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十六年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的十六年间,连云港市赣榆区当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总计二百零四人次,总人数七十九人。其中绑架总数达二百零四人次;非法判刑至少十七人次;非法劳教至少十二人次;洗脑迫害至少八十人次;非法拘禁(包括非法滞留)至少五十二人次;勒索钱财十余万。

连云港市分为连云区、海州区、赣榆区、东海、灌云、灌南,赣榆区2014年之前是一个县,后来重新划分为连云港市三个主城区之一,位于中国华东、长江三角洲地区,地处江苏省东北部。十六年来,赣榆区“610”配合江苏、连云港市“610”,操纵赣榆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派出所、企事业单位、村治保会、居委会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所谓“610办公室”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专门机构,从功能上看,是一个操控中共各权力机关迫害法轮功、类似于希特勒盖世太保和“文革”时期“中央文革小组”的特务组织,从法律上看,“610”独立于中共现有权力结构,又能操控所有权力部门,是一个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法外机构”、非法组织。

本文根据明慧网的报道,概述和分析了十六年来,法轮功学员在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原赣榆县)遭“610”、政法委系统迫害的事实。

下面是本综述的结构。
一、概述
二、把法律作为打人的棍子 中共非法庭审、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依法治国”是中共骗人的幌子 劳教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践踏法律,绑架、拘禁法轮功学员
五、中共洗脑班酷刑企图强制改变法轮功学员的正信
六、典型迫害方式
七、善劝迫害者
八、恶警助纣为虐,非法骚扰学员
附录1. 部分发生在江苏省的部分恶报和善报实例
附录2. 连云港市赣榆区十六年迫害统计一览表
附录3.赣榆区涉案相关责任单位名单电话

一、概述

赣榆区以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的迫害处于最高峰期,两年时间,该区就迫害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三十五人次。由于当前的高压环境和信息封锁,这些数据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部份写照。

十六年来,中共及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手段之卑鄙、残忍,无所不用其极,其罪恶罄竹难书、令人发指,不忍叙述。其迫害方式主要有判刑、劳教、非法拘禁、洗脑班、骚扰等,叙述如下。

二、把法律作为打人的棍子 中共非法庭审、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根据明慧网信息,在十六年间,在赣榆区的法轮功学员遭非法逮捕、庭审、判刑二十一例,其中,非法判刑十七例,非法庭审四例。

随着二零一三年劳教制度的废除,非法判刑就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主要方式。近年来,一千多场正义律师的辩护已经揭示了:公检法人员在“610”非法组织的操控下,从绑架法轮功学员,到非法起诉、随意庭审、诬判,从安插的罪名、审理程序、审理人员、审理过程、及最后合议庭的非法性等每一个环节,都暴露出中共公检法人员知法犯法的违法行径,和对法律的肆意践踏。非法庭审中,面对许多正义律师依法质问,中共的审判长都无言以对,只能尴尬休庭。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连云港赣榆区曾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为:高传斌、于跃(耀)、于斌、刘丽、万鹏程、桑节(车)团、张秀娟、杨芳、宋加(佳)恩、万海玲、李大霞、刘丽(山东)、王喜(希)霞、谢春阳等十五人。其中于斌、杨芳被非法判刑两次。被非法庭审尚未判刑迫害的有宋佳恩、王笃善、张学阳、霍西亮等四人。

以下为中共公检法部门违法操作、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1、桑节(车)团被非法秘判九年半重刑:

桑节(车)团,男,赣榆区自来水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腊月初二,桑节(车)团和霍介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赣榆粮校洗脑班,被不停的非法审讯,逼迫写认识,逼迫上电视录像等,接近过年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初,因为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关押于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半,在洪泽湖监狱八监区(即所谓教育中队)遭受迫害。

2、于斌三次被迫害,一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

于斌,男,赣榆区班庄镇人,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因为拒绝邪恶的转化,被从洗脑班转到看守所非法拘禁,期间被邪恶之徒强行绑架游街,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末于斌再次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4年。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因不“转化”,二零零六年,被当时三监区入监队队长韩步顺指使恶人折磨,并被架着在操场上拖着跑,致使于斌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许多天不能动。于斌为此上告恶警韩步顺,未果。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于斌家里被恶警强行破门而入,并再次被绑架,赣榆”610”和国保以抄出的电脑、打印机及大法资料作为所谓的证据,对于斌进行非法拘禁。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上午,在赣榆区法庭非法庭审于斌,在庭审期间,公诉人谢供祥所谓的判刑依据是江氏个人利用职权,对大法进行的打压政策,实质上只是拿江泽民个人的流氓意志作为依据,却完全无视国家宪法和其它法律法规,对于斌的公诉根本不能拿出相关法律中的任何条款和法规。于斌自我辩护道:在中国大地自建国以来,就有这样一群流氓杀害国人死了八千多万,无视人民的生命,这样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是一定要铲除的。

谢供祥诬蔑于斌“破坏法律设施罪”,于斌和当庭律师让其拿出证据:于斌怎么破坏法律设施的?谢供祥无言以对。当庭律师辩护:所谓破坏法律设施,必须得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能行使和操控相关法规的人员,才能有这样的犯罪机会,而于斌一个因坚持信仰而失去工作的普通公民,他没有这样的条件和机会。因此这个罪名不成立。

当天晚上11点多,当地国保又非法到于斌的舅舅王双木(现在正在外地打工)家里非法抄家。

七月十四日,法院因证据不足,把于斌案件退回检察院,并通知了律师,当于斌的家属去检察院找谢共祥要人时,谢先是以要出庭为由不理睬,后被家属拦住,才说案子没退回检察院;家属又打电话问法院的孙建忠,他只回了句“没退”就挂断电话。

后来得知,检察院于八月十日又一次将案卷移交法院,到十一月份法院竟下达判五年的判决书,于斌不服判决进行上诉,结果连云港市”610”操纵市中院维持原判,并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把于斌送往江苏洪泽湖监狱继续迫害。

3、杨芳女士被非法判刑两次

杨芳女士,四十多岁,赣榆区石桥镇法轮功学员,原青口镇黄海路小学教师;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一直坚持修炼,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在学校给学生上课时,突然被赣榆区当时的国保大队大队长贺从彬带领”610”及恶警李兆学、姚玲等绑架,并遭非法抄家。

杨芳被绑架后,恶警贺从彬、李兆学、孙成华、姚玲(女)等竟然采取非法抄家、非法审讯、诱供、逼供、欺骗等卑鄙手段迫使大法弟子承认散发宣传大法等真相资料。他们竟然伪造证据去迫害大法弟子。例如,经过调查了解,有的证人根本不是新庄村的村民;恶警李兆学竟然也敢胡写作为旁证材料,作为证据;有的本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有做过任何证明;恶警李兆学还直接用他人的名字制作假证明材料。

恶警把这些证据材料转到法院后,法院陈庆太等迟迟无法审判,他们害怕杨芳和其他大法弟子上诉。法院的院长王宝鸣跟连云港市中级法院副院长范群作电话汇报,说这案子证据太软,不硬,若以后上诉,不能给他们改判。卑鄙的赣榆区法庭竟在“十一”放假期间前夕,于九月三十日下午匆忙下达判决书,也不通知律师,只通知本人;因为“十一”放假七天,这样就使大部份被判刑的大法弟子错过了上诉期限。

本来在一审判决生效后,应该十天左右时间,把案卷转到市中级法院,可是赣榆区法院故意拖了40多天才转过去。最后竟连审判委员会也没召开,而是和院长张年庚两人私自决定维持原判。上午决定了,下午就把判决书送给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手中。杨芳后来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经过长达八个多月的非法关押迫害后,又被劫持到江苏南通女子监狱继续非法迫害。杨芳的父母因杨芳受非法迫害,在两年内相继离世。

几年冤狱出来后,杨芳女士坚定修炼,继续讲真相救度众生,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晚,因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赣榆区巡防大队恶警跟踪绑架。六月二十二日上午,赣榆区公安国保大队大队长贺从彬带领赣榆区“610”办公室副主任刘春松、公安国保大队副队长仲伟华、警察温世杭等到她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打印机、法轮大法资料、现金及银行存折等。六月二十三日,杨芳被赣榆县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赣榆区看守所;七月六日,被赣榆区公安局非法逮捕。赣榆区”610”与赣榆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又进行非法审判,杨芳后来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于连云港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据悉,当初绑架杨芳的恶警贺从彬不肯罢休,逼迫杨芳写悔过书,保证书等。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前后,杨芳女士刚刚三年冤狱期满回家,因为向北京的最高检投递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又一次遭到派出所骚扰和绑架。被拘留十天。

4、高传斌被非法判刑3年,多次被绑架、拘禁、骚扰

高传斌与妻子仲伟玲是赣榆人、在市区工作,因为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十六年来,他们不断遭受到”610”恶警的骚扰,多次被绑架、拘禁;二零零一年四月高传斌被非法判刑3年。详情见下文六、典型案例——中共迫害下,一个美满家庭支离破碎。

5、于跃(耀)被非法判刑3年

于跃,赣榆区人,二零零四年七月被绑架关押,后被非法判刑3年,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三监区入监队队长韩步顺伙同指导员姜兆远及监区副指导员杜红军等,利用犯人甚至自己赤膊上阵,对于跃拳打脚踢,打完后让犯人架着在地上拖着跑,每次都把他折磨的遍体鳞伤。

6、万鹏程被非法判刑7年半

万鹏程,男,江苏省赣榆区市政公司职工。二零零五年四月初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

7、刘丽被非法判刑3年半

刘丽女士,赣榆区马站人。一九九九年年底曾经被恶警绑架至洗脑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八月,中共邪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不久,连云港赣榆区公安局副局长、“610”办公室主任李启明(已经调离),政保股王伟(已经调离)、李家乐(音)(已经调离)、赵统波、孙成华、徐姓警察等不法人员便迫不及待的成立了赣榆粮校洗脑班,将刘丽、侍淑玉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那里进行暴力洗脑迫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行逼迫抄写报纸上污蔑大法的邪恶谎言,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威胁、强制表态不炼功,否则不得离开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刘丽等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众生,利用晚上散发真相资料。由于个别学员意志不坚强,受恶警的恫吓、欺骗,出卖了大法弟子,致使刘丽等20多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关押。后来刘丽被非法判3年半。

8、宋加(佳)恩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再次被非法庭审

大法弟子宋加恩,男,二零零八年五月(阴历)遭恶人告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赣榆区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南京浦口监狱(一说洪泽湖监狱)。

宋加恩的老父亲已经八十三岁高龄,老母亲生活不能自理,长期都是宋加恩照顾左右,村里村外都知道宋加恩是个孝子。宋加恩被绑架后,父母无人照顾,家里承包的鱼塘无人干活,家人生活无着落,处境困难。

9、李大霞、万海玲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

李大霞、万海玲,赣榆区大法弟子,曾于二零零零年期间被赣榆区”610”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并被恶警勒索钱财。

二零零零年皇历十二月,李大霞、万海玲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再次被绑架到赣榆粮校洗脑班,接下来就是不停的非法审讯,逼迫写认识,逼迫上电视录像等,而李大霞、万海玲等八人因拒绝配合邪恶而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期间“610”不法人员动用武警,对这八名大法弟子进行了残忍的文革式野蛮游街,历时四个多小时;

之后李大霞、万海玲等八名学员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到三年不等。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两位女士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赣榆区“610”伙同恶警绑架至连云港市看守所,并遭遇非法抄家,二人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并被投入南通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10、刘丽(山东)、王喜(希)霞被非法判刑3年半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上午,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洙边镇法轮功学员刘丽(音)、王喜霞在赣榆区依法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遭赣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一月十七日,两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连云港市新浦区云台乡西山村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下午3点左右,赣榆区法院对刘丽、王希霞非法开庭。正义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的充分辩护。两位律师出庭,分别从小册子宣传的内容的真实性、并且教人向善为两位女士辩护;律师认为:两位法轮功学员散发资料的行为,并没有给社会造成危害性;声明现行的法律及司法解释都没有把法轮功定位邪教;从法律角度判别不了对信仰问题是有罪还是无罪。使得公诉方哑口无言。两位法轮功学员也向法庭诉说自己没有罪,希望法官能做出合理的判决。

可是赣榆区法院并没有当庭宣判,前后经过了两次非法开庭,二零一四十二月,刘丽、王希霞被恶党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家属并未接到判决书,去看守所会见,看守所推辞说送走时再让见。

11、谢春阳被非法判刑三年

谢春阳,30多岁,是赣榆区厉庄高中教师,二零一四九月十七日被恶警绑架。据悉是厉庄镇派出所所长带人来抓的。被关押在看守所里受迫害,被迫害得出现病态。赣榆”610”和国保以抄出的电脑、打印机及大法资料作为所谓的证据,对谢春阳进行非法拘禁、庭审。

期间,法院给谢春阳指定的律师骗他不修炼的家人说,多交点钱找人活动一下就可以回家了,结果开庭将近半年也没有结果,家人找到律师一问,才知道连云港市“610”不同意放人或判缓回家。结果在六月份下达判刑三年的判决书。

谢春阳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已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被送到监狱迫害。

12、张秀娟被非法判刑3年

张秀娟,女,二零零五年三月末,被绑架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13、非法庭审、尚未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亲属)至少4人次

1)张学阳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因控告江泽民而被绑架、抄家,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被非法庭审,至今未果。

2)王笃善被警方非法批捕、庭审

王笃善是赣榆区法轮功学员王霜穆的儿子,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在北京打工时突然被赣榆恶警于某绑架到赣榆区拘留所。

王霜穆夫妇在村里本来就是老实巴交的人,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按照真、善、忍大法的标准去做人,他们的孩子王笃善从小受其父母的影响自然也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虽然没有修炼,但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大法几乎全世界的政府和民众都欢迎和支持,为什么我们国家的政府容不得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大法民众。孩子心里不理解有想法,于是就在QQ里和人聊天的时候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在别人的QQ空间转载了一些图片来给自己看,只因其中有一幅是三朵莲花上有“真、善、忍”三个字,还有一幅是二零一三年神韵晚会图片日志,没有想到就被国安盯上了,结果在今年七月十一日被赣榆国保大队的人从北京绑架到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看守所。

七月二十五日,家人突然接到其乡镇派出所通知,王笃善被警方非法批捕。这个孩子并没有炼法轮功,仅因为他的父亲炼法轮功,且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被非法劳教过,警察以此为理由,说他以网络传播法轮功,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他批捕,十一月五日在赣榆法院开庭。

3)宋佳恩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法院欲对赣榆区大法弟子于斌非法庭审时,因律师没接到通知未到,取消庭审。宋佳恩去参加庭审,他向法院及公安人员讲真相,希望他们释放于斌,给自己选择好的未来。却被构陷扰乱法庭秩序拘留,后来被非法庭审却没有通知家人。

4)霍西亮

二零一五年九月,霍西亮因控告江泽民再次被绑架,“610”借口他曾被劳教过,再次将他刑事拘留,关押在赣榆看守所,据其亲属讲又要走程序。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日被非法庭审。

三、“依法治国”是中共骗人的幌子 劳教迫害法轮功学员

劳教制度曾是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造下了无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记录了无数法轮功学员的血泪和受难历程。二零一三年,劳教所虽然在形势逼迫下被解体,但是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都将记录在册。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连云港赣榆区非法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共12人次,其中女性学员大多被关押于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有:

1、陆德岭被非法劳教3年

陆德岭,男,赣榆区门头镇人。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班庄乡派出所驻夹山乡联防队队员于洪武,怀疑陆德岭制作真相资料,对其进行非法盘查。陆德岭不予配合,严词质问,于洪武恼羞成怒,当街当众殴打陆德岭,随后把他绑架至班庄乡派出所关押。关押当晚,县公安局、派出所的邪恶之徒如土匪般翻墙进院、撬锁入室对陆德岭的家进行非法抄家。对被抄走陆家财产(包括现金),未出具任何合法手续。之后陆德岭被非法劳教3年。

2、汪家(菊)举,女,赣榆区夹山镇人。二零零五年四月初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教2年。

3、侍述(玉)如,女,赣榆区马站人,二零零五年四月初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教2年。

4、霍西亮、杨奎、王双穆、孟凡超、刘红等五人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到三年不等

二零零零年六月底,霍西亮、杨奎、王双穆、孟凡超、刘红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依法去北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却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后又遭赣榆区驻京办不法人员挟持,第二天赣榆区公安局长李启明,王伟等人又专门到北京把大家劫持到赣榆区看守所非法囚禁了一个多月,“610”不法人员对每名法轮功学员都进行了数次的非法审讯,并逐一非法抄家,同时向每名学员的家人勒索五千元钱,不交钱就不放人。迄今为止,绝大部份人都没有要回这笔钱,至于这笔钱的流向也无从得知。

二零零零年阴历十二月初二,霍西亮、杨奎、王双穆、孟凡超、刘红及霍介芳、秦秀英等约45名法轮功学员再次被绑架到赣榆粮校洗脑班,被不停的非法审讯,逼迫写认识,逼迫上电视录像等,接近过年才被放回家,而霍西亮、杨奎、王双穆、孟凡超、刘红及李大侠、万海玲、于斌等八人因拒绝配合邪恶而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期间李启明、赵统波、李家乐和王伟等不法人员动用武警,对这八名大法弟子进行了残忍的文革式野蛮游街(详见下文),历时四个多小时,之后上述八名学员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到三年不等。

5、仲伟玲

16年来,由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仲伟玲与丈夫高传斌多次被非法骚扰、绑架,不断遭受了”610”恶警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仲伟玲被非法劳教2年。详情见六、典型案例——中共迫害下,一个美满家庭支离破碎。

四、践踏法律,绑架、拘禁法轮功学员

十几年来,中共邪党为了迫害法轮功,不仅利用媒体谎言欺骗,以言代法,带头违背《宪法》,而且为了防止民众了解真相,大量增加警察的编制,造成许多公安、便衣素质低下、不懂的中国《宪法》保护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动不动就绑架法轮功学员,期间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理智的法律分析和正当的法律手续,而且,毒打、酷刑迫害更成了土匪警察的家常便饭,给婴儿、孕妇、老人、自己、及家庭造成许多无法挽回的损失和后果。据不完全统计,赣榆区被绑架、拘禁法轮功学员有:

1、霍西亮、杨奎、王双穆、孟凡超、刘红等二十多人被拘禁一个多月,每人被勒索钱财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底,霍西亮、杨奎、王双穆、孟凡超、刘红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依法去北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却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后又遭赣榆区驻京办不法人员挟持,第二天赣榆区公安局长李启明,王伟等人又专门到北京把大家劫持到赣榆区看守所非法囚禁了一个多月,“610”不法人员对每名法轮功学员都进行了数次的非法审讯,并逐一非法抄家,同时向每名学员的家人勒索五千元钱,不交钱就不放人。

2、刘乃志被恶警殴打、绑架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上午,赣榆区“610”及沙河镇派出所蒋姓副所长带领近10人,开着两辆警车,以家访为由,窜入大法弟子刘乃志、陈永菊夫妻家里,蒋当场野蛮的殴打刘乃志。刘乃志说:“警察不许打人!”蒋竟然邪恶地说:“我扒了这身衣服也要打你!”之后,没有出示“搜查证”,强行抄家,大法资料被抄走,随后上来两个恶保安,反扭双臂,将刘乃志绑架到看守所遭受迫害。

3、谭健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七日,谭健等两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门河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到赣榆区看守所。

4、寇苏红

寇苏红是于斌的妻子,二零零五年三月和于斌一起被绑架,非法拘禁。

5、裴亮暖,女,赣榆区城头镇人。二零零五年四月被非法关押1个月。

6、宋世容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赣榆区大法学员宋世容(音),在“赣榆区农工商超市”讲真相时将真相资料放进将出售的服装口袋,想让顾客买后可得真相,被保安发现,误解。后她被绑架到镇派出所,期间恶警5天强行不让睡觉,逼迫其交出资料点。

7、周玲

周玲,赣榆区赣马镇徐南庄小学教师,女,四十多岁,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在赣榆区厉庄散发真相光盘和资料时被绑架,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厉庄派出所。恶警8天不让她睡觉

8、秦入萍一家三口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晚,秦入萍本人去当地派出所送劝善信,想让当地派出所警察明白真相。没想到被派出所值班警察绑架,第二天一早恶警又到秦入萍家绑架了其丈夫仲为赞和儿子仲潘峰。经非法审讯,第二天放回了秦入萍的丈夫和孩子。但是,秦入萍却被赣榆国保直接绑架到连云港市新浦区看守所非法拘禁。

9、霍西亮夫妇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前后,赣榆发生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霍西亮夫妇等六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据说是因为他们向北京的最高检投递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恶警上门时,并不说出为什么事而来,而是直接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出示所谓的传唤书,对不配合者动用武力直接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问讯为什么控告江泽民、谁写的、谁组织的、谁提供的模板?然后分别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进行非法刑事拘留和以“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进行拘留。

10、孙丽燕(音)被赣榆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上海警察绑架

赣榆区法轮功学员孙丽燕(音)在上海打工期间,通过电脑在网上讲真相劝三退被恶人举报,在8月下旬被赣榆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上海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至今已近50天了,据其亲属说,已被非法批捕。

11、其他被非法拘禁的学员

2015年9月份以来,因诉江被绑架、抄家并拘留的还有另外10人,他们是:魏入秀(10天)、苏爱青(12天)、盛芝梅(12天)、秦入萍(10天)、刘桂美(10天)、陈入华(12天)、刘善梅(10天)、葛艳云(10天)、王发枝(因血压高被拒收回家)、仲为赞(因血压高被拒收)。

另有霍介芳被绑架到国保半天后,被逼按黑手印放回。

五、中共洗脑班酷刑企图强制改变法轮功学员的正信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往往先送进看守所、洗脑班,监狱、劳教所出来没“转化”的,也直接送进洗脑班继续“转化”迫害。可以说,洗脑班遍布江苏全省,特别是劳教制度解体后,洗脑班更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甚至成了隐形的监狱、劳教所。中共的强制洗脑班对外美其名曰“法制学校”、“学习班”或“爱心家园”,实为中共私设的法外黑监狱。洗脑班在对人进行精神摧残的同时,还实施各种残酷血腥的肉体折磨。

1、综述

这些洗脑班有的是专门的洗脑班,更多是的租用招待所、宾馆的房间予以改造,门、窗焊上铁栅栏或内装钢门、钢窗,设置保安,重重把守,有的房间安装摄像头,有的房间设置成“谈话间”,专用于洗脑迫害、体罚等,有的设置成审讯室,甚至配置刑具。如南通市北阁饭店洗脑班(已解体)及丽景大酒店七楼洗脑班,内装钢门、钢窗,全封闭,并置有手铐、脚镣、老虎凳、电警棍等多种刑具,南通市政法委书记曹兵、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姜建宁是洗脑班的具体指挥者。

还有少数洗脑班设置在看守所(或收容所、拘留所)、劳教所、监狱里,那些场所自身就有实施迫害的禁闭室(即小号)、行刑室。

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江苏南京“610”恶徒柏正辉的叫嚣中可见一斑:“在劳教所到期了可以让你回家,在这里不‘转化’休想回家!除非你活不了几天!”“我就是要用法西斯手段来对付你们!不怕你们和你们的家属来告我,你们想告是告不通的,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在我手中不转化的法轮功人员甭想活着出去!哪个不转化的想出去,我叫他警车进来灵车出去!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洗脑班直接受命于江泽民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机构“610”办公室(类似二战时德国纳粹盖世太保等法西斯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但洗脑班的临时黑监性质决定了它的非法拘禁流程甚至比臭名昭著的劳教所还要简单得多,也随意得多,除了公安机关之外,单位、社区、乡村的基层“610”组织都可以随时随地绑架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将他们直接送入洗脑班关押。这样,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就更加没有保障。

在法轮功学员的持续反迫害与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压力下,中共迫于无奈废除了非法的劳教制度,却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转为“判刑”和“抓送洗脑班”。江苏连云港各级“610”人员肆意践踏法律,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酷刑逼供、暴力洗脑、非法囚禁、非法劳教、诬判冤狱、非法跟踪、窃听、监视、监控,非法抄家、抢劫财物、开除公职、制造车祸等种种邪恶手段迫害。

洗脑班的存在,是中共邪党无法无天的践踏现代文明与法制的明证。现曝光连云港赣榆区被非法抓送洗脑班和“隐形洗脑班”迫害的部份案例。

2、赣榆区洗脑班的罪恶

◇一九九九年八月,中共邪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不久,连云港赣榆区公安局副局长、“610”办公室主任李启明(已经调离),政保股王伟(已经调离)、李家乐(音)(已经调离)、赵统波、孙成华、徐姓警察等不法人员便迫不及待的成立了赣榆粮校洗脑班,并将本县刘丽、侍淑玉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那里进行暴力洗脑迫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行逼迫抄写报纸上污蔑大法的邪恶谎言,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威胁、强制表态不炼功,否则不得离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二,霍介芳、霍西亮、秦秀英、万海玲、李大侠、王发芝、程慧宁、杨奎、于斌、桑节(车)团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再次被绑架到赣榆粮校洗脑班,接下来就是不停的非法审讯,逼迫写认识,逼迫上电视录像等,接近过年才被放回家,而霍西亮、杨奎、于斌、王双穆、孟凡超、李大侠、万海玲、刘红等八人因拒绝配合邪恶而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后来上述八名学员竟被邪党非法劳教迫害一到三年不等。

◇二零零一年春天,“610”人员在赣榆区赣马五里墅非法举办洗脑班,绑架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时间长短不一,最多近两个月,不法人员连推带拉强行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事先准备好的车里去,骗大家说报个到就回来。结果到洗脑班就立即把人扣下了。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囚禁在一个房间,并安排有一个夹控人员,二十四小时贴身跟踪,连上厕所都跟着。白天、晚上都有保安盯着。

洗脑班的房子用的都是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却专门用来迫害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房顶上掉下来的小红虫子一团一团的,床上、地上到处都是,特别令人作呕。

期间恶警、恶人强迫学员做广播体操、跳舞、唱邪党歌曲、看污蔑大法的造假电视片,写保证书、悔过书和所谓的揭批材料,更邪恶的是强制叫学员践踏大法师父的法像并撕毁而且进行录像。让法轮功学员背叛师父和大法,对学员造成的人格侮辱令每位学员内心痛苦不已。“校长”李兆学,陈学宽等恶人每天都以“上课”为名,强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的洗脑迫害,内容都是栽赃、陷害和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恶毒谎言,还要进行所谓的考试。邪恶人员每人负责几人,逐个“过关”,他们认为重要的就穷追不舍,但却往往达不到邪恶的目的。

当洗脑班要结束时,邪恶又生毒计,李兆学说:山东省让学员用针扎你们师父的法像,我们就不这样做了。他们逼学员都到教室里:把师父法像(两张)放在门口,强迫学员踩着法像出来。大家都出来后,就又叫几个学员先在师父法像上踩,最后撕碎。事过之后,李兆学追问每个人:你腿疼不疼?原来李想了解是否真会遭报应,真恶毒!后来得知,作恶的人腿疼,有的脚被开水烫了,有的脚底下长了二十多个鸡眼,走路很疼,有的腿摔了,皮肤变成了黑色,大半年都没有完全复原。洗脑班的不法人员也遭恶报了,李兆学得了糖尿病,陈学宽做了心脏支架,连夹控人员都说陈学宽人素质很差,很坏。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赣榆区“610”在这里又一次非法举办洗脑班,有三十多人被非法强迫参加洗脑班洗脑,手段和上一次一样邪恶、卑鄙。

3、赣榆区秦秀英遭受的迫害

秦秀英女士,七十多岁的老人。修炼大法前,秦女士身体多病、常年吃药,是有名的药罐子。于一九九四年下半年秦秀英走入法轮功修炼,身上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为单位节约了许多的医药费。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底,秦秀英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依法去北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却被天安门不法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第二天赣榆区公安局长李启明,王伟等人又专门到北京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赣榆区看守所非法囚禁了一个多月。“610”不法人员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进行了数次的非法审讯,并逐一非法抄家,同时向家人勒索五千元保证金。秦秀英被多关了三天,回家后才知道孩子是东挪西凑四处借来五千元钱交上,“610”才让她回的家。

回单位后,秦秀英又被强迫每天到青口派出所签到。后来“610”不法人员,主管单位的人事部门,居委会等人员都多次到她家中和工作单位借口所谓谈话进行无理骚扰,有时甚至晚上打骚扰电话或来人登门骚扰。一天晚上很晚,两名“610”不法人员来敲门说有事,秦秀英说有事白天来,他们说不行,有急事,并谎称领导来讲课,不管怎么哄骗,秦秀英就是不去。他们见状,赶紧打电话向上司请示,软磨硬泡到十二点多,最后强行绑架了秦秀英。第二天早上不法人员就迫不及待的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劫持到了粮食职工学校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下旬,警察孙成华欺骗秦秀英到“干马法制学校”(实为邪恶洗脑班),秦秀英说家有脑精神病人要照看,不能去,孙说:你狠狠打他几次,他就老实了。后来连推带拉强行把她劫持到事先准备好的车里去,骗她说报个到就回来。结果到洗脑班就把秦秀英扣下了。一个人单独囚禁在一个房间,并安排有一个夹控人员,二十四小时贴身跟踪,连上厕所都跟着。白天、晚上都有保安看着。邪恶人员每人负责几人,逐个过关,他们认为重要的就穷追不舍,但却达不到邪恶的目的。秦秀英是第一期被劫持进洗脑班的,大约从三月下旬开始,五月中旬结束,约有五十多天,当时大约有四十多人遭迫害。

4、法轮功学员钟惜彩在上海被绑架至兴化洗脑班迫害

据悉,连云港“610”象对待网上通缉逃犯一样,将每名法轮功学员的个人基本资料上网,一旦法轮功学员使用身份证时,如购买火车票、飞机票,入住宾馆等,“610”不法人员立刻就会知道,同时非法监听学员电话,随便找个理由,就通知火车站派出所警察或所到辖区警察,甚至自己直接赶去出面迫害。赣榆区法轮功学员钟惜彩就是因此而被迫害的。

二零一零年五月,钟惜彩到上海儿子家照顾孙子,五月七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在她儿子住的楼下突然被野蛮绑架,当时钟惜彩打算去买东西,可她刚下楼就遭遇赣榆区“610”女恶警江某等不法人员。钟惜彩被恶警直接劫持到兴化洗脑班用各种邪恶手段进行迫害多日,她被绑架时家里人一点都不知道,后来她儿子才接到电话,但因不知洗脑班详细地址,更不知她的任何消息,家人无法见到她本人,无法送任何衣物和洗漱用品。此次绑架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上海举办世博会,人就凭空消失了,邪党“610”不法人员实在是太过荒唐、无耻。

5、连云港“610”设立隐形洗脑班,使邪恶迫害延伸至全市

据悉,二零一四年春天,苏州人朱阿平(音)及其母亲、荣翠华(音)和张某等四个乱法特务,受全国“610”的指使,与各省、市、县“610”狼狈为奸,并利用“610”提供的大笔经费,先后从苏州到辽宁,再到连云港,然后返回苏州,用邪恶理论“充电”及补充经费后又到常州,再到新疆等地全国乱窜,祸乱大法。据知情者透露,此次在离开连云港之前,这四个乱法特务在各地就已经干扰、迫害了三百多人。据悉,仅连云港市赣榆区就有多名学员因此被引入歧途;此外还有数名学员险些上圈套、中邪恶诡计;也有学员差一点引狼入室把特务约到自己家里。

六、典型迫害方式

1. 洪泽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江苏省,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大多被关押在洪泽湖监狱,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江苏南通女子监狱。

位于江苏宿迁泗洪县洪泽湖监狱原为洪泽劳改农场,是关押、迫害江苏省长江以北的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魔窟。恶警利用刑事犯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同时,长时间、高强度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劳动。大约有百余人曾被非法关押于此。监狱的主要迫害手段有以下几种:

◇成立“教育中队”、“攻关组”,强制“转化”

洪泽湖监狱为便于“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所谓“教育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从各监区抽调所谓“文化程度高”的狱警担任迫害主力,最常用的迫害手段是纵容犯人殴打。除了毒打,还使用电棍电击、扎钢钉、不让睡觉、车轮战、关小号等手段残酷折磨,还胁迫很多家人参与“帮教”迫害。

“教育中队”指导员孙运就曾“语重心长”的暗示犯人:“……你们一定要发挥作用啊!……你们要是做不好,不起作用,我扣你们的分……”

所谓“攻关组”,就是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利用犯人(多为暴力刑事犯)监管、犹大“帮教”、恶警恐吓,强制学诬蔑大法的材料、胁迫亲属参与迫害、利用犯人殴打、体罚等。为掩盖罪行,恶警用报纸把窗户糊上。

洪泽湖监狱入监队的强制“转化”最为邪恶,有时长达半年之久,搞极端的人身限制和人格歧视,不准接见和打电话,不准和任何人讲话,高强度的训练体罚,极其恶劣的伙食,非常差的卫生条件。

◇“转化”模式

为达到转化目的,监狱不但成立专职机构,还用经济刺激,“转化”一个奖励数千元或升职升级,也形成了一套“转化”模式:研究档案,亲情“感化”;利用邪悟者灌输歪理,强迫看歪曲事实的碟片;单独关押,“车轮战”;对于坚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开批判会,以此恐吓“转化”不彻底人员。

◇强制劳动、体罚

各监区强制劳动,强迫完成高额的劳动指标,让区长或犯人象工头一样的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每天早六点干到晚上十一点钟,一周只能休息半天。

◇食用陈化粮

洪泽湖监狱丧尽天良,在入监队给法轮功学员吃陈化粮。这种变质的粮食在储存中会产生黄曲霉毒素,是世界上最快能导致人得癌症的物质。按照国家规定,陈化粮必须销毁,连动物都不能吃,洪泽湖监狱却用来给人吃!

2.“文革”式游街

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报道,中共在文革时期对所谓的“四类分子”或者“走资派”进行游街示众,这样的迫害也被强加到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的民众身上。

天安门自焚伪案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被江氏集团抛出来以后,赣榆区“610”紧随其后开始了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同年二到三月间,赣榆区公安局副局长、“610”办公室主任李启明、“610”不法人员赵统波、李家乐和政保股长王伟,对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于斌、霍西亮、杨奎、王双穆、孟凡超、李大侠、万海玲、刘红等八人进行野蛮游街迫害。此前这八名法轮功学员已遭洗脑班迫害数日,因拒绝“转化”而被升级迫害,都被非法囚禁在赣榆区看守所内。

游街当天,一大批恶徒一大早就分头非法闯入上述法轮功学员的家中,并非法限制其家人的人身自由,不允许家里任何人出门。另一批恶徒却把这八名法轮功学员骗到看守所内的一个会议室里,连云港市电视台、赣榆区电视台的有关人员早已等候在里面。恶徒逼法轮功学员“揭批”法轮功,还谎称随便谈谈也行,媒体企图录像、录音,以便断章取义栽赃、诬陷法轮功。随后他们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游街。

恶人开着面包车,强行将上述八名法轮功学员塞到里面,并将每个人的双臂都反铐在背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恶徒推着将头和上身从车窗硬挤出来、露在车外。此外,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都被勒着一根绳子和挂着一个大牌子,绳子的一端抓在武警手里,牌子上写着诬蔑法轮功的话。

每个武警用另一只手拽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头发,使他们的脸都仰起来,表情必须是表现出认罪的样子。如果法轮功学员表情平静或向围观群众略有示意或稍有反抗,武警就立即在后面拽法轮功学员脖子上的绳子,使其无法呼吸。当时于斌就因与一位熟人对视时微笑了一下,而被恶警这样拽着绳子和暴打。

野蛮游街迫害从早上七点多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一点多。恶徒开着面包车从赣榆区看守所先到马站中小学,胁迫、诱骗中小学师生组织召开对法轮功学员的批斗会。接下来又到赣榆区青口镇礼堂组织召开批斗会,强迫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人都必须参加。然后围着赣榆区城主干道绕一圈,恶人早在沿途安排和欺骗了很多群众观看。最后一站是到班庄的粮管所。

恶徒有意将野蛮游街迫害安排在集市那天,赶集的人很多,还逼迫、诱骗了很多中小学生围观。游街迫害总计历时四个多小时,法轮功学员一直在被残酷的侮辱、折磨着。

七、善劝迫害者

中共十六年的罪恶罄竹难书,人间的恶报与大清算也已拉开了序幕:篇幅所限不再一一赘述。法轮功学员是追求更高精神境界的修炼人,他们很多都曾经病魔缠身,狭隘痛苦,修炼法轮功后,他们变得豁达无私,宽容善良,身体也随着恢复健康,并且发生许多奇迹,甚至癌症患者获得了新生。正如一名律师说的:“他们是这个社会道德回升的希望,是最应该受到保护和尊敬的,因而,任何人都不配去审判他。”退一步说: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宪法所定。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

然而,十六年来,中共邪党却把亿万善良民众推向它的对立面,挟持”610”、公检法人员用尽古今中外一切邪恶之大全来对付手无寸铁、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群体,给无数家庭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不可挽回的损失。

虽然,大陆的公检法人员也大都是被中共绑架着被动参与这场迫害,可是,对修佛者犯下的罪行,无论未来面临的天理恶报还是人间正义审判,施行迫害者都必须承受偿还。因此,被骗参与迫害的人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他们的未来是最为悲惨的。因此,希望所有的公检法人员和受邪党谎言欺骗的世人都能认清这一点,不要再给中共当替罪羔羊,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

正如【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报道的辽宁省阜蒙县法院的非法庭审中:律师在法庭上对参与迫害的司法人说出这样的话:“我站在这里,为坚守自己信仰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感到非常的自豪,因为他们没有犯罪,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来维护他们的权利,也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人类的普世价值。他们所做的一切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世人都是好事,有功而无过。然而,当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来临,当你们站在被告席上时,还会有谁、用什么样的法律来为你们辩护?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希望所有的公检法及”610”人员以及所有曾经受谎言迷惑的各界民众都来反思一下这段话。因为真相关系到你们的命运,但机缘稍纵即逝,敬请珍惜!愿普天下所有心存善念的人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附录1. 部分发生在江苏省的部分恶报和善报实例
下载(52KB)

附录2. 连云港市赣榆区十六年迫害统计一览表
下载(17KB)

附录3.赣榆区涉案相关责任单位名单电话
下载(27KB)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