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李德全兄弟被劫持入狱 妯娌俩控告办案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全、李德祥哥俩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在家中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两年多。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在吉林市“610”人员操控下,在没有通知律师,也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李德全、李德祥哥俩偷偷非法开庭,李德全被冤判八年,李德祥被冤判四年,哥俩均不承认犯罪,上诉到中级法院。

李德祥(左)、李德全(右)
李德祥(左)、李德全(右)

吉林市中级法院办案人关波惧怕枉法判刑被揭穿,阻止律师到庭做无罪辩护,荒诞无理的要求哥俩的代理律师必须递交三份书面证明后方能接律师代理手续,以此来刁难律师。并对代理律师所在地的重庆司法局称:“这三条是吉林省规定的。”

近日得知李德全在二零一六年三月份被劫持到吉林第二监狱遭受迫害。李德祥被劫持到哪个监狱目前不详。

为此,李德全、李德祥的妻子向吉林市检察院提起控诉:控告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单莲红(办案人)、吉林市中级法院关波(办案人)践踏法律,执法犯法,枉判无辜的违法行为。

妯娌俩在控告书中写道:

李德全李德祥兄弟俩因修炼法轮功,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多在家中被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遭非法审讯后,哥俩被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

昌邑区法院办案人员违法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哥俩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昌邑公安分局非法批捕。我们家人为他哥俩聘请了重庆律师唐天昊、湖北律师张科科伸张正义。昌邑区检察院、昌邑区法院阻止律师介入。律师到昌邑区法院阅卷并递交代理手续(案卷由检察院起诉到法院时间特别短,哥俩的代理律师在吉林市昌邑区检察院没来得及阅卷,到昌邑区法院后,李德全的冤案办案人厉建山、马兰、李德祥冤案办案人单莲红(一开始办案人马兰,后是厉建山,现在是单莲红)一直用说谎、躲避等方式不接待律师,不接代理律师手续,阻止律师阅卷。律师在两年多内无数次来吉林法院都见不到办案人,有时连法院大门都进不去。家属多次去找办案人,都说不在。法院人员还三番五次的逼迫家属和当事人辞退律师,剥夺我们公民的辩护权,律师的执业权。

法院的无理要求遭我们家属拒绝后,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在既没有通知律师,也没通知我们家属的情况下,暗箱操作对李德全、李德祥哥俩偷偷非法开庭,当场没宣布结果。事后得知李德全被诬判八年,李德祥被诬判四年,哥俩均不承认犯罪,上诉到中级法院。

吉林市中级法院违法法官关波刁难律师二审辩护

吉林市中级法院办案人关波惧怕其枉法行径被揭穿,在二零一六年二月上旬给我们打电话说:要哥俩的代理律师必须有以下三份证明方能接律师手续,否则不能到庭辩护。

荒诞的三份证明是:

(1)由当地的国保单位证明不是炼法轮功的书面证明;

(2)要律师本人所在律师所和当地司法局同意接此案的书面文件;

(3)保证本人在法庭上不给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的书面材料。

而且时间规定在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截止,否则不受理律师代理手续。

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李德全的辩护律师到吉林市中级法院找办案人关波,法院方人员说不在,律师给关波打电话不接。律师找遍整个楼也没找到,律师找到立案庭,到2号窗口,说明自己是李德全的辩护律师,来递交材料来了。立案庭的人给拨通了关波的电话。

律师问:我们重庆江北区司法局给你打电话了吗?关波说,打了,接到了重庆江北区司法局领导的电话。律师说:我在来这下飞机的路上接到了我地司法局打来的电话说:我们给你协调了,你再跟他们唠一唠。

第一、律师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多年工作证明律师不炼法轮功;

第二、律师接案我们司法局都有备案,知道是法轮功案;

第三、律师不能做无罪辩护也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

关波说:我们没说不让做无罪辩护,是不能做定性辩护。

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上午,律师到看守所会见李德全,被告知不许会见,看守所王警官调出来吉林市中级法院关于李德全案件审理情况,电脑显示有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星期天)庭审。

法律规定星期天不许开庭,关波公然执法犯法。律师认为二审裁定下达之前都属于二审期间,是可以见当事人的,但被看守所告知不许会见。

唐天昊律师对此违法行为非常气愤,于当天到检察院、吉林市人大递交了吉林市中级法院侵犯律师执业权力的控告信。

哥俩修炼法轮功摆脱了病魔与苦难

李德全(五十七岁)、没炼法轮功前病魔缠身,他因喝大酒得了严重的胃病,人瘦得不像样,再加上腿疼、腰痛,农村的活干不了,出外打工干不动,对自己失去了信心,生活上的消极,整天打麻将、抽烟、喝酒,脾气暴躁,我一说话,他张嘴就骂,扬手就打,我带着儿子干着家里的、地里的活,还受着丈夫的气,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我提出与他离婚,这个家庭眼看要破裂了,弟弟还出了车祸。真感到人生的路没有了。

李德祥(五十二岁)在一九九八年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一只眼睛失明了,腿严重骨折,本来不富裕的农村家庭,又是雪上加霜,失去了生存的勇气,年迈的母亲、老实的我、幼小的孩子,姊妹五个一大家人都陷在了悲苦之中。

就在李德祥出院后,哥俩在一次去算卦中偶然喜得法轮大法,从此修心向善,改掉了恶习。走上修炼的路,摆脱了苦难和病魔。

哥哥李德全从看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书那天起就戒掉了烟酒、麻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满脸笑容,能下地干活了,会疼爱妻子,关心孩子,有了温暖的家,邻居、亲属都感到神奇,每当谈起这些,李德全都禁不住的泪水涌出眼底的说:是李老师救了我,《转法轮》这本书救了我们这个家,让我走上人生真道。弟弟德祥修炼法轮功不久,身心发生很大变化,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哥俩都从农村来到吉林市,摆地摊,做起了小买卖,哥俩重德经商,母亲别提多高兴了,因为哥俩的变化,使周围许多的人都炼了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在二零零八年四月,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哥俩一起被绑架遭冤判入狱三年整。这期间,因为他们不放弃信仰,遭受种种折磨:挨打、洗脑、做奴工,在家里的我们顶着压力,领着孩子做小买卖过日子,还要去监狱看丈夫。哥俩从冤狱回家后,新华街道、社区、派出所就经常去家骚扰。干扰我们正常生活,不得安宁过日,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李德全和李德祥哥俩先后从监狱回来不到两年,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又遭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两年多。现在李德祥又被诬判四年、李德全被诬判八年。现在家人已知道李德全在吉林二监狱遭受迫害。李德祥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家人很担心。

我们之所以起诉昌邑区法院单莲红、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关波,因为他们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明明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却知法违法,枉判无辜,剥夺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和律师的辩护权。希望相关单位对单莲红、关波的执法违法行为追究法律责任,维持司法公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