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二十多年前的医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我匆匆忙忙去公交车站候车,远远看见我要乘坐的车来了,就小跑起来,可是只差十几步远,车启动了,开走了。我心里好失落,只好静静的等待下一班车。

十五分钟后,下一班车来了,我赶紧上车刷卡。“坐这儿吧。”是谁招呼我啊?我顺势在他旁边的空位上坐下后,仔细打量着这个人。满头灰白的头发稀稀拉拉,满脸的皱纹像核桃皮,眼睛像塞了一个玻璃球一样无光而发涩,张嘴说话含混不清还伴有点漏风,而这张宽厚的大嘴和高耸的鼻子使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您是X医生吗?您怎么这么瘦了?我简直不敢认了。”他说:“别提了,我是‘三高’,糖尿病还很严重。这耳朵也不大好使了,你说话大点声。”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就是二十多年前给我看病的医生!他比我小十来岁,那时我身患血压高、风湿性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坐骨神经痛、颈椎增生、腰椎增生、持续低烧,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天吃药打针拍片,跑医院,最后白细胞只有2800,整个人垮了……好不容易我退休了,就到了孩子那儿。再也没见到X大夫。

“您记得我是您医院里的常客吧?”“怎么不记得?你一上车,我就认出来了。你只是头发有点灰白,比二十年前都年轻了,看起来很精神,病好了吗?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我幸运的遇见了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年,所有的病都好了,而且这二十年来,我没進过医院的门,没吃过一片药,因为我一直健康,连感冒都远离了我,两个孩子的孩子都是我带大的。奇迹吧?”

他连说:“奇迹!奇迹!真是奇迹!”他又压低声音说:“你不也是党员吗?你还敢炼啊?”我告诉他:“我们被骗了一辈子,现在该明白了。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着想,多好啊,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怎么是邪了?您就说‘文革’吧,十年动乱结束,总结了一条,倡导‘要讲真话’,为此共产党的机关刊物《红旗》都改成了《求是》。可是现在要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要被绑架、拘留、判刑、酷刑、开除公职、开除学籍、坐牢、甚至被活摘器官,还要株连九族,比文革还要惨烈十倍、百倍!在这个强权独裁下,历次运动八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它永远是‘伟光正’,它是祸乱中华民族的西来幽灵。我早退了,你也退了吧。”他连说:“好,退了,我周围有炼法轮功的,给我讲了多次,我也不敢炼,这回我去找他们了解一下。”我告诉他,第一次看《转法轮》一定要一看到底,看完后,你再去决定好与不好,炼与不炼,你就会觉得受益匪浅。聊到这儿到站了,我该下车了。

“X大夫,咱们的缘份不浅啊。祝福您!”他说:“谢谢!”

后来,我遇到X大夫爱人的同学,她是大法弟子,说X大夫走進了大法修炼,还很精進哪。现在俩口子也去外地给姑娘看孩子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