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蓝田镇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泸州市蓝田镇政府基层人员从二零一六年三月起,骚扰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

非法拍照,骚扰多名老太太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号左右,蓝田镇肖湾大队邪党书记刘坤明(音)等,到小桥子村,对一名八十岁的老太太强行拍照。老太太的女儿说,不能照。她说,她儿子死了没人管,没人要,你们怎么不管呢?现在还来照相?刘坤明无赖地说,照张像有什么关系嘛。然后叫老太太“不要到处走。”

随后刘坤明窜到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不顾别人的反对,强行拍照后还说:不要到处走。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号左右,蓝田镇重湾社区的一位姓李的老太太被人监视、跟踪。跟踪的人脚跟脚的跟着老太太上下车。随后重湾社区的书记杨小萍带人到老太太家里骚扰,老太太指着那位穿黄衣服的跟踪人,当场揭露社区派人跟踪的非法行为。

同时,同一居住地的另一位老太太被多次电话骚扰。

三月二十四日左右,重湾社区杨小萍书记一行四人骚扰高贤英老太太,敲门没人应,他们撕走了高家过年贴在门上的“福字”。

威胁离间亲情,拉人下水

三月中旬左右,重湾社区等人员胁迫高贤英的小侄儿在卖肉的摊位上监视高贤英的进出。有一次,十几个人围着摊位对高的这个侄儿恐吓利诱,逼迫其参与迫害。

一天晚上,小侄儿趁着酒性到高贤英家,首先说明是某某人打电话催促他来的,还对高贤英说,你每天早上一早就出去了?高贤英立即告诉他,迫害法轮功的事你可干不得。侵犯人权犯法,侵犯人身自由犯法。高贤英继续给他讲真相,告知迫害法轮功的严重后果。他没听几句就跌跌撞撞的走了。

第二天,高贤英找到侄儿媳妇,告诉她说,炼法轮功我才有了健康的身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到中国二十万人的控告,全球一百多万人的联名起诉。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会有恶报的。

前些年,社区、街道办基层干部胁迫高贤英的大侄儿在卖肉的摊位上监视高贤英。大侄儿在社区、街道等部门的高压、利诱下,经常恶狠狠的盯着高贤英的进出,几次恶言咒骂。后来这个大侄儿经营的肉摊垮了,家人还欠债百万。高贤英把这些事实讲给这个小侄儿的妻子听,规劝小侄儿别参与迫害。

蓝田镇中共基层干部长期搞迫害

社区、街道办人员两次参与对高贤英非法判刑迫害。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高贤英的屋前来了小车、警车四、五辆,各类人员十多人,法院一个女的拿出一本簿子,宣读了簿子上的一些记录,随即将高贤英绑架,说是“收监”(高贤英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判三缓五),高贤英遭到劳改迫害。当日,社区、街道的人员现场参与。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江阳区法院对高贤英、罗林蓉非法庭审。五号下午派出所、镇政府、街道、社区纠集一二十人到高贤英家为第二天的庭审造势,对这位七十二岁的老人进行恐怖袭击,社区邪党书记杨晓平还假惺惺的说:“来看看你”。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一早,江阳区国保、法院、派出所、镇政府的一、二十个人,押解高贤英到纳溪看守所非法庭审。他们在居民小区内制造恐怖,楼上楼下将高贤英的家团团围住。社区、街道人员现场参与。

蓝田社区、街道办人员屡次配合、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刑迫害。如,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泸州中级法院对杨明二审开庭,有北京律师为杨明做无罪辩护,蓝田社区不准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旁听,召来派出所公安与警车把法轮功学员强行从法院附近带走。又如,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四川合江法院对泸州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蓝田社区人员赶到一百里外的合江县,强迫该社区的法轮功学员离开法庭。一名法轮功学员坚决不离开合江,她对该社区的人说:我重病卧床不起时没有人管,修炼法轮功病好了。我不要你们管,我晓得回去。

这些年来,凡是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蓝田社区必到场参与堵截旁听。有时,头天晚上、或一大早就在法轮功学员家门口蹲坑,监视,不准法轮功学员到法庭。

绑架洗脑。二零一零年八月八月十二日早上七点钟,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撬门入室,将蓝田镇法轮功学员刘克群、费国芬绑架到几百里外的古蔺县大山里设的洗脑班洗脑迫害。有蓝田社区人员伙同派出所参与。

蓝田镇的基层政权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从没放弃给他们讲真相,特别是诉江的重大信息,可以说他们无人不知。从蓝田今年三月份起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的情况看,参与迫害的人中,确实有的人明显表示出厌倦,不情愿和无可奈何。可以看出,迫害越来越不得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