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我的一些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一次炼法轮功第二套功法,在抱轮时,胸腔骨一阵疼痛(以前没有过),我想“又一层天体在净化了”,也就两、三秒钟吧,痛感就消失了,当时我想:如果换个想法,可能都不是这个结果。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啊。

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正在外面讲真相,眼瞅着黑云压来,欲降大雨(如果是海外同修挂着横幅、拿着展板,就更担心被雨淋了),如果这时想:大法弟子正在救人,一切正神都会配合,雷神、雨神,要下雨,也等我们的事做完,回去后再下。并相信一切都会是最好的。事情可能就真的出现转机呢。

如果换个想法: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发正念解体一切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邪恶因素。事情可能也会出现转机。

虽然都得到了我们希望的结果,但不同的念,我们的感受决不同。前者是殊胜;后者是压力。

再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怀着纯净的心正走在救人的路上,突然腿疼不能正常迈步了。如果这时想:是师父在鼓励我呢,又在给我净化呢,让自己在这个时段修炼提高呢,感觉好像是“偏得”呢。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因为师父说了:“只有你们大法弟子做的不好的时候它才敢去起作用的。那个时候它是抓到了你的把柄,正常时候它是不敢去的。”[2]因为知道自己是在用纯净的心做着最正的事,好的“因”只会得到好的“果”。旧势力要干什么它也得有借口啊。结果可能是站片刻也就无碍了。

如果想:这是假相,我不承认它,解体邪恶迫害。结果可能也是站片刻也就无碍了。

两种念,结果看似相同,但我们的状态、感受决不同。前者,过后想到的是对师父的感恩,“谢谢师父”;后者,过后想到的是随时可能被钻空子的压力、是救人路上的艰难。前者心悦;后者心累。

那这是否是基点的问题呢?前者: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呢,所以一切都会是最好的;而后者:是把自己置于“被迫害”的位置上,结果前行路上迫害就“如影随形”。

在同修经历了一次魔难后写的交流文章中,常看到:同修的第一念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2](是,旧势力根本就不配左右大法弟子的修炼),再向内找自己,找出一堆执着心,同时求师父加持自己。最后症状消失,弟子正念闯关。

但剧本是否是这样呢:旧势力会认为是它的安排才促成我们的“向内找”,它可能还向师父“邀功”呢:你看看,我的安排对了吧,是我的安排你的弟子才能修自己、才能提高吧。那它会不会又在为你的“提高”做着下一次的安排呢?那它可就真是左右了你的修炼呢。可这是我们的漏洞(平时不向内找,修去执着)给了它施展的平台呀。这不成了虽然嘴上在说“否定”,实质还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就会感觉“怎么我总在发正念,麻烦却总是不断呢?”

修炼人有执着(没执着还不用修了呢)、暴露出执着(就是让执着暴露出来,才能看到、修去),都不是旧势力迫害的理由。

当执着暴露出来时,我们能够向内找,看看自己有什么人心观念和不符合法的地方,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就插不進来,我们就能在师父的保护和指导下向上修炼。

但如果我们抱着执着不放,那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3],这不是我们的执着为旧势力提供了体现它存在价值的机会吗?!如果我们平时没有踏踏实实的修,只是一味的推、挡、排除所谓“干扰”,来一个、两个感觉还能应付得了,来它十个、八个还招架不过来了呢。

那么,我们就把心定在大法上(眼睛不是总盯着什么“旧势力”,你想它时,它在你的场中好有“存在感”呢)。学好法(不是把“学法”当作“事”来做,以为花时间看了就是学了。如果不是用心学、时时用看到的法理对照自己,那就只是在看书却没有得到法呀。

想起听到的一件事,有一位同修(修炼时间不算短了)在学法、炼功的时间上是一定保证的,但在自己或家人有什么大事时还会去找人给算算。我真想跟同修说(如果本文能发表,同修能看到的话):再好好学学《转法轮》(216页)师父讲法,就知道自己该不该这么做了);向内找实修自己;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我们的提高就在其中了。这时,就不是我们要排斥、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而是它都够不着我们、干扰不到我们了。

就把住自己要的(正的):学法、修心、做好“三件事”,简单且清晰;少想那些不想要的(负的),因为真真假假,那就太多了。想到师父说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4],我想,其中是否也包涵有这层意思呢?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思考,认识偏颇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惟愿我们都能在修炼的路上走正、走稳,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