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劳教、酷刑、勒索 佳木斯蔡荣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原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亚麻厂职工蔡荣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遭酷刑折磨;家人也被多次勒索巨款。

现年四十八岁的蔡荣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蔡荣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及家人遭迫害的主要事实:

西格木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二年,我在家中被一帮警察绑架到佳木斯郊区分局,被绑在铁椅上,遭刑讯逼供。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二天后,我被劫持到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这个黑窝里,我不仅仅遭受肉体的迫害,每天所受到的精神摧残在我的心里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我被逼迫走操、码坐在小凳上,强迫听、看诽谤大法的广播、录像,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让你脑袋休息;上厕所规定时间,稍微时间长点,狱警们就破口大骂,洗漱规定时间,有的法轮功学员行动慢了,狱警就把脸盆扔了,吃饭看谁不顺眼,狱警就把饭盆儿抢去,摔在地上。狱警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打嘴巴子,破口大骂。

一次,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把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牌子摘掉,狱警祝铁竟毫无人性的把我的头往墙上撞,我被撞得眼冒金星;狱警李秀锦、蒋佳楠穷凶极恶地打我嘴巴子,穿着皮鞋踢我,我被打的全身青紫,几个月后身体还是青紫的;狱警还将我们两手背铐、坐在冰冷的地上几天几夜;

一次,狱警李秀锦逼我们写“作业”,我们拒绝写。李秀锦就唆使刑事犯打我,我的脸被打青了。把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一个小黑屋里,双手反铐在铁床上,坐在水泥地上,两只腿必须伸直,不能弯一点,这种姿势让人非常的痛苦。十几天后,狱警于文彬一边大骂,一边掐我的手,我的双手都被掐出来青紫豆子,我的双手肿得像馒头一样,都变了形。这种惨绝人寰的迫害,整整持续了二十五个昼夜。

这期间我的丈夫和女儿听说我被迫害,于是托人到劳教所接见我,警察们为了掩盖她们的罪恶行径,给我打开了手铐。女儿看到我的手肿得变形,脸也青了,强忍悲伤,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接见完后,我仍旧被铐着。

家人被绑架 遭勒索巨款

我的家人没有修炼,我被非法抓捕后,家人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又象土匪一样再次上门抄家,肆无忌惮的欺负善良民众,家人实在气不过,终于忍无可忍,跟他们发生了冲突,结果丈夫的三个哥哥和一个朋友及丈夫的姐夫都被警察绑架走。丈夫和他的几个哥哥被勒索很多钱,才被放回。派出所警察仲强还说他的牙被打掉了,无耻的勒索家人六万元,其实这警察镶的是假牙。

这次迫害,家人损失二十多万元,家中的经济陷入了危机,女儿被迫辍学,上社会打工。丈夫承受极大的痛苦,再也没有往日的笑声了。

再次被非法劳教

我在西格木劳教所被迫害了整整两年,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才出狱。由于我经常被酷刑折磨,身体受损很大,胳膊抬不起来,吃饭夹不到菜,无法梳头。早上起来时,腰痛难忍,每天起床都得四十多分钟。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我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刚一进屋,就被佳木斯向阳分局的两个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半月多,家人又被勒索近万元。

二零零八年,我在佳木斯市中心医院门诊,无故被几名警察绑架,当晚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五个月,家人又被勒索了一万多元,我才得以回家。

十六年来,在江泽民集团的灭绝性迫害政策下,法轮功学员一直遭受着精神、经济和肉体方面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都在提心吊胆的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