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大陆救人是我们的责任

写给近期想去海外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前段时间,学法点五十多岁的A同修说:从大陆去海外的B同修邀请她出国参加今年的海外法会。在美国旅游签证很快办理下来之后,B同修动员她去美国后就不要回国了。B同修跟她讲:海外讲真相很需要人手,要有“吃大苦”的准备。A同修心动了,决定去美国后不回来了。周末集体学法时,A同修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大家,打算走之前交代一些事情。

A同修的情况是,她没有什么文化,修炼大法后开智开慧,能流利的阅读大法书,但是中文连书写都有困难,更没有英文能力。A同修家庭条件曾经比较困难,随着近年来北京拆迁、回迁等政策下,她家刚刚住上了新居;此外,娘家还有一笔挺大的拆迁款,预计这两年就能拿到,需要她去办理手续。她家是一个集体学法点,家人也支持她修炼,也没有居委会、警察之类的骚扰。各方面条件可以说是越来越好,能够在北京平稳的做好三件事。这次她想去美国参加法会,她的先生本来是反对的,但还是尊重她的意见同意了。而留在美国的事,她根本没有告诉自己的先生(因为她估计先生肯定不同意),只告诉了早已独立成家的女儿,打算跟先生来个“不辞而别”。

事出突然。学法点上我劝说了该同修不要去美国,人为改变自己的修炼环境,师父讲过:“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是最大的。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在中国,那么那里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更好,应该在教训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的更正,应该叫更多的众生得救,应该发挥大法弟子主体的作用。”[1]A同修说她考虑一下,但又犹豫,因为B同修说“一切都给安排好了”,让她直接过去,“一切都不用她自己操心”。A同修对B同修很信任,总觉得人家安排的不会错。

针对以上这些情况,我想写出几点自己的意见,请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参考:

1、不要人为改变修炼人的路

无论是海外同修还是大陆同修,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都是十分有序的。A同修这种情况不适宜去海外。首先,她当前没有受到直接的迫害;其次,她在大陆的修炼环境十分稳定;最后,她完全不懂英文,中文连书写都有困难,去海外很难自食其力,衣食住行都要被他人照顾才行,怎能平稳做好讲真相的事呢?

2、海外身份问题

3、“吃大苦”不是修炼中必然的安排

有同修认为:为了做大法的事,吃的苦越多越好。B同修越是说当地做三件事有困难、多苦,A同修就越认为自己有责任排除万难去美国支持。

4、从大陆去海外的同修要突破当地的间隔

从大陆去海外的同修总觉得当地做真相的人手少,那么应该着重在当地突破同修之间的间隔,让更多的海外当地学员走出来讲真相,比如西人学员,或者移民海外时间比较长的华人学员。而不是长期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越是不能突破间隔越觉得难,就越想从大陆找过去的同修出来帮忙。长期不能突破,就会人为的造成很多麻烦。

这件事情我碰到了,也不是偶然的。其实,由于自己英文好,受教育水平相对高点,加上有不少同学朋友移民海外,所以早些年我一直很想移民美国或加拿大。当时先生不同意,我也就别别扭扭的留下来了。但是,每当自己在大陆没有做好三件事的时候,我就会遗憾的想:如果我在海外,英文这么好,一定能把三件事做得如何如何好,肯定比在北京强。其实,这就是向外求,还用“助师正法”做借口掩盖自己不想和不敢提高的那部份怕心、安逸心。

真正的触动我的是前两年去海外的一次旅行,那时我才感觉海外讲真相真的是太难了,不是别的苦,是大陆人太少啊。在北京,我们天天擦身而过的就是大陆人;随便進一个居民小区发真相资料,家家户户那么多,发都发不完。

可是在海外,外国人是主流,经过真相点的大陆游客毕竟是少数。记得当时旅行归来一到北京,看着行色匆匆的中国人,包括机场入境的海关工作人员,我想还有这么多天上来的生命等着我传递的真相啊,真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我明白自己留在大陆有很重要的责任要担负,我不是留在大陆“受苦”的,而是留在这里“救人”的。

从法理上明白后,这个心就渐渐放下了,但还是没有彻底放下这个执著。也确实想过等先生退休了,把北京房子一卖,就去美国买房子。这些话虽然没有跟任何同修说过,可是内心深处有这样的念头。说白了,还是想着自己怎么过上“轻松的”日子吧。这次A同修的事情出来后,我也意识到自己其实存在同样的问题。

随着环境的改善,大陆很多同修经济条件也在逐步改善,可能有一些同修也想出国。我想建议这种情况下,请同修们不要出国,而是更好的利用这个环境在大陆做好“三件事”。我们留在大陆救人的同修,能早日等到师父归来的那天,那不是最神圣可喜的事吗?

以上是我的一点想法,认识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