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不二法门”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日】我是一个修炼了十多年的老弟子了,现在谈严肃对待“不二法门”真是汗颜,因为这是修炼的最基本问题之一,是一个新入门的学员应该警觉和注意的,但这个“不二法门”的问题干扰了我好长时间了。写出此文希望各位同修能够引以为戒。

一次在和同事聊天时,同事说法轮功就象部队里一样是先给人洗脑。当时,就我们两个人,我居然无动于衷、一言不发。之后我心里十分懊恼、痛悔,想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是那种冷漠的态度,这是怎么了?自己还是个修炼的人吗?当时我真想抽自己。

紧接着的另一件事让我彻底向内找了一番。以前我给学生讲真相时总是先从基督教讲起,由此作为一个话题从而引到大法的真相上来,有时,也想过这样讲真相可能不妥,但又觉的自己的心完全就是就为了讲真相,自己的修炼也没有公开,总得找这么个话题做引子。我也试图找更好的引题,但是,这么十几年以来都没有突破这种讲真相的模式,也感觉到有点奇怪,但的确我用这个思路讲了不少真相,也做了不少三退,所以没有真正向内找。

一天下午我给两个学生讲真相,当得知其中一位学生的家长在公安局工作时,心里一下子就慌了。说话也结巴了、脑子也乱了、怕心很重。怕人家觉察到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居然拿出《圣经》来大谈基督教如何如何。等我冷静下来,我向内找:怕心重是主要原因,但我总觉得还有更深层的因素。

紧接着发生在母亲同修身上的事,是师父又帮了我的忙。当时我家放着一个小孩读“四书五经”的机子,是别人送的,碍于人家的热情不好意思拒绝。她给我的时候顺便告诉我里面有古典文化的“四书五经”,还有《金刚经》,所以,我从来没有打开过,但这机子在我家放了有两、三个月了。母亲说,这个机子应该送出去了,我当时执著这点利益,对她说:“对咱们没影响,咱又不听,放着就放着吧!”她说我感觉在你家呆着身体总是不舒服,头晕脑胀的,去你弟弟家就不这样,我感觉你还是清理了它吧!”她这样一说我也警觉了,第二天就把它送人了。紧接着我又想起那天讲真相的经历,豁然间明白了:这么多年来,对基督教的执着一直在干扰我。我赶紧把有关的书和实物都处理了。清理完了以后,我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非常轻松,在学法上有了很大改观,那以后的一天我居然看完了一本师父各地讲法的书。这在以前是根本做不到的。更惊奇的是,在一次和学生的聊天中,她居然主动的问起我关于大法的真相。

没过多长时间,我觉的怎么又回到了老样子?我就找我家还有哪些东西没清理呢?找到了一张书画被我烧了,其中有一张是佛教经书(丈夫买的书法作品)。后来经我劝说拿到他单位里了。

时间到了今年的三月份,那天我读师父的《转法轮》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翻江倒海的搅闹,我关上门大声读起来,读了一个小时的法。脑子清醒了,我看着师父的法像,还是求求师父吧。“师父,再帮帮我吧,把阻碍我学法的这个败坏因素给清理了吧,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也提不上名来,师父麻烦帮我清理了吧!”求完师父后,我居然无意间拿起我的手机,打开微信群,一下子看到原来我关注的一个公众号居然是有关《周易》的课堂(是朋友帮忙打开微信后给我加的,当时,并不知道,以后,也看到过,但没有多想),我一下子把它清理了。

下面再说说我母亲的经历。母亲给弟弟看孩子。小孩莫名其妙的老是哭着说怕、做噩梦,后来母亲把她家的挂历(有其它宗教的图像,别人送的)和佛教的一本书(别人送的)和墙上挂的“十二生肖像”都给清理了,孩子也没事了,也变乖了。前天,她放了个“镇物”(塑料瓶的嘴对着别人),晚上师父点化她,一个姑娘嫁了两个婆家,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过色欲关,后来才想到这是“不二法门”的问题,她也认识到了“不二法门”的严肃性。

一路走来,深为自己悟性差而惭愧。同时,也觉的“不二法门”的干扰比我以前认识到更加隐讳,不易觉察(我的关于此类的实物都是别人送的),而且还裹在别的执著心里面,让你找不准。还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点拨下,才认清了它们的干扰。

那天,我想我应该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好让别的同修也引以为戒。动这个念头的一刹那,脑子里一下清亮了。但老是拖延,直到前天本来很轻松的工作一下子变得非常忙碌,弄得自己焦头烂额的。幸亏母亲同修提醒说这是干扰,这是怕你写出来。我听后马上打开电脑,一口气写下了这篇文章。

建议有以下情况的同修,往“不二法门”这方面好好找一找:1、关键时刻不能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2、总感觉和师父有距离,有隔阂,有间隔的因素,甚至怕看到师父的法像。3、学法上有很大干扰的:主意识不强,学着学着就犯迷糊了,甚至睡着了还做梦;学法不入心,学的出奇的慢,有时候我一小时只能看10页《转法轮》。4、发正念、炼功无法集中精力,翻江倒海的搅闹,入不了静。5、怕心格外重。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伟大的师尊!也谢谢各位同修!

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