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辽河的见证(3)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第三篇 泣血的辽河

中共在长达十六年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一直奉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以最邪恶、最卑劣的方式迫害法轮功。据明慧网曝光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中国大陆法轮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共三千九百一十八人。其中辽宁为四百六十三人占百分之十一点八,居全国第二,仅次于黑龙江省,这是已确认的。还有需进一步确认的三百一十八人,被迫害致死总数为七百八十一人(不含民间统计并上明慧网曝光名单的162人),居全国之首。

本篇侧重报道辽宁被非法关押致死的三百一十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下面是辽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的概括图表。

辽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原因、场所分布数据表

被迫害致死原因人 数场 所
高 压 逼 迫470人住所等
被非法关押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计311名非法抓捕/审讯41人公安局、派出所
拘留40人拘留所、看守所
劳教101人劳教所
劳改99人监狱
洗脑班/精神病院/黑监狱30人洗脑班等
合 计781人/
辽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手段及地区分布统计表

















躲避461226446011050
灌食571005533114100
毒打1274326857754210
药物651004132200000
多种2224774912615695532
高压807820131543562049192015161610

一、罪恶劳教 无法无天

中共的劳动教养制度是从前苏联引进,始于1957年的严重违法的邪恶制度。它和现行法律是矛盾的、是非法的,受到国内外的广泛质疑,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面对国际压力,本想取消劳教制度,却因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又得以延续。劳教所的脱离法制、随意性、可操纵性,是中共绕过司法程序大规模非法关押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十四年来,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数十万之众。辽宁更是迫害的重灾区,仅据明慧网曝光的辽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名单初步不完全统计为四千三百四十人次,实际人数近万。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一三年,以马三家为首的辽宁各市教养院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至少一万五千人,其中非法劳教近万人(扣除外地与重复计500人,实际为9000余人,并已扣除洗脑迫害5000余人),迫害致死一百零一人(不含张士教养院迫害致死6人,被列入洗脑班迫害致死的统计),迫害精神失常六十人,迫害致伤、致残数百人,性虐待逾百人,辽宁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前遭劳教迫害的一百八十九人。

辽宁地区法轮功学员在各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数据表

迫害单位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迫害单位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1马三家劳教所39人9朝阳教养院3人
2大连教养院16人10关山教养院2人
3沈阳龙山教养院8人11盘锦教养院2人
4抚顺教养院7人12丹东教养院1人
5本溪教养院6人13铁岭教养院1人
6鞍山教养院5人14辽阳教养院1人
7锦州教养院5人15阜新教养院1人
8葫芦岛教养院4人16总 计101人

(一)罪恶样板“马三家”

马三家劳教所,位于沈阳城西北,耗资五亿元建立,“追查国际”最新调查报告指出,马三家为邪党中央一级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场所,中共法西斯劳教制度的示范标本。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黑令下,其创制灭绝人性的迫害模式与罪恶手段,被迅速推广到全国。马三家的罪恶表现在精神、肉体、经济上的三重残酷迫害。仅据明慧网披露出来的,截止二零零七年六月,已有四千多名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每个人背后,都有一长串被其迫害的血泪故事。

手绘的地图

手绘的地图

马三家劳教所外景

马三家劳教所外景

大陆《Lens视觉》杂志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的一篇纪实报道《走出“马三家”》,揭露了马三家劳教所使用种种酷刑折磨在押人员,这些酷刑包括:坐老虎凳、绑死人床、上大挂、关小号、电棍电击……内容震惊民众,网络上引起巨大的谴责声浪。但这篇文章并没有点明在马三家受迫害的主体是法轮功学员。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一月,明慧网关于“马三家”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累计高达八千四百七十二篇。

1、江氏集团直接掌控,推广,树立“马三家”为迫害法轮功的典型

在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中央政法委、中央六一零办公室、司法部的直接指挥和干预下,马三家劳教所设计实施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洗脑转化和酷刑方法,并由以上中央部委向全国推广,后来更从针对法轮功学员扩展到了普通上访民众。

马三家劳教所虽然在名义上是省属劳教所,但自从女二所成立,马三家就一直是中央的重点,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李岚清、副组长罗干(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茂林、副主任刘京(后任主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司法部等都直接参与了对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指挥、支持和推广。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司法部教育转化工作经验交流暨表彰大会,李岚清致信,罗干和王茂林讲话,重点推荐马三家劳教所经验,尤其是马三家的五条转化标准,自此成为全国的转化标准。

根据中共中央六一零办公室和司法部的一份内部机密文件,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马三家教养院已先后接待了来自二十五个省市三十一批五百多人次的参观考察。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中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民政部、人事部、中央六一零办公室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联合举行同“法轮功”斗争先进事迹报告会。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所长苏境在会上报告转化经验。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通知,要求全国党组织向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党委、北京市劳教局党委、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委学习与法轮功斗争的经验。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曾被中共中央组织部等中央国家七部、委、办授予全国同法轮功斗争先进集体;被司法部记集体一等功,马三家女二所受到的表彰有:沈阳市“巾帼文明示范岗”;国家级、省级“同法轮功斗争先进集体”;省“三八”红旗集体;全国司法行政系统教育转化工作先进集体;省司法厅授予集体二等功。女二所所长苏境本人受到表彰:司法部“杰出教育能手”(二级英模);省“三八”红旗手;省政法系统“人民满意干警”;辽宁省“优秀公务员”(二零零三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司法部表彰马三家劳动教养所所长任文甫为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工作者。辽宁司法行政系统二零一一年第七期人民警察警衔晋升培训班,马三家劳教所为“先进集体”,该所的金山、王雪为“优秀学员”。这两位“优秀学员”积极参与过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

辽宁省司法行政系统二零一二年第二期警衔晋升培训班,马三家劳教所为先进集体,该所的高洪昌为优秀学员。高洪昌是一所三大队大队长,后任一所所长。三大队是专门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高直接指挥迫害,亲自动手施以酷刑。

2、百种酷刑折磨,迫害致死近四十人

马三家劳教所迫害的宗旨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切罪恶都围绕此开展,其口号是:“必须得转化,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主要采用的迫害手段有:罚站、罚蹲、抻挂、上大挂、电棍电击、野蛮灌食、野蛮灌水、打耳光、踢、往墙上撞、毒打、用塑料袋套头、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非法剥夺接见、强制洗脑、吃严管饭、灌药、药物毒害,性摧残……。

在马三家使用的近百种酷刑中,最残酷的是 “抻刑”,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地铐在两张床之间,恶警分别拽着床两边往外抻,二十四小时不脱铐,连睡觉都戴着。这种酷刑导致几十位法轮功学员死亡、身体伤残或精神失常。使用的酷刑还有强行对学员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不让学员睡觉、几十个小时罚站,把学员的手“吊铐”长达十二个月,残忍至极。

为了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邪党每年公然给马三家两个死亡名额。十四年来,据证实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至少三十九人,名单如下:沈阳地区四人(高蓉蓉、张佩兰、王桂兰、曹桂英);大连地区七人(白淑贞、王云洁、孙福弟、戴芝娟、赵飞、王岩、于桂芬);抚顺地区六人(秦清芳、邹桂荣、钱秀英、邹永萍、梁素云、秦素华);葫芦岛地区七人(苏菊珍、关丽君、曹凤秋、李宝霞、王淑娟、李长芹,田绍艳);朝阳地区五人(于秀春、杨景芝、张桂芹、陈淑贤、王玉娥);锦州地区四人(张桂芝、张海燕、王文君、尹桂芝);盘锦地区一人(李宝杰);阜新地区一人(柏淑芬) ;营口地区一人(鲁桂芳);丹东地区一人(姜凤英);鞍山地区一人(张晓敏);本溪地区一人(魏荣娣)。

且有七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致死前遭到马三家劳教所的非人迫害。

迫害案例:

▲高蓉蓉被毁容灭口致死

高蓉蓉,女,三十七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高蓉蓉被沈阳市龙山劳教院恶警电击七小时毁容,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她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帮助下摆脱了非法监禁。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照片在海外曝光及她的成功走脱,令中共恼怒,中共下令搜捕高蓉蓉,以销毁酷刑毁容的罪证。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沈阳市国保将高蓉蓉再次绑架,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秘密关押。教养院恶警王巍、苏境、赵来喜等人一面严密封锁高蓉蓉的消息、用欺骗手段阻挡高蓉蓉的父母打听女儿的下落,一面派马三家治安处等部门的警察贴身监控被隔离关押的高蓉蓉。马三家教养院曾将高蓉蓉秘密转移到辽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和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沈阳“医大”)。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死于“医大”急诊室。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高蓉蓉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十天后拍摄的。
高蓉蓉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十天后拍摄的。

▲王云洁被电击乳房溃烂致死

王云洁,女,大连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在工作时被绑架,被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分局非法劳教、劫持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遭大队长王晓峰、石宇、任红赞等恶警的酷刑虐待,被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将近四个月。王云洁被捆绑在固定物上、被罚蹲着、蹶着、罚站军姿、被电击导致乳房溃烂、被毒打、暴晒、吊背铐、被强制做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

大连市王云洁被电棍电击导致乳房溃烂后照片

大连市王云洁被电棍电击导致乳房溃烂后照片

王云洁的一个乳房已经被电击溃烂,两个恶警又手持电棍威胁电击她的乳房,恐吓一阵后,继续罚她站了一夜。恶警郭铁英叫来两名恶警和几名帮凶,把床单撕成布条,强行把王云洁的腿双盘上,用布条把王的手、腿、头紧紧捆成球状,又用手铐将她双手从身后吊铐起来。遭受长时间捆绑吊铐后,王云洁既不能直立行走,也不能正常坐着。

马三家恶警以为她就能活两个月了,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匆匆要家人来接。回家后,因身体在马三家教养院严重受损,电棍电击导致乳房溃烂,越来越严重。王云洁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含冤去世。

▲李宝杰被野蛮灌食致死

李宝杰
李宝杰
李宝杰火化前遗照
李宝杰火化前遗照

李宝杰,女,法轮功学员,盘锦市盘山县人,生前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在大连打工的李宝杰、潘学书再次被盘锦市警察绑架,当天中午被劫持回盘锦市。夫妻二人分别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潘学书被劫持到本溪劳教所,李宝杰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在劳教所,李宝杰坚持信仰,不配合恶人的非法要求,不背监规,不穿囚服,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对她进行肉体和精神摧残,每天都对她进行野蛮灌食,鼻饲管灌完食后不拔出来,另一头就绑在她头发上,有时一天灌食四次,李宝杰被折磨得眼睛不能见光、看不清东西,走路得两个人扶着。

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的恐怖灌食过程中,狱警将李宝杰全身、头、四肢都按得死死地不能动,女狱警李明玉坐在李宝杰的肚子上,狱医曹玉杰用“开口器”撑开李宝杰嘴,并将她鼻子捂住,用大塑料雪碧瓶装的玉米糊往她嘴里倒,刚开始李宝杰挣扎,很快人就不动了。狱医曹玉杰等人把李宝杰倒控过来,把李宝杰的脑袋象乒乓球似的“砰砰”往监室的瓷砖地上磕,试图把玉米糊倒控出来,李宝杰无任何反应。狱警随后将一动不动的李宝杰拖走了。李宝杰被拉到沈阳医大一院,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要求做切开喉咙手术治疗。劳教所给李宝杰家打电话,逼家属签字,交治疗费用。李宝杰的家早已被中共迫害的家徒四壁,一时无处筹措这昂贵的手术费。马三家劳教所看到李宝杰无生还希望了,才同意让家属把李宝杰接走。四月八日李宝杰在回家途中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三岁。 四月十五日,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逼迫下,李宝杰的遗体被迅速强行火化。

▲秦清芳被活活打死

秦清芳,女,六十三岁,抚顺市人。二零零四年,秦清芳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女二所一大队一分队,秦清芳拒绝恶警的一切不法命令,拒绝转化、拒绝穿号服等,恶警们就将秦劫持到特务科加重迫害。她曾被恶警暴力灌食,致使呼吸困难。后在宿舍楼二楼靠厕所的房间内被活活打死。打死后,恶警们把秦宿舍的人都撵出去,然后把秦的尸体放在她的床上,盖上被子,用根小绳套在秦的脖子上,制造秦自杀的假现场,欺骗与秦同室的人和秦的家人。参与杀害秦的凶手还是杀害李宝杰的那群恶警,还有张君,王淑增。

▲赵飞被酷刑折磨患血癌致死

赵飞

赵飞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赵飞,三次被绑架劳教、五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劫持洗脑迫害,生前多次慘遭折磨、摧残。

二零零七年九月赵飞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恶警队长高风采(音)将赵飞关小号、施酷刑,不分白天黑夜的将赵飞铐在铁椅子上,铐了十五天之多,恶警并用电棍电击和暴力殴打,导致赵飞双腿失去知觉,下肢瘫痪。由于不能行走,每当去食堂吃饭时,恶警纵容、指使犯人们拖拉赵飞的上身,赵飞的双腿、双脚被楼梯、地面石子磨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漓。抬不动时,犯人还毒打他。在赵飞生命垂危时才送往沈阳医科大附属医院抢救,被诊断为血癌。

赵飞到家后已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处可见电击的灼伤,伤口流着脓血,最大的伤口在尾骨处,皮肉全无,白骨暴露,溃烂处能容下一个核桃,数十天后才能勉强下地。就是这样中共人员还不断骚扰。拖着残疾身子的赵飞迫不得已离家出走了,风餐露宿。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赵飞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妻子何春燕:被多次绑架、抄家、劳教,精神失常近十年,常年卧床不起。儿子赵元:因父母被绑架,背负着沉重的精神负担,变得疯疯癫癫的。

▲张桂芝被酷刑折磨致死

张桂芝,女,四十七岁,锦州太和区新民乡刘家窝铺村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八月,被太和区小岭子机场派出所恶警绑架到锦州看守所。两个月后,张桂芝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二大队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张桂芝家属接到马三家劳教所、当地派出所、村委会的联合通知,说张桂芝在马三家劳教所“病重被抢救”。家人赶到时,张桂芝的遗体早已被停在马三家医院的太平房中,遗体上有伤,口鼻有血迹,局部皮肤成紫黑色。恶警说是张桂芝“洗澡时摔的,造成的心梗导致死亡”。在张桂芝的家人和劳教所的交涉中,劳教所的头目一直没露面,下属队长不让给死者照相。据了解张桂芝去世的那天不是洗澡的日子,况且心梗也不会口鼻出血,显然张桂芝的死亡与教养院的酷刑折磨是分不开的。

▲姜凤英被迫害得视物不清、牙掉七颗、体重不到八十斤、走路用手挪,终含冤离世

姜凤英,女,六十七岁,丹东市单晶厂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被绑架五次,先后关押在洗脑班、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施以酷刑,以及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姜凤英女士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她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左眼视物不清,牙齿掉了七颗,体重不到八十斤。她曾经走路都得用手撑着地,一步一步地挪。 即使这样的健康状况,回家后,姜凤英女士仍然遭到恶人的骚扰和监控,她自己的身心和家庭受到极大的伤害,终于姜凤英女士不堪重负,于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含冤离世。

▲田邵艳惨遭抻挂酷刑,含冤离世

田绍艳,女,法轮功学员,原绥中县林业局下属单位职工,三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遭到警察和犯人的电击毒打,被关小号、上大挂、灌不明药物等等酷刑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田绍艳第三次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在那里她被强迫长期做有毒产品的奴工。恶警不顾被关押人员的死活,强迫法轮功学员和一些普犯用有毒的四氢化碳和一氧化碳擦油垢,致使数十人昏倒,呕吐,中毒严重。在长期的迫害中,田绍艳的四肢早已没有了知觉,不能行走,恶警还命人把她背到车间里干活。后来有人诬陷田绍艳是装病,恶警任洪赞就指使赵玉珍和姜安娜毒打田绍艳,田被打掉了六七颗牙,当场昏死过去。田绍艳刚苏醒,任洪赞又伙同王淑增把田绍艳的双手和双脚分别捆绑在四角处,整个身体悬挂在空中,长期抻挂,又残忍地用电棍电击。最后致使田绍艳精神崩溃,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田绍艳

田绍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马三家教养院为推卸责任,让绥中镇政府和文化社区把田绍艳用担架抬回家。田绍艳离开时已被马三家迫害得骨瘦如柴,神志恍惚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偶尔清醒时,田绍艳说,马三家恶警王树征曾关她禁闭、上大挂、用电棍电她等,还有人给她灌过不明药物。亲人朋友想尽办法治疗她,可田绍艳始终没有好转,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八岁。

3、药物毒害,暴力洗脑,六十人精神失常

十四年来,据不完全统计仅明慧网披露出来的,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酷刑折磨、药物迫害而致疯或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有六十人。精神失常后致死的七人(苏菊珍、张海燕、杨景芝、于秀春、张晓敏、王岩、柏淑芬、田绍艳);被迫害精神失常的女性五十七人(李景华、律桂芹、李春兰等),男性三人(李国刚等),共计六十人。

迫害案例:

▲苏菊珍被强施药物致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苏菊珍,女,四十九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以美容美发为生的苏菊珍,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她经常救济贫苦乡亲、资助贫困学生、常带着生活用品和米面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给老人理发,自己掏钱修补西河桥,她家也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进家庭” 。

苏菊珍
苏菊珍
被迫害后的苏菊珍临终遗照
被迫害后的苏菊珍临终遗照

九九年,苏菊珍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非法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一所。大队长王艳平为强迫她放弃信仰,把她衣服脱光,电击她,致使苏的身、脸、嘴上全是大水泡,肿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二零零零年五月,女一所把苏菊珍等十名法轮功学员送到女二所做“强制洗脑试验”,恶警张秀荣用手铐将苏菊珍双手背铐吊在铁床上,双脚离地,头朝下;女二所恶警队长邱萍、干事王树铮(后任一大队副大队长)把苏菊珍电击得不能行走,手上全是伤疤……

苏菊珍后来被转到沈阳张士、龙山、沈新教养院等地迫害,被强制施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而导致精神失常。当她被放回家时,已是伤痕累累,目光呆滞,没有记忆,不能说话、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含冤离世。

▲张晓敏被迫害致疯,坠楼身亡

张晓敏,女 ,三十九岁,鞍山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四月,在鞍山火车站广场讲真相时,被站前派出所非法绑架,并劫持到月明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被非法劫持期间,张晓敏曾被戴手铐、脚镣锁在暖气管上施酷刑,后非法劳教二年。在二零零二年八月期间,张晓敏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继续羁押迫害。期间她受到各种非人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导致精神失常。教养院为推脱犯罪责任,通知家属把张接回。家人通过各种方法治疗张晓敏,均不见起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张晓敏从六楼掉下去摔死,留下一个十五岁的儿子。

▲王岩被送到精神病院含冤离世

王岩,女,三十七岁,大连市西岗区石道街法轮功学员,大学毕业。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绑架,曾被劫持在马三家集中营六分队,当时的队长是任红赞。王岩在被非法关押的两年时间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长期被关小号、扣在三角屋的凳子上,不准休息,被强制灌食,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王岩

王岩

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在恶毒命名为“春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行动中,恶徒使用恶毒的手段强迫王岩放弃信仰,天天罚蹲强制转化,后又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九月被家人背回,十月一日含冤离世。

▲张海燕生前遭非人折磨,致精神失常,在恐惧中死亡

张海燕,女,三十四岁,黑山县胡家镇西尤村王家人,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非人折磨。据知情者透露,在劳教期间由于张海燕不放弃修炼,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毒打、吊铐、施以绑刑等。两年的非人折磨,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三年二月,家人去看她时,见她头被包扎着,手肿得很厉害,而且两眼呆滞不和家人说话。一个月后,劳教所通知家属接人,这时张海燕已经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即使这样,恶警也没放过她。离开时恶警对她的家人说:“只放她一个月的假,一个月后我们去接人。”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家人接回时,发现她的头顶部有三处筷子宽、大约十几公分长而且很深的伤痕。

张海燕

张海燕

马三家劳教所不仅给张海燕的肉体造成极大伤害,而精神上也带给她极大的痛苦。回来后的十个月里,她从不敢与人说话,与丈夫、孩子都没说过话,家人从来不敢和她高声说话,哪怕是小孩在她身边高声说话都会把她吓得脸色骤变,浑身发抖。她就在这种极度痛苦与恐慌中煎熬着,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杨景芝被三次劳教摧残,致精神错乱,悲苦离世

杨景芝,女,五十岁,家住朝阳北票市冠山四十一委,是北票市第七中学的校医。杨景芝曾三次被绑架进马三家集中营摧残。二零零零年七月,初进马三家惨遭神经药物摧残,被灌了两瓶损害神经的药物,导致精神错乱,神智恍惚,头脑中一片空白,出现了好多幻觉;二零零一年九月,第二次被劫持进马三家教养院,恶警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不让写信,不让接触任何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连上厕所都有人押着去,失去了一切自由和权利;最终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自缢身亡。

▲未婚朝鲜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被迫害前李春兰
被迫害前李春兰
被迫害后的李春兰
被迫害后的李春兰

李春兰,朝鲜族,三十七岁,未婚,是铁岭市清河区法轮功学员,三次被非法关押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多次遭受酷刑折磨与精神摧残,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至今未能恢复,现生活不能自理,人瘦的不成样子,经常疯疯癫癫,闹得四邻不安。她父亲无法工作养家。唯一能养家糊口的妹妹李春红又被绑架到马三家迫害。

4、数次将女学员投入男牢房,丧尽天良

迫害案例:

▲九名法轮功女学员被投入男牢房折磨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劫持到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被迫害致死)、苏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离世)、尹丽萍(下肢瘫痪、一度精神失常)、周敏、王丽、周艳波、任冬梅(未婚)、赵素环等九人先后被马三家送到张士男子劳教院,与四五十个男人关押在一起。

她们被分开、封闭关押在单人房间,每个房间五六个男人,二十四小时倒班,看着不让睡觉,昼夜不停的折磨、污辱。尹丽萍被扒光衣服(只剩乳罩、裤头),她和邹桂荣以生命抗争这种非人性的流氓关押和迫害。

任冬梅是未婚的大姑娘,尹丽萍和邹桂荣担心这个女孩子会在这里遭污辱,在自己被迫害的同时,还不停的呼喊她的名字,任冬梅隔着房间也拼命回应着。警察还告诉这些男人:白天轻点,晚上随便。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姓名未知)被如此迫害十八天后精神失常。

▲未婚姑娘被奸污怀孕,精神失常

未婚姑娘,二十多岁,辽宁本溪辅导站站长蒋先生的女儿,在马三家被强奸并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回家后生下孩子,孩子已有十多岁。

不足十八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遭无人性的轮奸。还有把毛刷塞到女学员阴道里来回拉,致该学员下体大出血。

▲邹桂荣被非法转押六地,投入男牢摧残

邹桂荣,三十六岁,法轮功学员,新宾县公路段职工。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二分队,受尽摧残。恶警逼迫她做各种体罚姿势,如“喷气式”、“骑摩托车”、“蹲马步桩”等长达五天五夜;恶警张秀荣、王乃民等还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用钢针扎她,毒打她。邹桂荣身体经常被打得青紫,大腿肿得不能上床……因为邹桂荣揭露马三家的迫害,一大队队长王××指使恶人给邹桂荣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这种药物注射到人身上不到五分钟,人就不能动,表情呆滞。

邹桂荣

邹桂荣

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马三家对邹桂荣加期迫害。在两年的时间里,邹桂荣先后被转押到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张士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在男牢被丧尽人伦地折磨四天)、大北监狱地下监管医院折磨,被灌食致吐血,奄奄一息时才放回家。但没多久,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指使警察再次闯入邹桂荣家,将她强行带走,秘密送入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邹桂荣在逃离魔窟时摔伤,经抢救无效,于抚顺市医院离开人世。

5、超负荷的奴工苦役,榨取血汗价值

迫害案例:

▲ 泡水田至昏迷

马三家教养院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占地面积两千余亩,有水田、旱田、菜地。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大面积土地是雇佣农民干的,普通劳改犯也出工。迫害法轮功之后,九九年十月,辽宁省内各地警察系统劫持来很多省各地坚定的大法弟子,男法轮功学员和普通劳教犯被强迫下田间劳动。彭庚、冯刚、刘庆明,杨传军等二十九名男法轮功学员,因超负荷劳动、劳累过度,加上恶警的虐待,都不同程度出现昏迷症状。有时候拔稻草时水很深,穿的靴子又不跟脚,底下又是粘泥,迈一步都困难,还要把鞋跟拔出来,一使劲就坐在水里,靴子灌满了水,但又不敢脱,因水里有水蛭,不小心就被咬,有很多学员被咬,经常有学员整个下身泡在水里一泡半天。法轮功学员杨传军曾累得昏死过去十个小时;彭庚脸部有伤,手指被砸伤。二零零零年六月以后,女法轮功学员也都被强迫下田劳动。法轮功学员闫淑琴因年老体弱,长时间工作不堪重负,昏倒在水田里。

▲ 用筐抬着去劳动

野外劳役剥玉米是马三家教养院男队的主要工作,后来女队也被拉了进来。野外劳动每天的劳动时间在十四小时以上,多数在十五至十六小时以上,连续干半个月,法轮功学员们身体损伤很大,而教养院则名利双收。既进行了所谓的“劳动锻炼洗脑转化”,又能创收得利,一举两得。有的狱警直言不讳地讲:“知道你们没罪,可是要把你们都放回家去了,我们到哪开资去。”劳动迫害的实质可见一斑。在马三家教养院,男性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强迫在农田里超时高强度劳动,活特别累,种苞米,栽水稻,还不让吃饱。饭是窝头和一碗浑浊的汤,很少加盐,上面漂着几个菜叶。因长期营养不良、肉体折磨、精神压力和过度劳累,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的脚开始肿胀,不能走路。就是这样,恶警也不放过,叫人用筐将他抬着去剥苞米粒。

▲ 地下黑工厂

马三家劳教所各大队都有承包指标,上交剩的就归承包者所有,各所分队的奖金都与产值挂钩,所以她们拼命榨取被奴役者的血汗,根本不管干活人的死活。

奴工被逼一天干十四、十六个小时,完不成定额就遭打骂、罚款。其中女二所二大队:做羽毛(有毒),用松树塔粘羽毛,做花;三大队:做婚纱、服饰、头冠、穿珠子、穿小花、穿手工毛衣上的绣花;做棉大衣、迷彩服、犯人穿的马甲;做棉被、还有死人用的祭品(出口);八月十五之前做月饼盒与食品厂合作;剥大蒜出口,秋天剥苞米;做一种类似刺梅果,把它扎成把朵,这种花是喷漆的,气味刺鼻,有很多人过敏。马三家还加工有毒粘胶,此种胶中含有毒物质,长时间接触会导致呼吸道受损。因没有人干,所以要求生产此种产品的单位给马三家很多钱,而马三家恶警则强制法轮功学员干,对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造成巨大的伤害。

▲白淑贞三次被非法劳教,苦役中死亡

白淑贞

白淑贞

白淑贞,六十岁,瓦房店市大法弟子。白淑贞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和进京证实法,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份被迫害致死。在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受到残酷迫害,跪十寸板条、砖头,高压电棍电,在太阳下曝晒。在强制劳动中,(做一种祭品藤子)每天都要工作到夜间十二点,经常加班。在一次加晚班中,突然倒地而亡。死因是长时间疲劳运作,最终导致白淑贞死亡。

以上的种种非人迫害,正如法轮功学员晓宁所言:“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精神、肉体、经济上的全方面的残害与虐待达到了登峰造极。……不单单是一个侵犯、践踏人权,区区几字可了得的。马三家劳教所是杀人的魔窟,马三家恶警及背叛的犹大们是杀人的刽子手。马三家虐待法轮功修炼者与美军虐待战俘事件简直无法相比。……人间地狱,生不如死。这不只是对我一个人的残害,是对生命信仰、人权的践踏,是对人类善良本性残害与虐杀!

6、马三家恶人榜

苏境: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原所长,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 “女魔头”。因卖力迫害法轮功,被评为“二等功”、获得中共司法部奖励五万元。后又因参与谋杀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职工高蓉蓉,获得“全国英模二等奖”。中共将苏境“事迹”作为先进典型四处宣扬,在全国掀起疯狂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恐怖浪潮。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中共公然批给马三家每年两个死亡名额。苏境拿到 “尚方宝剑”,更加丧心病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想出花样百出的招数,用尽使绝。由于苏境的坐镇指挥,十年间迫害致死、致疯、致残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实属罪大恶极。

邱萍: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中队长,被中共喉舌央视称为“东方之子”,并如此夸耀她的成绩:“在近三年的工作中,经邱萍亲手转化送出马三家的学员就有近百人。”劳教所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级拨款一万元,也就是说,邱萍已经为该所创收近百万元了。其每一笔创收都是以对法轮功学员残暴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虐杀换取的。

张君: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明慧网报道,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现非法关押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张君(现任副所长,恶人马吉山是她丈夫)、大队长张环、张卓惠(教导员)、队长张磊、张秀荣等恶警暴打法轮功学员是常事,扇耳光,拽头发往墙上撞。张卓惠因法轮功学员李春红拒绝在考核上签字就把她叫到办公室拽头发、扇耳光还用脚踢,皮鞋踢坏还赖是李春红给弄坏的。张君是马三家后期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首恶。

高洪昌:马三家一所三大队是专门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部门,成立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成立之初,便把原来被非法关押在一所、二所的法轮功学员调入进行强制转化,后又陆续对锦州、抚顺、鞍山、营口、葫芦岛等地调入的男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被迫害人员多达一百零二人。当时的大队长是高洪昌,因为高洪昌迫害法轮功极为卖力,三大队被评为省级先进单位,高洪昌被提升为所长。

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

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

罪恶在延续:二零一三年中共宣布废除劳教制度,马三家教养院名义上解体,但随后又作为辽宁沈阳女子监狱的一个新监区,改名叫“辽宁沈阳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仍然在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