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四二五”精神唤醒良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四二五”到来了,作为当年“四二五”的亲历者,心情仍然难以平静。那天本地区一起去参加“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中,十七年来绝大多数都遭受了中共的关押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许多家庭都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在“四二五”事件十七周年之际,我们有必要再次回顾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这场邪恶迫害的起因。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不断构陷、打压早就开始。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中共喉舌媒体《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文章,首次公开诽谤法轮功。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下属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无理禁止出版发行教人向善的《转法轮》、《法轮功》等书籍。

一九九七年初,中共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搜集罪证欲构陷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中共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诬陷法轮功,公安部据此对法轮功实行了一系列“先定罪、后调查”的非法行动,包括对法轮功辅导员的电话、行踪进行监听和监视、破坏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财产等。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中国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再次引述一九九八年在北京电视台用过的已被证明为不实的例子诽谤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法轮功实情。几天内计有数千名从法轮功中深深受益的学员到场陈述法轮功真相。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殴打驱散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部份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

正是在这种受到不断打压的情况下,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来自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当时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出面接待了学员,并责成中央两办负责人听取学员们反映的情况。当时进去反映情况的学员代表们提出三点要求:1、释放天津被捕法轮功学员;2、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3、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那天我们从早晨六点多到晚上九点左右一直站在马路崖子上,静静地等待进去的学员与中央领导们交涉的结果。期间没有标语和口号,没有过激的言行,没有任何不好的行为。有的学员自动把塑料袋、饮料瓶之类的东西捡起送到垃圾箱里,整个过程秩序井然。作为亲历者我见证了这一切,至今历历在目。

“四二五”当天,天津被捕学员得到了释放。法轮功学员们于晚九点左右静静地离开。逾万法轮功学员上访开创了民众和平理性上访的先河,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赞同好评。

当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心理,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当夜,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叫嚣“共产党如果战胜不了法轮功,那将是天大的笑话”。这封信被当作内部文件层层向下传达。一九九九年六月六日,中共当局首次非法审讯一百多名参加过“四二五”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六月七日,江泽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诬陷法轮功,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一九八九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讲话内容于六月十三日在中共内部秘密传达。

“四二五”上访本是公民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完全合法的上访事件,却被恶意诬陷为所谓的“围攻中南海”,成为了之后的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公开全面非法镇压的借口。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使这场迫害达到了肆无忌惮的疯狂和灭绝人性,其中有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的因素,也因为中共本身的邪恶。法轮功教导真善忍,而中共宣扬假恶斗。现在这场迫害中共也难以为继了,不过危害人类是中共的邪恶本质,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迫害就不会停止。因此解体中共,才是结束迫害的根本。

当前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国内外逾百万民众声援诉江举报江泽民,逾两亿三千万人抛弃中共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都是解体中共的过程。中共的灭亡是天定的,任何人都阻挡不住这个历史潮流。

从“四二五”事件的起因,使我们看到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也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上访的历史意义。愿法轮功学员在“四二五”上访中展现的和平理性、坚持正义的精神能够唤醒更多人的良知与善念,加入到退出中共的行列中来,为迎接一个和平美好的未来而做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