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同修谈诉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我没什么文化,一开始诉江,思维有误区,看到现在周围还有和我当初一样的人,因为弄不明白而迟迟不动,就说说我转变观念的过程,也许对同修是个借鉴。

法律和共产党是两回事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我刚知道诉江,第一念就是:“跟中共邪党起诉江泽民,那不白扯吗?再说邪党它也不讲法律啊!”后来我悟到:法律也是宇宙的法给人类开创的,自古就有,中国、外国都有,法律干啥?法律就是惩罚坏人的,谁犯了法都要受到制裁,江泽民对天犯了最大的罪,对人也犯了最大的罪,犯到那了,种了因,就有这个果。邪党盗用法律之名,往法律上贴也白搭,法律可不是它的,它也不是法。再说,它不讲法律,大法弟子可讲法律,法律存在到今天,就是要审判江泽民。法律审判了江泽民,也是在归正法律,法律归正了才能進入新宇宙,留给未来。法律正该我们用。

二零一五年六月七号,我邮了诉江状,第二天,高检、高法都签收了。

大法弟子的思维走直路

我们当地派出所抓了几个诉江的同修,一个同修说:“听说诉状都打回派出所了,你的退回到你娘家还是退回到这了?”我说:“哪也不回,我邮的高检、高法,信封上写那就到那,大法弟子思维走直线,我要邮派出所,我就写派出所了。”师父领着咱们正法修炼,都是最正的,大法弟子心口如一,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是师父安排的,跟咱们没关系。

和迫害彻底断开

这些年虽然反迫害,却吃了不少亏,差在哪?就是老跟旧势力挂钩,跟邪党挂钩,跟迫害挂钩。嘴上说不承认旧势力安排,一干点啥思维就往邪党那跑,邪党不就是旧势力造的考验大法弟子的吗?跟它联系不就是跟旧势力联系吗?思维先连上,它才能在现实中过来迫害你对不对?大法弟子有师父,除了师父,跟谁都没关系。救人也好,诉江也好,哪种方式,大法弟子都可以选择,都不关邪党的事。咱们不要它(认为有迫害、能迫害、害怕迫害也是一种有求)邪党没有用了,不就剩下解体了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6/农村同修谈诉江-326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