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给我行礼的年轻军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晚上,我出去贴真相传单。当快贴完时,我发现我身后有人跟我,我站那回头一看,果然有人跟着,是个年轻人,二十一岁左右的小伙子。

我当时想走快一点,把他甩掉。可是我快他就快,我慢他就慢,我站那不走,他也不走。那时是冬天,天黑得早,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天很黑了,我就想干脆坐公交车,倒几次车,把他甩掉。我就往公交站走。当走到公交站时,我看那小伙子拿手机准备打电话,我一看不行,不能让他犯罪。我心里请师父加持,非常平静地朝小伙子跟前走去,心里一点不怕。

“小伙子,你为什么老跟着我?”我问他,他说:“我一直跟着你,你都贴些啥东西?”我说都是控告江泽民的,他说不行,他是国家主席。我说:“小伙子你知道咱中国有法律吧,如果老百姓犯了法,是不是要受到法律制裁,如果一个共产党员,一个主席犯了法,是不是也得受到法律制裁,在法律面前是不是人人平等啊。”小伙子不说话。

我接着又说:“江泽民是当过国家主席,但他在位期间出卖国土,相当于四十个台湾省面积,这些年一直在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可是佛法修炼,叫人做真善忍的好人。可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国家所有的宣传机器污蔑法轮功,欺骗世人……”

小伙子听到这打断了我的话说:“我不相信这些,我相信科学。”我说:“那好,我就给你讲一讲科学。我没炼功时一身的病,有皮肤病白癜风,还有腿肌肉萎缩,那时我才三十岁。得这些病非常难受,皮肤一块一块的白,非常难看,爱美的心受到很大伤害,我都没有自尊心上澡堂去洗澡,腿肌肉萎缩,一条腿粗,一条腿细,夏天连裙子也穿不成,这条肌肉萎缩的腿非常难受,一天到晚老是很累,晚上睡觉有时都给累醒了。我为了看病,乱求医,只要是医院,不管是私人诊所还是国家大医院,只要是见医院门,见门就進,花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药,形容我吃的药多的能用架子车拉。一位中医研究院的老中医看我老到他那去看病,时间长了,不但腿不好,而且这条腿还在一个劲的细。那位老中医告诉我说,你不用再来看了,这肌肉萎缩在现在咱们国家没有药可治,这病就跟癌症一样,只不过没有癌症来的那么快。也是一种不治之症。在最有权威的省中医研究院,现有的科学给我开了一个不治之症的药方,你想当时我的精神压力有多大,心里很苦很苦,对科学的失望,望着蓝天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是每天承受着痛苦。

“在一九九八年六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不到半年,我的腿肌肉萎缩好了。而且全身的病都好了,白癜风也好了。我没有花一分钱,没吃一片药,身体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就像做梦一般。我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给我开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宝方,而科学给我开了一个再别来看了,是不治之症的药方。你说哪个科学吧。”

他听完便沉默了。过一会想了想说:“我不相信你们传单上说的活摘器官的事。”我说:那好,我用亲身经历的事来告诉你。“在二零零四年我去成都,在成都医院我发真相传单时,被恶人举报,把我抓到成都洗脑班。一進洗脑班就要问你的名字、住址和单位,我心里一直发着正念,一句话也不说,并求师父救我。他们只好先将我关起来。等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就来了十几个人,不像公安就又问我那一套,你是哪的,多大了,几个孩子,到成都来是干啥的。他们一看怎么也问不出一个字来就走了。这些人刚走,洗脑班的头头来了,很客气的跟我说,你说你是哪的,我叫你们单位来人把你接走,要不就没有时间了。我就是不说话,他一看没办法就走了。下午二点多又来了十几个人,也不是公安的,都穿着白大褂 ,像是医院的医生,就又问我那些,我还是一个字不说,他们又走了。这时那个洗脑班的头头急急忙忙的来了,说你赶快说出你的地址,我叫你们单位来人把你接走。他看我一点不说,就急的说我都想跪下求你,我是在救你,在这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你就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再也见不上你的亲人,如果你能回去,不管怎样,就起码你还能见到你的亲人。我看他是真心的,就说出了我的地址,他拿着我的地址,赶快就走了。给我们单位打电话,要领导派人连夜坐火车去成都接我,单位来人第三天早上七点把我接走,九点火车离开成都。在早上七点离开洗脑班时,那个洗脑班的头头说,说来也怪,那么多法轮功学员進来,我都没感觉,她们长得也年轻漂亮,可你又不漂亮又老,可我就非得要救你,不救你就不行,晚上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咱们前世不知有多大缘份。……”

我接着对小伙子说:“小伙子,你有文化,你想想消失是个什么概念,消失就意味着离开这个现实生活,离开这个地球,只有死才能达到消失的概念,是不是?可不可怕。江泽民在位期间,对法轮功学员从来不讲法律,法轮功学员不受法律保护,江泽民只是下命令,口头传达。这些人为了钱才敢那么大胆的干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的事。我是九死一生。那些被抓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随时都有在这个地球上消失的可能,现在你该知道活摘器官是真事了吧。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不说假话,我不会拿我的生命有关的事在这里给你开玩笑。”

小伙子像是听明白了,没有啥可问的了,说我是个军人,说完,非常正规的给我行了一个军礼。什么也不说,扭头走了。

我看着年轻人的背影,心里感谢师父救了我,同时让我给年轻人讲真相。现在世上还有多少人被邪党欺骗、蒙在鼓里的人啊,这些不明真相的人都等着我们去救度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