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明白真相 收获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我第一次知道法轮功是在一九九九年的暑假。当时电视、报纸上对法轮功的污蔑铺天盖地。像大多数被欺骗的人一样,随着被邪党喉舌媒体的洗脑,我对大法是仇视的,尽管我之前从没有听说过法轮功,也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再一次听到“法轮功”几个字,是在学校里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直到现在的相濡以沫,说起来像电视连续剧那样长,那样曲折。

对于我们在大学时期的恋情,我们是认真的,我们都彼此当对方是自己相守一生的伴侣,当他告诉我他父母都是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时,我震惊了,一时难以接受,尤其是得知他本人也是法轮功的忠实支持者时,我痛苦万分。

他细说了他的家庭状况:他的父亲是一名人品高尚的优秀教师,为坚持信仰,曾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前打横幅而被开除公职,并关押过多次,至今生活艰难……

他说给我时间考虑一下,做出选择。无论从哪方面看,他在我心目中都是优秀的、完美的。尤其是他待人的真诚和善良,在现在社会里很难再找寻了,同时我割舍不了这段纯真的感情,我发现我这辈子无法离开这个男人了。痛苦中我还是选择了和他在一起。但好像心头上总是笼罩着一层阴影,后来才明白那是中国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颠倒黑白的渲染造成的。

后来,通过和他家人的接触,我发现他炼法轮功的父母不像媒体中宣传的那样,相反,尽管我从不给他们好脸色,他们从不责怪,还叮嘱儿子要对我好,要体谅我离家远,一个人不容易。他们根本不像媒体说的那样“吃人肉、喝人血”,而是和我一样吃饭喝水。渐渐的我对电视上那些关于法轮功的宣传开始怀疑,但是我表面态度上还是对他们很冷漠,心里仍然抵触法轮功。

我和丈夫于二零零六年结婚,婚后便一直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到了二零零七年暑假,结婚一年多了肚子还是平平的,我很着急。于是在六月底,我和丈夫去妇幼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五雷轰顶,丈夫身体正常,没有问题。而我的身体有很重的炎症,输卵管堵塞,医生说我不可能正常怀孕了。绝望、自卑冲垮了我的世界,这样大的打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了。

从那时起我整天以泪洗面,我一遍又一遍的问丈夫:“怎么办哪?我生不了孩子,你会不会不要我?”丈夫说不会的。我还不放心继续追问:“你不介意你父母还不介意?况且我对你父母又不好。”丈夫扳过我的肩,让我看着他的眼睛,真诚的对我说:“我打电话跟爸说了你的事,他叫我们别听医生的,说你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要每天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追问到:“那要是还怀不上呢?”丈夫说:“不会的,很多人念这一句话,出现了很多神奇的事……”我又追问道:“如果还怀不上呢?”“那就领养一个,我爸这样说过。”他补充道。

我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所听到的,此时我想:炼法轮功的人真会那么好吗?我丈夫又说到:“你一定要每天诚心的念那九个字,你试一试又不会少点什么。”丈夫期待的望着我。

此时的我无路可走,于是心里暗暗下决心:“我每天念几遍,有效果我就相信法轮功好;没效果我再也不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况且,那些医生都下了那样的诊断了。”

从那时起,我每天都要念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时候心很诚,有的时候又不相信这一切。公公婆婆不时到我家里来开导我,婆婆还带我找她认识的医生,想方设法帮助我放松思想上的压力。

这年九月学校开学不久,我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这样的神奇,让我相信法轮功非同一般了,我对公公婆婆也刮目相看了,与他们的关系也通过这件事改善了很多,他们再跟我讲法轮功的真相时,我也能够听进去一些了。三尺头上有神灵,我再也不敢乱说了,从此再也不说对法轮功不敬的话了。并且在他们的劝说下退了团、队。

世事多磨,随着孩子的降临,我的父母来到我身边照顾我,他们对大法的态度就像一九九九年时的我的翻版,他们成天的在我耳边说诋毁大法的话,怕我受公公婆婆的牵连。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思想又开始动摇了,又对公公婆婆恶语相向。出生才八天的孩子,在我们的争吵中,因为病理性黄疸住进了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拒绝探视,可见孩子的病情多么严重。

孩子在医院住的一个星期,大人也每时每刻受着煎熬。那一个星期,公公婆婆每天从农村赶来,只为在窗户外面看孩子一眼。

一个星期过去了,孩子的病情不见好转,医生说最少要住两个月才有效果。两个月?我们都被吓住了,每天八百多元的开支,在二零零八年可不是个小数字啊!两个月下来,要花多少钱哪?孩子住院的八千元押金还是向同事借的呢。无奈,我们第八天早上强行将孩子接出了医院,还签了后果自负的保证书。

出院后,公公婆婆每天叮嘱我要在孩子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次我非常诚心的每天念,我想我的孩子快点好起来。而我父母每天叫我把孩子送到医院去,就是卖房子也要去医院看病,而且每天仍旧说诋毁大法的话,我整天被吵得头疼欲裂,实在受不了了,跟父母大吵一架,让他们回老家去,告诉他们再不走,我迟早有一天会离婚的。我的父母哭着骂我忘恩负义,还说再也不认我这个女儿了。

父母回老家了,我的家也恢复了平静,眼见着孩子的病也一天天的好转了,我和公公婆婆的关系,在我将心比心中得到根本的改善,他们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哪!过去不管我怎么对他们,可他们还是对我一如既往的好,尽管公公婆婆的经济很困难,然而他们从不主动问我们要钱,要强行给他们钱时才收下,并且处处还为我们考虑,试问这样好的公公婆婆世上哪里去找?从这些虔诚的大法弟子身上,我真的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光芒。

在公公婆婆的影响下,我看了多本大法书籍,看了很多真相资料,我对大法的理解也渐渐深入,我现在完全相信了大法,或许有一天我会加入修炼的行列,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徒。

同时,我能有今天的转变,还得益于我的丈夫,我和他境遇的差异,让我不得不正视大法对人命运的作用。

我丈夫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坚定的大法支持者,用他的话说:“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自己的父母?”他在读高中时,平时成绩总是倒数几名,高考中竟然考了五百二十多分,上了二本学校。他大学四年英语没过四级,政治还补考过,可是他找工作却异常顺利,用人单位抢着要,还搭上了非一本大学毕业生解决编制的末班车。

我们都是教师,在学校他带的班在平时考试也好、高考也好,总是名列前茅。他是学生评价的“最好的老师”前十名中的第一名。年轻的、年老的同事都愿意和他交往。别人一句话,他能帮忙的必定帮。不是因为他是我丈夫,我才这么说,只要是认识他的人,哪个不是对他赞不绝口?作为他的妻子,我以他为荣。

反观我,人生的际遇跟他比,云泥之别。高中时我成绩优异,是稳定考一本院校的苗子,结果勉勉强强考上了二本学校;大学成绩优异,英语四级一次通过,我找工作却一波三折,虽然最终能和丈夫同在一个学校教书,但至今财政编制问题还没有解决,也许还有被解聘的危险。说到带班的考试成绩,难以望其项背,运气不好的话,所带的班的成绩会在倒数徘徊;论到师生关系,学生对我的评价平平,我的字甚至受到很多攻讦。

这么大的差别,仔细想想真的是源于我们对法轮大法的态度,说白了,他坚信大法,大法师父就保佑他。我当初仇视大法,被谎言蒙蔽不了解大法真相时,倒霉的事就时刻伴随。

其实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诸多的事实和遭遇,岁月的蹉跎,慢慢的磨砺出我对事物的判断,选择了相信大法,理解大法弟子,我的人生也因此有了转机。工作的种种问题现在都不是问题了,得益于萍水相逢的大法弟子们的倾力帮助。

随着我对大法的日益理解,我的心胸开阔了,看到学生也不觉得那么讨厌了,我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尽管带的是差班,我也没有怨言,与学生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了。思想转变后,班上很多学生把我当朋友呢,对我的评价和以前是天壤之别,对我的评价也着实让我感恩大法的威德,我受法轮大法法理的影响,对学生只不过付出了那么一点点善的关爱,却得到了潮水般涌来的赞美,让我收获了真正的幸福。

因为我选择了相信大法,我腹中又孕育了有缘的生命,将如愿为家里再添一员。此时此刻的我沐浴在幸福中,真是睡觉也笑醒了。

大法的师父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这句话深入我心。这个社会因为虚伪造假成风,所以真诚待人就显得那么可贵;因为人心不古,一切向钱看,所以心地善良就显得极其难得;因为世事纷扰,人心浮躁,“让他三尺又何妨”忍受了个人的委屈,才没有拔刀相向。与人发生了矛盾不找借口,一味的找自己的原因,只有有胸怀的人,善良之人才会做到。这样的人就是大法弟子。我现在从内心敬重他们,尽管我现在做人与他们有不小的差距,我愿意向他们靠拢,努力做一个高尚的人。

衷心希望我的经历和改变能帮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支持大法,做一个胸怀坦荡、正直、善良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