我看你们谁敢动我,谁也不配来考验我,我为了我世界的众生我可以放下我的命,但是我的一切只有我师父说了算。我的身体我主宰。”在师父加持下,我又闯过来了。一次发正念,因为很难受,我说:“我让你难受,我就看着你难受,你当然要难受,因为你就在解体。我还不清你了呢,我藐视你的存在,我清北京黑窝,我助师正法。”我发出的正念强大无比,我的细胞都动起来。我感受到众生在欢呼,然后感觉有五、六个人進到屋里,都坐下来给我发正念,我就不难受了。

有一次心口、乳房都疼,我发正念说:“你不用表演假相,我根本就没有病,我师父已多次给我灌顶,我的骨头从头到脚都象白玉似的。”说完,一股强大的能量从我头顶百会穴下来通透全身,持续了几分钟。我当时非常震撼,感恩的泪水不停的流淌,我知道恩师就在身边,我正念倍增。

后来,我就大量学法。多的时候一天学六讲,还能学一本各地讲法。那时我整天都不困,不想睡觉。我每个整点不落的发正念,每天动功炼两遍。抱轮时,师父把我左手食指打开了一个通道,能感到左腿、癌瘤部位有东西不停的经左胳膊从食指出去。时常能感到同修发的正念能量从我百会穴進入清理我身体。

那时是我最艰辛的日子,也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每天都在师恩浩荡中度过,感恩的泪水,被法理震撼的泪水每天都无数次的流淌着。我哭着跟师父说:“恩师啊,弟子醒了,弟子终于醒了,弟子不会再沉睡,弟子不会再迷失,弟子醒的太晚了。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当我知道大法弟子代表着大穹无量众生来到这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时;当我知道只有我修好了,无量众生才能被救度,修不好那无量众生都将被淘汰时,我又失声痛哭:“师父啊,我对不起您的慈悲苦度,无量众生啊,我也对不起你们,我救不了你们,你们怎么办?师父救他们!救他们!”我感到了师父的加持,我的身心,我的每个细胞都在快速的呼呼的动着,我感受到了众生在欢呼、在鼓励我,他们也被我的真心感动了。我真的体悟到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师父在时时加持着我的正念,启悟着我的本性,在法理上点悟着我。同修们时时陪伴着我,帮助着我,和我一起走过了那一段最可怕、最黑暗、最艰难、最让我难忘的日日夜夜。那一段日子,也是我飞跃提高的日子,我快速升华着,我放下了名与利,断情欲。我睁开眼睛就开始背我会背的法,走路也背法,吃饭也背法,当背到师父讲的:“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我不会再想人的事了,人世间的一切都不会让我动心了,而且正念非常强大。发正念、炼静功都能入定,也能静心学法,在修炼中没有了自我,只有师父,只有法,只有众生。

学法中我没有了人心、人念,所以和同修在一起,无论学法还是配合讲真相,我只看到同修优点,看不到缺点。哪个同修说谁哪哪不好,有矛盾了,我不会被带入其中,而是马上发出正念,清除间隔同修的邪恶因素。一次我打电话约大姐出去,那时她不太会用手机,她摁了红键。我给打一遍她给挂了,打一遍她给挂了。等她见到我,大发脾气说:“以后你别找我了,总晃我干啥?”我说:“我没晃你,是你摁错了吧?”她说:“没有啊。”我说:“那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还有一次,我请了一套大法书,协调同修很严厉的追问我书哪来的,大法书不是随便做的。我马上认错,没有争辩。还有一次,同修间因为一个事产生矛盾,同修追查起来了,问是谁说的。我说:“是我错了,别再追究了。”有一次,丈夫非要我提油漆桶刷门,我当时想:这种活应该是男人干的,他自己不干反而指使我,啥人呢!可是转念又一想:这不对,大法弟子啥都能干,分啥男人活女人活的,这不是帮我提高心性的吗?应该谢谢丈夫才对呀。自己这心结打开了,丈夫的态度也和蔼了。

我有一个优点就是听话。初期和同修接触才十多天,同修说:“你也要跟上正法進程,出去救人吧。”那时我症状还很严重,我想:我的生命是为法来的,不能只在大法中捞取好处,我也要出去救人讲真相。由不会讲到会讲,由不敢讲到敢讲,由挑人讲到碰着人就讲。这个过程也是修去人心、心性升华的过程,我每天都出去救人,不知疲倦,有时我一人能讲退二十多人。

走路一颠乳房就疼痛,有时坐小客车去远一些的地方讲真相,车一颠乳房就痛,我来不及感受这些,见人就讲。有时我咋讲对方也不接受,我真为他不能得救着急呀!真替他担心,大难来了他可怎么办呀!这时对方马上又“三退”了。一次一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在那等车,开始给他讲他不信,我想我一定救了他,他在那不走,就是等我救呢。我过来过去都跟他讲,第五次讲时,他终于三退了。这样事很多,开始他不退,再返回去时求师父加持,跟他讲:“你快退了吧,我也是为你好,天灾人祸这么多,灾难来了你怎么办呢!”他就退了。一次给一个大男孩讲真相,他不信走了。我们接着给别人讲,过来三个巡警,那男孩跟巡警说:“那两个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心里说:“我师父说的算,你们说的不算。”然后发正念。三个巡警乐呵呵的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了。

有时讲真相达到忘我状态,没有任何怕心。比如在学校门口跟一个学生讲,不知不觉围上来一帮学生,每人要了一个护身符,都三退了。一次在书店给老板讲真相,开始他不信,讲啊讲,最终讲退了。出来后同修竖大拇指:“你真行,后边很多服务员听呢。”

就这样我每天有规律的上午出去讲真相救人,下午与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我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历时半年,病灶部位什么都没有了,一切恢复正常。在伟大师尊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突破了旧势力的所有安排,走出了阴霾,走向了神。过程中不知溶入了慈悲的师父多少心血,多少承受;也不知耗费了同修多少心力,多少付出。真的感佩同修“他的事就是你的事”[3]的境界,感佩伟大的师尊,带出这样可敬的大法弟子。

在此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与我风雨同舟、无私无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