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向内找、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岁,是二零零五年五月九日走進大法修炼的。二零零三年我患乳腺癌做了手术,回家后全身无力,精神压力非常大。我妹妹是学法轮大法的,我让她炼功我看看,她炼完第一套功法,我就说:我从今天开始也学大法。我那么严重的病医院判死刑的病,不到半个月病状全部消失。我无病一身轻,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一样。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非常感激大法感激师尊。尽管我当时是新学员,我马上投入到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来。我刚学法两个月后,我就参加了资料点做《九评》,后来我独立做真相资料与大法书。

一、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地区有一位女同修A,在劳教所里坚持修炼,看到邪恶之徒把同修吊起来上酷刑,她冲上去制止邪恶,被吊起来,直至生命垂危。劳教所怕她死在劳教所,就把她送回了家。她的身体一直没有好转,我见到她时,她不能行走,四肢僵硬,坐在那里,紧握拳头,头抬不起来,不会说话,吃饭都张不开嘴,不停的哭,很痛苦的样子。我看到她这样,我好心疼,她这里太需要同修帮助了。

从那以后,我天天去A同修家陪她学法。十几天过去了,有一天我去A同修家路上,对面来一个摩托车,撵着撞我,把我撞倒,摩托车司机让我去医院看看,我说:“没事,你走吧。”我从地上爬起来,骑上自行车直奔同修家。没过几天,干扰又来了,我睡觉不能躺着,一躺着床就转,转的直恶心。我就坐起来炼第五套功法,炼完了,还不能躺着,躺着床还转,我又炼一遍第五套功法,这回能躺着了。第二天我不能下楼,走路东倒西歪,全身无力,上自行车车子就要倒,我请师尊加持,谁也挡不住我,破除一切邪恶干扰。我到A同修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这样我坚持到A同修家学法,两天后好了,这样的干扰出现多次。

我经常去A同修家,有些常人不理解,我心里很坦然,我是大法弟子,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管别人怎么想,都不能影响我帮助同修。一天我推A同修出去讲真相,女同修家的一个邻居警察问我:你天天推她出去,回来这么晚,你在她家住啊,我告诉他我不在她家住。甚至有的同修也不理解,我都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几年过去了,所有的人都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我。

我的生活非常困难,我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元钱的退休工资,维持儿子、孙子我们三个人的生活,还有外债。有一次同修给我找一份工作,我真想缓解一下我生活的困境,把外债先还了,可是不行,我不能放弃同修,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二、推着同修讲真相

师父安排的三件事都得做,我怎么办?不能总陪同修学法呀,还得救人哪,我决定推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就在我准备出去讲真相那几天,女同修看着真相手机就点头“啊”,我说,你啊啊什么?她还看着真相手机点头,“啊”。我说,你要用手机讲真相?她直点头。我非常惊讶,她要讲真相,我看出她心里特别高兴,那好,那我就推你出去讲真相救人。

从那天开始我就天天推她出去打语音电话,面对面讲真相,头几天我推A同修出去讲真相,心里很犯难,生怕见到熟人丢面子。就推同修走小道,越怕遇到熟人越能遇到,不巧遇到我的同学妻子,我跟她打招呼,她瞅都没瞅我,领着她的孙子就走了,我的自尊受到很大的伤害,一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宇宙中最伟大的生命,救人是最神圣的事,我为什么要顾及常人对我的态度呢?这是什么心?爱面子的心,我一定要去掉它。

有一天我遇到一位有缘人,给他讲真相,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管你是谁,都得保平安,你把党、团、队退了吧。”他说:“我是公安局局长,退休了。”我说:“你都退休了,还要那个党干啥。”我当时没有怕。这时过来一个人,问我:“嫂子,你干啥呢?”那位退休局长说我在做好人好事呢。

从推A同修出去讲真相打语音电话以来,A同修的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学法也入心了,也不哭了,我们天天学法,学完法,我就推A同修出去打语音电话,讲真相,刮风下雨不耽误,不推她出去打语音电话,她都不干。

三、过好心性关

A同修的丈夫也是修炼人,一天我们学完法,男同修说一些很刺激我的话。他就指他妻子同修说,她就看别人盘腿时间长,她就盘腿时间长。听到这儿,我就起心来,因为本来我盘腿就不行,我就很自卑,他这么一说,我强忍住我的感情;他又说某某同修那么好看,那么干净都不嫌弃A同修等等。这一下把我给气坏了,我这么长时间给A同修洗头,洗脚,剪指甲,她那么大的味我都不嫌弃她,他反而这么说我,我哭着离开她家。A同修大声的“啊”了一声,我知道,她不让我走,我心里说:我不能不走。我到河边哭了两个小时,那时我心里全是埋怨。

我回到家,有位协调同修来我家,我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同修帮我向内找,是不是你有求回报的心,我说没有,我为A同修付出多少我都愿意。这时脑子里反复出现一句话:一个常人都不如,一个常人都不如。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1]。我向内找自己:你没有求回报的心,为什么要委屈呢?以往我没有觉察到隐藏很深的求回报的心暴露出来了,这不是人的私心吗?这个心不得去掉吗?那么他笑话我盘腿不行,那不说明我有求名的心吗?这符合大法吗?那也得去掉。

二零一五年二月份,看到A同修病业假相加重,连我都不认识了,手脚都肿了,喘的很厉害,我就陪A同修学法,发正念。男同修说我:“你不来还嫌你不来,你来我还怕她依赖你。”他还叨叨咕咕,怨他儿子不来伺候他妈,想管他儿子要钱。我说:“不能管他们要钱,你要不来钱,还惹他们生气。”第二天我去A同修家,男同修又说,他妻子同修昨天晚上差点过去,儿子胃穿孔手术,就是我昨天说的,我没往心里去。我还问他:“你管你儿子要钱了吗?”他说没要。我心里暗自替他高兴,丝毫没有在意他对我的冤枉。

我对A同修病业假相很着急,我到外地找B同修,B同修来我家住了二十来天,我俩天天到A同修家陪她学法,学法之前背三遍论语,我们每天学《转法轮》三至五讲,病业同修明显好转,手脚浮肿全消,也不喘了,能知道看法了,甚至让她躺着听法她都不干。

通过学法,男同修心性提高很快,知道向内找了,有时也暴露他负面的思维。一天他说,咱们这场不正,A尿路堵塞了,怨B同修不给他妻子发正念,我说,你怎么这么说话呀,男同修说:“你别说话,我不愿听你说话。”我生气就要走,男同修又说:“你再别来了。”我说我愿意来呀,我心想:为她付出这么多,A同修变化那么大,他还这么怨我,他真是好歹不知。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我不去想他了,我找我自己,我为什么生气呀?那不是一颗不平衡的心吗?那不是一颗为私为我的心吗?我要放下一切人心,我刚到家一会,男同修给我打电话道歉说:“我错了,我好歹不知。”真为他高兴,没想到他能提高的这么快,这是大法改变了他。

今后我一定多学法,坚定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