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的儿媳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七日】我丈夫家是个大家族,丈夫是婆婆四十多岁才生下的独苗,我的儿子从小就得到上上下下的宠爱,世代书香门第家族的老人们也对他寄予厚望。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坚守自己的良知先后被停职、开除(后又被恢复工作),多次遭绑架、关押及劳教。我的儿子从此受到牵连,在学校遭到班上同学的讥讽和围攻殴打。经历十多年迫害的阴暗岁月,儿子变的越来越沉默、呆板,整日不敢外出,走路不敢抬头,不敢参加高考,大白天还要把家中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家人担心儿子要变成精神病。

转眼,儿子长大成人,到了该结婚成家的时候了。可是他没有正式学历,没有稳定的工作,更没有一个正常人的心态和生活能力,上哪去找对像?哪家的姑娘愿嫁给他呢?儿子的婚事就成了全家人的一块心病。

二零一一年上半年,我家对面新搬迁来一位邻居,女主人是位退了休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也是个法轮功修炼者。一天,她到我家来串门,我向她谈及家中儿子婚事的窘况。她安慰我说:你别着急,大法师父说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象你们这么善良的一家,冥冥之中自会有安排的。

二零一二年年底的一天,对面邻居老太太到家门口的银行去存款,大厅里一位漂亮、精干的姑娘向她推荐理财业务。老太太询问了理财的相关事项后,送了本法轮功的真相小册子给她 ,并劝她退出加入过的中共团、队组织,姑娘很爽快的接过册子,并同意退出了中共团队。在姑娘搀扶下,老太太出门时顺便问道:“姑娘,找了对像没有?”姑娘腼腆的答道:“没有。”老太太赶紧停步,抓住姑娘的手急促说道:“我给你介绍个对像,男孩是个很诚实的人,他的母亲和我一样也是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你将来一定会得到善待的。”姑娘红着脸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老太太便问过她的名字、电话号码等,乐颠颠地一路小跑到我家来,告诉我儿子当晚前去见面约会。

真是喜从天降。儿子和晓雪(化名)姑娘一见钟情,初次见面就在大冷天的湖边长聊了四个小时,一星期后,儿子就领着晓雪来到家中见过我和丈夫。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我和丈夫提着礼品前往几百里外的晓雪娘家履行订婚仪式。晚上,我单独和晓雪的母亲长谈了两个小时,我将自己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近五年的情况如实告知了她,请她慎重考虑。出乎我的意料,她很痛快就答应了,她说她虽不了解法轮功,但从我的身上,她体会到了法轮功修炼者的善良和诚实,她对女儿嫁到我们家很放心。

如今,儿子变得越来越阳光,越来越英俊,还在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一份薪水虽低、但很称心的工作。晓雪姑娘漂亮、聪明乖巧,懂得孝敬老人,非常讨家族中长辈的欢心。两个年轻人在一起柔情蜜意,左邻右舍都很羡慕和称道。隔壁的老太太不止一次地对我赞叹:“你这些年为做好人而坐牢的苦没有白吃,老天给你们家这么好一个儿媳,这是你善有善报所得到的善果啊!”

我们全家叩谢大法师父,感谢李洪志师父恩赐给了我们家一个如意的儿媳妇。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