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忍辱负重 赢得乡亲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五日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身病好了,身体健康,心情舒畅。和婆婆发生矛盾,找自己的错,原谅她、宽容她、体谅她,化解了矛盾,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我進京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到北戴河就被截回,后被非法关押五十多天。

丈夫开始反对我炼功,大伯哥还帮他写离婚书。二零零四年八月,因为我坚持修炼在外面讲真相,婆婆告诉了丈夫,丈夫把我赶出家门。我在外面流离失所一个多月,后去姨婆家,姨婆把我送回家,丈夫碍于面子才让我留下。我明白这一切都是这场邪恶的迫害造成的,没有怨他们,照旧做自己该做的。那时农村还没有自来水,冬天我为公婆拎水,下雪天我早早起来为他们清扫门前、庭院积雪。

二零零五年三月开始,先是公公得脑血栓;公公刚见好,婆婆又脑梗入院;婆婆还不会走路,独居的大伯哥也患脑梗,被丈夫接回家中。大伯哥因脑梗压迫神经看不清东西,我不计前嫌,为他洗头、洗脸、洗手、洗脚、剪指甲。经治疗后,他基本能自理。那一年,我在私企打工,有夜班,白天回来照顾他们,做一家六口人的饭。他们爱吃饺子,我一人擀皮一人包馅;吃鱼的时候,我给三人摘鱼骨,给公公摘完,又给婆婆摘,再给大伯哥摘,转头看,公公碗里又没有了……

转眼到二零零八年年末,他们三人基本都能自理了。但是丈夫因我坚持炼功,过大年期间再次逼我离婚,把我赶出家门。这次长达半年之久,丈夫是铁了心要跟我离婚,家中存款都转到公公名下。我想在家附近租个房子照看孩子,丈夫去和人家一说,人家就不敢再租给我了。那时我心里很苦,不止一次落泪,也曾有过怨恨、疑问,我真心善待他们,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儿子也不理解,质问全家人:我妈怎么了?你们这样对待她?

我始终坚持不离婚。师父让我们做个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大法弟子怎么能离婚?无论怎么难都不能离婚,那不是我要走的路。我给丈夫写信沟通,还要回去照顾老人和孩子。我对孩子说:不要怨恨你爸,没有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你爸也不会这样对待我,都是这场迫害造成的。当时孩子正面临中考,回家没饭吃,丈夫以此为借口,顺水推舟把我接回家中。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一切也都是师父的安排。从那以后,在这个家中我真正的获得自由,能够公开、正常的学法炼功。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婆婆病重,卧床不起,我耐心细致照料她,给她洗内衣、内裤,她大便干燥拉下不来,我给她通便。婆婆临终前对我说:“法轮功好啊!咱家就你心眼好使。”我知道她是发自内心说的。婆婆去世是腊月十六,在东北腊月是最冷的时候,可是婆婆出丧那天非常暖和,参加的人都说:媳妇孝顺,心眼好使,老天爷都帮,咱们也跟着享福,不遭罪挨冻。

婆婆去世后,我仍要照顾公公和脑梗外加小脑萎缩的大伯哥,大伯哥的棉袄、棉裤上面有时都沾着屎嘎巴,我经常给他清洗。人家问他:穿的挺干净的,谁给洗的?他会说:兄弟媳妇。老人们都投来赞许的目光,见面都先跟我打招呼。也有常人不理解:你的孽可真大,伺候老爷子,还得伺候大伯子。我笑着说:我是学大法的,不学大法,这一切我真的做不到!

现在丈夫也变了,他当我面什么都不说,但对外人他讲:她学大法,对我爸、我妈、我哥那是没得说。公公在街上当着几个人的面公开说:大法师父了不起,看了他的书,能让人孝敬父母,家庭和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