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怕民众恐慌 还是怕民众知道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这几天中国大陆媒体都在转载一则消息。说的是二零一五年九月,上海公安接到报案,破获了一起仿制假冒品牌奶粉案,共计生产销售了假冒奶粉1.7万余罐。针对此案,今年四月四日,中共食药监总局新闻发言人表示,上海公安部门已经对查获的假冒乳粉进行了产品检验,产品符合国家标准,不存在安全风险。四月六日,中共食药监总局再发公告,称此前的通报是在说谎,目的是为了提醒消费者如果购买食用了该冒牌产品,不要过于恐慌。

针对此事,民众反应极其激烈,对中共欺骗民众的做法非常不满。食药监总局说的好听,乍一听,好象中共还很人性似的,是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为大家着想。可是谁不明白这种谎言的背后掩盖的是食药监总局的渎职!他们最怕老百姓知道真相。说是怕老百姓恐慌,实则是怕老百姓知道真相。

就中国的奶粉来说,前几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中,为受害者家属讨说法的赵连海,就是因为揭露了中共的丑恶,最后被投进监牢。再比如刚刚披露的问题疫苗事件,中共食药监总局也是在想方设法欺骗民众。早在二零一零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已经将这一黑幕揭开,如果当时中共当局要想整治的话,还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吗?然而当时的卫生部、山西省政府、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省信访局,接连不断的对这一事件进行包庇和阻挠,最后的结果是,负责签发王克勤调查报告的社长、总编辑被调离职务。第二年,《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职。

中共将假的说成真的事太多了。比如,中共为栽赃法轮功而炮制的天安门自焚,那是中央电视台亲自参与制作的假案。二零零二年初,参与造假的央视记者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黑焦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为什么完好无损时。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承认: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当然,中共造谣容易,而还原真相就非常艰难。一直以来,大家搞不清自焚者之一的刘春玲是怎么死的。自焚录像的慢镜头显示,她是被人用东西击中了头部而倒下的。是什么东西呢?只看到一个条状物从她头部飞起到半空中,究竟是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直到十一年后,也就是二零一二年,才将刘春玲的死彻底还原。

一位“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目击者——重庆渝中区小十字片区进京截访法轮功的610人员讲述:“我在‘自焚事件’那天,吃完午饭后,就到天安门广场习惯性的转转,快走到纪念碑的时候,看见石梯下放了好大一堆灭火器,就想:有事情要发生!我一边走一边看,不一会,就看见北边起火了,我跟着几位警察快速向北跑去。当我赶到时,正好看见一壮硕的军警抡起一个手提灭火器,猛击一全身被气雾及烟尘所包围的女子后脑,女子应声倒地。由于击打者用力过猛,灭火器把手脱落飞向空中。”

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当时一播出,就被专家们一致认定是伪案。可是要彻底的还原真相得有多难!更何况那是中央电视台亲自参与制作的伪案,再由它向全世界播出,中共是多么的恶毒和无耻!

中共对真相进行扭曲的手法太多太多。比如,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二零零六年三月这一罪恶被曝光出来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矢口否认。在海外质疑中国为何有那么多的人体器官供体可供移植时,中共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却以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的借口进行掩盖。可是死囚器官只是占整个器官来源的百分之二、三。黄洁夫的这个说法从侧面印证了香港媒体报导的98%的器官移植是军队控制的事实。如今来自民间的正义人士对中共摘取人体器官进行揭露的几起报道中,都涉及到中共军队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摘取,有的是直接讲述了活摘的现场;有的是讲述了自己因揭露这一罪恶而被迫害的经历,及她所知道的被活摘者的姓名;有的说出了她所知道的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数量。

中共为什么害怕人知道真相?因为那是它犯下的罪恶。平时不管谁取得了成绩,它都拉过来戴在自己头上。对于它所犯下的罪恶,它不是否认,就是歪曲、掩盖。中共从来没有考虑老百姓恐慌不恐慌的问题。要说恐慌的话,中共才最恐慌,它怕真相败露后自己的政权垮掉!

假奶粉、毒奶粉、问题疫苗,毒害的是孩子,是无数个家庭。迫害法轮功,摘取人体器官那是对只为做好人者犯下的滔天大罪。对此,除了说谎,它敢说出真相吗?就是这次假冒奶粉它透露的这一点实情,也是在它不能自圆其说的情况下,才不得不泄露那么一点。而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连一点实情都不敢透露。一个靠谎言维持的政权多存在一天,就是多一天对世人的毒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3/是怕民众恐慌-还是怕民众知道真相--326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