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青铜峡市国保大队副队长王浩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王浩,男,警号:320127,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国保大队副队长。

王浩多年来一直参与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抄家、非法审讯等。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王浩再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杨洁等人。

明慧网多次曝光过王浩,但相信其参与的迫害案例还有更多起没有被曝光。以下是王浩参与迫害的情况简述:

1、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丁乾(发栋)被宁夏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暗中跟踪并绑架到青铜峡市看守所。此后丁乾遭构陷被劳教三年。青铜峡市公安局雷局长、王浩、李正江与吴忠劳教局人员合伙将丁乾劫持至吴忠白土岗劳教所。后来丁乾又遭受多次迫害,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宁夏银川监狱。

2、二零零五年四月下旬,青铜峡职业技术学校教师袁淑琴(二零一五年七月已离世)因制作《九评共产党》,被青铜峡市国保大队恶警赵光平、王浩等跟踪绑架,抄走了电脑和打印机。袁淑琴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期间她失去了晋升高级职称的机会。此次遭迫害后,她的父母、兄弟姐妹怕受牵连都躲的远远的,她丈夫搬到了单位宿舍不回家了,两个儿子也不敢看望她。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丈夫逼迫她离了婚。回家后她去劝丈夫回家,被丈夫毒打得遍体鳞伤,整整三天动弹不得。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袁淑琴再一次被城关派出所恶警跟踪绑架,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二零零八年四月底前后,有关人员威胁袁淑琴说:再给几天时间,如果写“三书”或开庭时在法庭上保持沉默就可轻判。袁淑琴严词拒绝后,青铜峡法院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诬判她三年。青铜峡市“610”头子汤学成(时任政法委书记)、李兵川(610办公室主任)、国保大队队长李正江、副队长王浩、市看守所所长张瑞国等将她劫持到银川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生活折磨的袁淑琴时常出现精神恍惚的病症。回家后,身体很差,没有生活来源,多次找“610”和学校要求恢复工作,但他们互相推诿,找各种借口不给解决,使她的生活陷入极度的窘境。她出狱回家的几年中,当地国保警察、办事处、居委会人员还曾多次到她家骚扰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她出现全身浮肿、溃烂等病症,熬到七月份凄惨离世。

3、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长李军、副队长马宝珍带几名警察伙同利通区古城派出所薛明华、朝阳派出所馘建军,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正江、王浩等先后绑架了岳钦、钞旌佩夫妇、马雄德,还有马雄德的儿子马钊,并非法抄家,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吴忠看守所。此后岳钦被判刑七年(已提前回到家中),马雄德和妻子郑凤英二零一二年九月再次被秘密绑架,分别判刑七年半、七年,目前仍关押在银川监狱和银川女子监狱。

4、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宁夏法轮功学员杨洁和朋友到吴忠市青铜峡市小坝的朋友家串门,青铜峡市国保大队副队长王浩带领公安、国保十多人尾随绑架了她们三人。杨洁小坝的朋友当晚被放回,杨洁和同行的朋友被非法拘禁在小坝城关派出所一夜。期间,国保大队李正江、王浩曾去非法审讯她俩。王浩言行粗鄙不堪,撕扯杨洁的头发并野蛮拉拽殴打,诈称她俩是孙乾慧和朱玲(法轮功学员)。她俩劝王浩:善恶有报,不要迫害好人。王浩胡言乱语地说:不怕恶报,不相信恶报。次日凌晨她们被放回家中。

青铜峡市公安、国保人员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1、二零零五年,宁夏技术监督局谢毅强被青铜峡公安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七天。

2、二零零七年五月,宁夏青铜峡铝厂张亮和父亲被一同绑架,随后其父回家,张亮被非法劳教两年。

3、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张露蝉到宁夏青铜峡市亲戚家探亲,被青铜峡市叶盛镇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拘留三天后,兰州市龚家湾街道办事处书记王正相、主任胡泉将其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张露蝉,男,大学学历,助理工程师,原甘肃省兰州市电机厂职工。

4、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吴进荣、王学芳等被非法抓捕,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当年十一月青铜峡市检察院将三人起诉至青铜峡市法院。二零一零年四月吴进荣、王学芳非法判刑,都为三年(监外执行),郑凤英无奈流离失所,后来再次被绑架判刑七年。

5、二零一三年三月,年仅四十几岁的吴尚兰女士含冤离世。吴尚兰是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邵刚镇东方红村法轮功学员,生前曾遭公安、国保人员多次上门骚扰、蹲坑、绑架,手脚被捆在铁椅子上铐了三天三夜,李正江等人还曾调唆吴尚兰的丈夫和吴尚兰离婚。

6、宁夏青铜峡市法轮功学员王立芳曾在西安女子监狱坐过冤狱。多年来被青铜峡市国保大队李正江、汤学成、吴忠市610人员张乃斌等人多次上门骚扰迫害。

7、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陈晨(教师)被青铜峡市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次日上午,两辆警车押着陈晨到她家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至今陈晨仍被关押在吴忠市青铜峡市看守所。

从去年五月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以后,许多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检察官、法官都不愿意接手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了,都在为自己留后路。希望王浩不要一条道走到黑,不要当中共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