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秦皇岛卢龙县李凯被迫害致死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秦皇岛卢龙县李凯自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从家中被绑架、非法冤判,劫持到监狱。半年多不让妻儿相见,直到被冀东监狱送到唐山工人医院见到李凯已经是神智不清不认人,半个月突然离世。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左右,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就这样不明不白,连一句话都没有和家人说,就永远的离开了他所热爱的妻子儿女、生养他的老母亲。

自江泽民犯罪集团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至今,造成这种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案例何止是李凯一家?!仅秦皇岛三区四县就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毁人亡!有多少学员被抄家、罚款、洗劫一空!有多少老人无人照顾、儿童无人抚养!有多少父母在担惊受怕中、在盼儿归来中含冤离世!

李凯家住秦皇岛卢龙县荷叶庄村,曾患有多种疾病,如神经衰弱、糖尿病、高血压、肝病等,尤其是糖尿病严重,多年医治不见好转,家中靠种地、打工挣来的全部 收入几乎都用在了他的医药费上。二零零九年李凯学《转法轮》没多长时间,疾病很快都不翼而飞,身心健康,整个人从此脱胎换骨,改掉了很多恶习,成为一个名 副其实的好人。因身体好了又能自食其力了,李凯在高兴之余,买了一辆客用三轮车,用自己健康的身体去挣钱,高兴的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希望更多人都能得到大法的恩泽。

李凯的客用三轮车
李凯的客用三轮车
李凯在向民众讲真相
李凯在向民众讲真相

然而却由于讲真相,李凯屡遭卢龙县公检法司、六一零国保、派出所警察残酷迫害。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他被绑架、劳教;二零一二年九月份、十月份李凯在卢龙职教中心讲真相,城关派出所来了一帮警察绑架了他,还向李凯的面部喷不明药物,李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睁不开眼睛。警察将李凯绑架到城关派出所绑在铁椅子 上迫害了九个多小时,又一次抢走了三轮车上的所有物品,并用电话联系劳教所企图劳教李凯未遂。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李凯在家中看电视,被卢龙县陈官屯派出所和司法所七~八个警察强行绑架劫持,直至刑事拘留,非法批捕、判刑。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开庭审理、二十一日宣判,两次都没通知家属。李凯妻子问卢龙县法院一审主审法官刘春勇,审判李凯为什么不告诉家属,刘春勇却说“没必要告诉你,这是法律规定”,并当着李凯妻子的面说:“谁知道你是不是李凯的妻子。”李凯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初被卢龙国保看守所偷偷送到河北省唐山冀东监狱,也没有通知家属。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李凯妻子接到冀东监狱电话说让去监狱接李凯。因家属在秦皇岛打工,辗转坐车到唐山已是晚上七点多。没有见到李凯,却被接到唐山工人医院。二监狱、四监狱的队长说是李凯脑出血,要让家属签字给李凯做微创手术。李凯妻儿自李凯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家中被绑架,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李凯,却已物是人非不知何故已重度昏迷,神智不清。看到命悬一线的亲人,李凯的妻子百感交集欲哭无泪。

二监狱、四监狱的队长介绍说李凯在二监狱集训一个月;十二月十四日至一月十四日准备送四监狱(严管监狱)在排队时突发脑溢血,在监狱医院无法做手术送到唐山工人医院准备做手术,李凯妻儿不但没能接到人,还让签字做手术。为了自己的亲人早日醒来,李凯妻子明知被骗也只好签下自己的名字,希望通过手术使自己的亲人有一个生还的机会。

手术后在漫长的等待的煎熬中更是让家属心急如焚,时间一天天过去,李凯却没有一点生命迹象。每一天李凯妻儿都要问问大夫或监狱的警察什么时间李凯能醒过来,得到的回答也许很快,也许几天,也许……也许不知道。

直到八-九天后,李凯终于有了知觉,给他擦脸时他知道躲,李凯的妻儿亲友都很高兴。十天左右一次在做彩超时亲友扶着病人专用车叫李凯,告诉他家人亲友都在他身边,让他快快醒过来好与家人回家。家人亲友看到李凯左侧胳膊腿都能动了,而且很有劲,明显的知道有人在叫他,只是还不认识人。警察当时还告诉家属亲友不要让李凯太激动。

仅仅隔了两天左右,监狱与医院不知为什么就又要做头盖骨手术,说是脑部有积水。然而手术后人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报了病危,家属不能理解,为什么头两天已经见好,手术后反而还病危了,又隔了一两天人就突然离世了,觉得不能接受,也不相信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里边有什么变故还得从监狱让家属给李凯办保外说起。因为自李凯被送进唐山工人医院,二监狱、四监狱的两个队长就与家属谈到让家属办保外,并且积极帮助家属想办法与监狱领导商量,催促家属尽快办,否则等李凯身体全部康复就不好办了(这时监狱的警察看到李凯妻儿亲友在为李凯的性命担忧,也许良知未泯;真心为家属考虑)。李凯的妻儿也想让李凯早一点回家,因此李凯妻子就想早点回家去办手续。可是办保外还要到当地相关单位签字才能给办。为了不再上当,而且也牵扯到李凯回家后身体到底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家属如果要照顾李凯的生活起居,就得需要人或钱来维持以后的生活,还有家中的老母已经七十多岁需要赡养。

因家属与亲友的想法不一样,李凯妻儿的想法是多少钱也换不回一条命,只要李凯能回家并没有想要太多的钱,可是李凯妻子回家后说要办保外,亲属说给钱少了不同意,李凯的妻子没有及时去办手续,拖了几天。监狱换了几次领导与家属交涉说法不一。最后一次亲友与监狱来的朱姓科长,二监教育科、四监狱政科的李姓科长,谈到给予补偿之事,他们就说了一大堆理由,认为监狱不应该给予补偿。只是看到李凯家困难给点补助费,就这点补助费监狱也没有,还要靠监狱里的犯人与干警捐献。然后就说想办保外就只给一两万元钱去医院看病只给报销农村合作医疗的百分之七十的药费,还得拿药费条子其它一概不给报,到最后就不了了之了,也不说给办保外了。

做手术的前一两天,家属与监狱管理局的领导:狱政科、教育科谈到要给李凯办保外,监狱最初也希望给李凯办保外。与他们谈话时说:两位科长说李凯有高血压,家属说知道李凯有高血压为什么还收留,朱姓科长说来的犯人只要有一口气就收,家属亲友告诉他李凯不是犯人;只是有信仰。后来朱姓科长与李姓科长就不讲理了说:那我们不管。下午亲友都来了说要谈补助赔偿事项,这时冀东监狱教育科、狱政科的两位科长根本就没有诚意把这么严肃的事当回事对待,中午还在医院找了一个房间与几个家属商量。而下午众多家属亲友都来了,医院也上班了就不让在屋里呆了。监狱来的领导却把这么多人叫到走廊的楼梯口的拐角处解决问题,根本没想找个旅馆或租一个房间详细协商,合理解决李凯回家后,家人亲友怎样护理李凯,或在他恢复自理这段时间,妻儿怎样照顾他的误工费、医药费。还扛着录像机在给家属录像。亲友说要给李凯找律师看看是否被监狱迫害的,想看看在监狱这一个月的监控录像,朱科长就要挟家属亲友找律师或法医就自己负责拿钱,家属说没钱,他们说他们给找法医,家属说不相信监狱,监狱与家属就吵得不可开交。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而隔了一天却又让家属签字做第二次手术说脑部有积水,可是把头盖骨揭开手术后就报了病危,又隔一天李凯就突然离世了。而监狱根本不予家属商量,也不知为什么不把李凯就近送唐山殡仪馆,却把李凯的遗体用被子卷上送到离唐山五十五公里的唐海殡仪馆。

家属在李凯离世后与手术大夫最后谈话时说总有冤枉的事,说大夫脸上有些不自然。因为李凯突然离世,监狱也就更不谈给予补偿之事了,只给一两万办后事的钱。家属亲友不同意,当时李凯遗体就没有火化,再后来去监狱交涉就让写申请,家属说要看李凯在监狱一个月的监控录像,四监狱李监狱长却说不给看,只给在医院半个月的;说监狱有犯人死亡的明文规定不让家属看;想看除非找律师。如果找律师、找法医都要家属自己拿钱,官司打赢了就监狱出钱,输了就家属自己拿钱,还要把钱押在监狱。后来家属写了申请,李狱长又说不合格,让再写,家属回家后不想做遗体解剖,没及时去监狱拖了点时间,结果监狱就把所有的事都推给了李凯家当地公检法司、乡镇派出所。而冀东监狱与卢龙司法局、乡镇司法所怕李凯妻儿去北京上访,就每天监视李凯妻儿的行踪。

因李凯妻儿在多方面的压力下,从李凯被从家中非法绑架刑事拘留、批捕、到判刑、直到李凯突然离世,所有参与迫害李凯的责任人及单位;没有任何人能站在为李凯为家属负责的公正立场办事;即使李凯被送进唐山工人医院抢救,还有多名警察换班偷偷监控;直到李凯突然离世,监狱根本没有任何为家属考虑的诚意,除了多方推诿搪塞,互相撒谎欺骗,表面上为你着想为你出主意、背地里几个或多个相关单位沆瀣一气多方设障碍;而在中共邪党的公检法司、国保派出所的各级官员在法律上更是不想负任何责任,这在对李凯的多次非法绑架残酷迫害暴力殴打中其邪恶本质可见一斑。

由于李凯妻儿长期到处奔波、倍感身心疲惫劳累,对法律系统的失望及对监狱、地方各个相关责任单位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只想让自己的亲人早一点入土为安,也没有找律师,也没找法医鉴定,冀东监狱就与家属亲友在三月十二日当地司法所与冀东监狱连丧葬费、带补偿费只给了六万多元钱就草草把李凯遗体火化了。监狱认为家属要的赔偿太多(一百万或最少五十万)就用各种方式不想赔偿,还说没有赔偿那一说。

当地去要监狱给予补偿,监狱领导没来之前,二监狱的刘队长还说给看李凯在监狱一个月的监控录像,也谈到监狱领导要来医院解决李凯保外就医事项(李凯妻儿没有要太多的钱,只是要李凯人醒过来就回家),亲友不同意少要钱,要求给李凯及家属轮班照顾李凯的误工费,及李凯回家后如果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人照顾,老母亲还得给抚养费,还有如果一直身体不好还要有上医院看病吃药打针等等的费用一百万,在几次交涉中监狱来了几伙管理干部觉得亲友要的赔偿太多,最后也不谈保外了就出现了李凯第二次手术然后就病危了,李凯就突然离世了。

李凯妻子儿女在医院陪护李凯的半个月中因为没钱住旅店,一直是在李凯住院部六楼“神外”重症监护室的走廊休息、吃饭、睡觉。走廊人多时白天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就在水泥地上铺个兜子或报纸将就吃饭、休息;晚上租两张床儿子自己,女儿与妈妈住一张床。监狱方根本不管家属休息、吃饭是否方便,亲友提出是否给找个旅店住也没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