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 不要放弃他们》说开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四月二十二日简讯与交流中发表了《同修 不要放弃他们》短文交流。同修提到的这个现象绝不仅于他们地区,几乎可以说在大陆占百分之五十不为过。好多年了,想就这个问题与同修交流,真的是从某种角度讲不愿打击同修救人的热心,因此,一直没动笔。

一些相同的看法,同修已在那篇交流中写了,我就说说我看到的一些事,举实例说明问题所在。

我地区某乡约有同修三十人左右(含带修不修的),该乡人口户数大约三千户。我曾参与过该地区同修发放真相资料,大约从2005年至2007年,《九评共产党》发放了三遍,几乎每户收到三本,真相小册子更多。加上2008年之后不停的做,讲真相力度可想而知了。最近几年那里同修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都做得挺好。

就这样的地区,不了解情况的城市同修来过不知多少回了,说这是偏远地区——就是离他们家远的地区。

农村同修知道后,有的说城市同修多,没地方发了,他们做得真好,来帮我们了;有的不太明理的同修说,来发更好,咱这警察再抓人就告诉他们,不是咱发的,别抓我们,要抓就抓他们。这是我亲耳听到的。

那么,真的是城市同修做得好没地方发了么?不是啊。

还是就我所在的地方城市说吧。该市大约三十万人口,按三人一户的话就是十万户。真正出来发放资料的并不多,而大部分发在开放小区。如今,高楼林立,封闭小区算中高档小区了,居住在这样小区的同修很少了。就算有,没有门卡也进不去。可见,空白区还是有的。由于同修少,就是开放小区也不见得都发到了。

可是,本地区还是有同修偏重于到“偏远地区的农村”去发真相资料,有种避重就轻、舍近求远的感觉。

每年的台历、挂历成千上万的做,每年又都是成车成车的往农村运。做的多,发得少。借用同修的话真的是“在我们周围,每天那么多过往的,或者就生活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众生,我们救了多少?”

我看到还有另一种现象,也在这里说说。城市同修认识农村同修后,不了解同修的修炼状态,不了解当地是否已有真相来源,也不了解同修周围是否已有多个资料点、或是已有同修协调接洽。认识后一是要什么给什么,重复更换设备,造成农村同修无形中乱用大法设备及资源;二是强送资料,造成资料跨年、隔年积压;三是使当地同修之间形成间隔不好协调。

以上这些我想谈谈我的看法:从城市同修讲,我们本身不该有分别心,这个分别心是自身对自己周围讲真相环境的怕心、不负责任心、做事心、法理不清晰等各种人心所代之出来的,真相总要做的,怎么做?纯净度打了折扣。当然,不包括有的同修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和不是这个原因的。

从农村同修讲,愿意接触城市同修。好奇、好事、依赖、农村同修之间显示,也有个别贪小便宜的。农村同修大多学法少,人心还很重,哪个同修和城里同修联系了,那个同修家来谁谁了,都很可能干扰了他们;其实也给城市同修带来很多困惑。方方面面的不同,导致了做事方式和心性标准的不同,内耗是有的。

从农村人好不好接受真相来看,也绝不是同修看到的那样。哪个地区好讲,是那个地区同修真相做得好,农村人被毒害的轻一点而已。不应是同修简单的认为农村人朴实,城里人奸猾这样看问题。如果你真这样想,首先你的思维就不符合人的理——知书达理呀;更不符合法。不符合法怎么救人呢,这样讲真相救得了人吗?

这么多年的明慧网交流中,经常看到有呼吁大家到偏远的山区讲真相救人的交流文章。我想可能是有一部分同修周围已经做好了,再往外走走,再到远处走走,这是值得借鉴和珍惜的。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是不是该修修心呢?那些感觉在做真相、在做协调的同修,很可能对师尊给弟子的安排起了不好的作用,给救人减少了力度,给旧势力迫害找了借口。

再借用同修的话“有经验会讲的同修,请带带那些经验不足的同修,大家都用用心,别轻言放弃呀!”自己身边的众生在翘首以盼,等着被救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