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难幸存者奇迹般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一名退休煤矿工人,在八十年代一次井下大面积落顶事故中,我幸运的活了下来,以后的日子痛苦不堪,长期瘫痪使我对生活失去了希望,直到我遇见了法轮大法,奇迹再次出现,我又从新站起来了。

记得那天,我和同班组的工人井下采煤作业,我们班六十多人,两人一组,负责“回柱”作业,采煤作业完成后,我们将支撑顶子的钢柱砸倒前移,采煤工作面每前进一到三米,钢柱也要前移支撑坑道安全。平时我用锤子砸钢柱很轻松,这次却是砸不动,和我同组的工友,他嫌我没用,一把抢过我手中的锤子,这时可怕的落顶事故发生了,一块长三十多米,宽二十多米,厚十四米的大石头一下子将我们压在下面,我的头和左手半个身子还露在外面。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有人过来就大喊。这时上面还有小的石块、煤块不停的往下掉,参加抢救的工人经验丰富,他们知道我脊椎压伤动不了,从我的身下将煤一点点挖出,将人从石头下面掏了出来。后来用四个液压起重机也没能将这块石头抬起,和我同组的那位工友被压在石头下面失去了生命,那次事故造成一死八伤。

医院会诊,我腰椎的第一、二、三节压缩性骨折,脊椎神经受到压迫,需要做腰椎钢板内固定手术。经过八个多小时的手术,我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大家都说,“你命真大,从针眼里拔出一条命,井下的机器都被砸烂了,人没被砸死。”长时间的卧床治疗,半年之后我只能扶着双拐走路,很是吃力,一不小心摔在地上,大小便就会失禁。

养伤期间,面对体弱的妻子,未成年的孩子,家中失去了顶梁柱,像天塌下来一样,妻儿老小那无助无奈的双眼,不时的看着我,我的心都碎了,无数次地想到了死,但看到年幼的孩子无人照管,我强忍身心的痛苦,过着欲活不成,欲死不能的日子,真是痛苦极了。我到过北京、天津很多大医院,到处求医问药,专家的回答几乎一样,再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案,我彻底绝望了。就这样日日吃药月月输液,痛苦的生活了好多年。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参加了当地法轮功集体炼功,开始只能坐在轮椅上炼功,慢慢地腿好像有了热流,腰痛也好多了。从此以后,我就更加有了信心,坚持学法、炼功、修心,身体也一天天好转起来。我感到非常幸运,法轮大法点燃了新的希望,过去我的脾气暴躁,加上病魔的折磨怨天尤人,在家里经常对孩子发脾气,炼功后我明白了“得与失”的法理,不再轻易发脾气,我的转变使孩子们感到了家庭的幸福。后来我彻底扔掉了双拐,我深深的感谢李洪志师父!感谢法轮大法的救度之恩!

照片说明:大陆大法弟子青岩在一次煤矿井下落顶事故,被压在巨石下,造成脊椎腰椎的第一、二、三节压缩性骨折,脊椎神经受到压迫,腰部以下瘫痪没知觉,当时抢救手术做了八个多小时,做了腰椎钢板内固定手术,骨折受伤的脊椎用两片十几厘米的钢板夹起来,两头用螺丝固定。青岩后又做了钢板取出手术,手术后长期坐轮椅、扶双拐生活。他曾去过天津医院、天津骨科医院、天津中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天坛医院、宣武医院、朝阳医院、北京医院、积水潭医院、同仁医院等大医院,求医多年无果。青岩一九九七年参加法轮大法修炼后,他坐在轮椅上开始炼功,身体一天天的好转,到二零零零年左右,他彻底扔掉双拐轮椅,开始正常生活。照片是青岩目前康复后的后背照,可以看到,脊柱处痊愈的伤痕有十五厘米。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走上天安门广场,向人们讲清迫害真相。迫害最严重时期,我回到老家,单位书记带着警察十多个人开车到乡下找到我,准备绑架我进洗脑班,我向他们讲述了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我的家庭的变化,他们看到我脊柱十五厘米手术后的疤痕,事情难以置信却发生在我的身上,他们静静地听着,最后带队的书记说,好那就在家炼吧!这样一场大难消失于无形。现在我成天在街上跑来跑去,骑着自行车,做着讲真相的事,完全成了一个正常的健康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