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六岁父亲:“这是神话吗?”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我父亲今年八十六岁了,一直在山东老家的村里和我姐住在一起,我和几个弟、妹分别居住在不同的大城市。父亲双耳失聪多年,日常对话主要靠做口型外加手势。他认识一些字,听不明白的时候就写字给他看。

我在外定居多年,每次回家住不了几天,只告诉过他我修炼大法身体好,一直没有很正式的用笔写字和他讲述法轮大法的事情。我知道他从电视屏幕上看到过中共污蔑大法的谎言,也看过大法弟子散发的真相资料,但对法轮功的总体真相应该是模糊不清的。

二零一五年清明节的时候,我把父亲接到我家里小住,跟他用笔讲述了大法的基本真相及邪党迫害大法的真实原因。他似乎听进去了。他因年迈肌体功能老化,便秘、胃痛、肠炎等病症时常出现,饮食很小心,没断了用药。

在我家住到第二十六天的时候,午饭后胃开始痛,越痛越厉害,也不看电视了,一直捂着肚子躺在床上。当医生的小弟在外地遥控主持治疗,他经专家推荐了一种特效药,说吃上就能解决问题,我马上找来给父亲用上。半个小时过去了,该见效的时候不见效;一个小时过去了,药效该达到峰值的时候还不见效。小弟不同意上医院,说医院也没什么好办法。

天快黑了,怎么办?这时我做了很规范的口型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管什么用?咱老家集上有的是(看小册子上写的)。”摆手拒绝。我指着药说:“这药不是不管用吗?你念念试试呗!”然后,我拿出纸笔,工工整整的写了两行大大的字:“诚心诚意的、一心一意的、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把纸条递给他。他看了看说:“试试吧。”然后我离开了他的房间。

十几分钟后我进去问:“怎么样?”说:“好点了,我念着念着忘了。”我说:“你别放下纸条,拿在手里看着再继续念。”我把纸条递到他手里又离开了。

只听他按照纸条上写的一字不落的念道:“诚心诚意的、一心一意的、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的重复。

十几分钟后我又进去了。他一看我,唿一下从床上爬起来了,还没等我问就说:“好了!全好了!”那种喜出望外的兴奋把我也震撼了。

“哎呦,这几句话怎么这么厉害呀!一点也不痛了,你怎么早不告诉我呀!”我说:“吃药好使你也不信呀。”过了一会,他又说:“那些有病的人念这个不就行了吗?也不用上医院了。”我做着手势说:“好多人不信。不信就不灵。”他明白了说:“那我以后有事干了,天天念这个就行。”

晚饭的时候,父亲依然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问我:“你说这是神话吗?”我竖起大拇指肯定的说:“对,就是神话,是神说的话。神说的话能不厉害吗?”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父亲又很兴奋的告诉我说:“我睡了一宿安稳觉,多少年没这么好受过,大便也很顺畅。”还说:“哎呀,我年龄太大了,要是倒回去十年,我也看书炼功,现在看不了书了。”

早饭过后父亲郑重其事的跟我交代:“你打电话给他们几个(指其他儿女),告诉我这个病是怎么好的,叫他们都必须学!”我很快照办了。一向反对我修大法的大弟,也因此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

这一天,沐浴在佛光中的父亲,又做出了一个决定说:“我哪也不去了,就在你这儿住下,楼高点我就不下楼了,在屋里就行。”我听了很高兴,之前多次让他在我这常住他都没答应。

可几天以后,思乡之情让父亲又变卦了,还是想回老家,我就送他回去。回到家里,我看到他就喜欢坐在院子的藤椅上,晒着太阳,手里拿着健身橡皮锤,一边敲打着身上的关节,一边和着敲打的节拍一字一顿地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这“忍”字得拖两拍,不然念不顺。

一次邻居进来串门,他看着来人,敲着健身锤,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代替打招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