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忆沈阳学员1998年参加亚洲体育节开幕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

图为法轮功学员方队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下入场
图为法轮功学员方队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下入场

每当看到珍藏了十几年的这几十张大法洪传时的照片,总是激动不已。昔日大法洪传的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特别是一九九八年八月参加亚洲体育节开幕式的经历,更是终生难忘。

一九九八年八月,在沈阳准备举办亚洲体育节。体育节由亚洲体育联合会主办、沈阳市政府承办,旨在推广、弘扬东方古老而神奇的气功健身方法。并将于八月二十日上午在沈阳市人民体育场举行开幕式。 我们法轮功学员都十分渴望能参加亚洲体育节开幕式,以展示大法的美好。

体育节前几个月,其它功法都已经得到了大会组委会的邀请函,而我们法轮功一直没有接到。市辅导站的同修去市体委多次联系都没有结果。因为辅导站的同修都是在职员工,没有更多时间去市体委联系,所以就委托了一位退休的老年学员经常去市体委沟通此事。他们总是说再等一等,或者说是上面定的,他们说了不算。各炼功点的学员看到其它功派都在紧锣密鼓的彩排,都很着急。当时了解情况的同修心里十分清楚,表面上是让不让法轮功参加,实质上是一场正邪之战。那时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已经秘密的开始了。从一九九七年起,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利用手中的权力,命令警察在全国进行秘密调查,搜集罪证欲构陷法轮功,企图寻机取缔。直到全国各地公安局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秘密调查才告一段落。这些调查没有找到法轮功的任何问题,当然也找不到任何问题。他们还要求市、区辅导站将成员名单报到市体委备案。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就是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我们一切都是光明磊落的,就都如实的上报了名单。当时我们已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法轮功学员诚实的上报材料成为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把柄。显然它们是早有预谋的。

然而,是否让我们参加开幕式却一拖再拖,拖而不决。从中看出,江泽民流氓集团是有意压制法轮功,所以才迟迟不批准我们参加的。

一、坚持不懈 终得展示机会

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已像春风传遍大江南北,使亿万人身心受益。虽然沈阳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位学员参加过师父在外地的传法班,可是经过人传人、心传心的口耳相传,数万人得法。炼功人数滚雪球似的增加,炼功点已有二百多个。

在等待通知这段时间里,大家并没有气馁、没有抱怨,更没有放弃。全市同修通过各种渠道向各级相关领导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按照真、善、忍要求去做一个好人,无私的人。

我也和其他同修一样,去市体委与他们交流,我利用午休时间,敲开市体委一个办公室的门,正巧遇到一位处长。得知他即将退休且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我就跟他介绍说:法轮大法是佛家气功,有四套动功,一套静功,非常好。我虽然比你年轻,但我原来是一个老病号,一年得住一两次院,花万八千的医药费。我有十几种慢性病,腰都弯了。严重时,上下楼得人背。你看我现在浑身一身轻,一天骑车将近几十公里也不觉得累。他看我现在的样子,立刻对法轮功认可了。表示也想要了解了解,有机会炼炼。我几天后就将珍藏的一本《转法轮》给他送去,他很感动,连连说谢谢!

很多学员不仅向领导反映情况,还自发的去洪扬大法。当时沈阳六万多大法学员,很多学员都利用业余时间到公园、广场、街头空地集体炼功、悬挂介绍法轮功的展板、横幅。每当清晨、傍晚或者休息日,沈阳市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听到悠扬的法轮功炼功音乐声。在各炼功点,学员将自己的切身体会和大法展现的神奇与各界人士交流,因此得法炼功的人络绎不绝。我保存的市体委领导检查群众性体育活动时,在炼功点与法轮功学员的合影就是历史的见证。

为了迎接亚洲体育节召开,经过市体委批准,法轮功学员们在辽宁工业展览馆广场举行了一次万人晨炼,这也是一次大型弘法活动。学员们还向各区体委弘法。在沈阳市皇姑区体育场,几千名皇姑区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炼功后皇姑区体委的代表还讲了话,法轮功学员代表向体委赠送了《转法轮》等大法书籍。

辽宁工业展览馆广场万人晨炼
辽宁工业展览馆广场万人晨炼

通过学员们不懈的向相关各级领导如实的反映情况,和大量的洪法活动,使得当地民众以及各级相关领导对法轮功普遍有了正面的认识。是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和坚持不懈打动了他们。有些对法轮功有过误解的领导也转变了认识,当时有的领导在私下里说;法轮功这么大的炼功团体,这么正,不让参加也是说不过去的。一些对法轮功有正面认识的领导纷纷帮助法轮功向上级反映情况,为法轮功能够获得参加开幕式资格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二、仅仅排练五天 现场效果超乎想象

在师父的加持下,经过学员不懈的努力,在开幕式前五天,我们终于接到了组委会批准法轮功参加开幕式的正式通知并让法轮功学员参加入场式,组成仪仗队进行队列表演。

组委会给了我们一千五百张参加亚洲体育节开幕式的门票。尽管票少,许多学员无法参加,可大家还是很兴奋。作为法轮功整体我们终于可以参加这万人瞩目的开幕式了。大家都没有组织过这么大型的活动,时间又非常紧,准备时间仅仅五天,每位在场学员都希望尽己所能办好这次活动,大家想出很多办法。

我当时想,如果我们就这么坐在观礼台上观看,那也体现不出来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啊,如果能排成字,那远处一眼就看出来了。于是我就提议:“我们穿黄、白两色的服装,编排成字,这样观众就可以知道我们是法轮功团体。我们既是观众又是表演者。”我的提议得到了学员们的一致认可。事后市辅导站的学员说,其实他们一年前就有这样的想法。那时也是参加一次大型活动,但市体委不允许法轮功打旗、不允许有任何功派标志,大家留下了很大的遗憾,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了,这真是不谋而合啊!那时大家共同的想法就是:我们要把大法的威德、大法的美好用我们参加体育节开幕式的形像展现给世人。

大会组委会要求每个功派买两个彩色带有标语的气球。具体金额我现已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一、两千元。当时大家一致提出不能让炼功点的学员出这个钱,由我们负责筹备的辅导员自己出。因为师父曾多次对辅导站有过要求,不存钱,不存物,义务为大家服务。于是辅导站的学员们自己凑了点钱,交了上去。

参加入场式准备工作分两部份進行:一部份组织参加入场式的仪仗队训练,另一部份组织观礼台的1500名法轮功学员座位的编排。那天大家研究到深夜。当时我们大部分学员都要上班,就只能利用早晚的时间進行准备。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我与另一位年轻同修到市体育场进行现场勘查。到那一看,位置不理想,留给法轮功的看台十分窄小,想排下“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有困难。我们商量无论如何也得把“法轮功”三个字排上。于是同修回家后用电脑排版,计算好人数,成功的制作出一张编排有“法轮功”三个字的模板。然后大家把这张模板分开,把“法”字分给铁西和皇姑区,“轮”字分给沈河区,“功”字分给大东区。一切都是随机的,大家都主动的去做该做的工作。

集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简单。以滑翔炼功点为主,由铁西区和平和的部分学员组成了方队。他们当中有年过花甲的师级干部,还有当年双侧股骨头坏死、如今跑跳自如的中年人刘菊仙。绝大多数人,没受过训练。在几位转业干部带领下,利用早晚休息时间,挥汗如雨坚持训练。大家没感觉到苦,也没感觉到累,就是感觉时间不够用。服装也是临时赶制的。

开幕式前一天早上,全市参加开幕式的学员在省体育馆集合,進行编字“彩排”。由于时间紧,大家还要赶着去上班。连高矮个都没排,只能是根据大家临时排好的队,把同修买来的黄、白两色T恤和帽子发给了学员(事后收了衣服钱)。

排练结束后,我们几个人在体育馆东门外研究排字效果。指挥的学员说,站在台阶上看“法轮功”三个字并不明显。一听这话,我说:“能不能每个人手里拿一个翻板,这样面积就变大了,字体就明显了。”有人担心只有一天时间,怕做不完。但我还是坚持认为能行,没问题。我的建议得到了一位临时加入筹划的年轻女学员的支持,她说:“我去准备!我去买纸,买胶棒,一天肯定做成。”我说:“那我出钱!”她说:“这点钱,不用你,我出!”这样得到了市辅导站的认可。还有学员主动提供了纸板。当天晚上我去那位年轻女学员家,一看,二百九十个红、蓝两色的翻板已经都做好了!还有几张备份的。她欢喜的拿着剩下纸条做的两束彩带向我挥舞说:“你看,这是给指挥做的。”此情此景,我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她那无私的付出、辛勤的努力深深地打动了我。

开幕式当天,上午九时开幕式正式开始。二十五个功法代表队入场,并进行了功法表演。由六十八名穿着金黄色的炼功服的大法学员组成的方队,在四名法轮功旗手先导下,迈着坚实而又轻盈的步伐经过大会主席台。在众多的功派代表队中法轮功的方队格外引人注目。他们表演了舒缓优美的动功。退场后回到看台上,又接着表演了静功。

开幕式上,无论是学员代表方队还是看台的学员排字方队,都表现出修炼人特有的风采。仅有短短的五天时间,超过其它功派几个月的预先准备和排练效果。

入场式中的法轮功学员方队
入场式中的法轮功学员方队

入场式中的法轮功学员方队
入场式中的法轮功学员方队

入场式中的法轮功学员方队
入场式中的法轮功学员方队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展示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展示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三、小看台展现法轮功的风采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日,对于我们参加开幕式的大法学员来说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为了更稳妥,保证排字效果,早上五点多钟我们就穿戴整齐在体育场东门集合,等待入场。七点半入场后,学员们按黄、白两色衣服排好的队型找到自己相应的位置坐下,并把红、蓝两色的翻板发给了穿黄色服装的学员,由于没有排练,大家个子高矮不一,字面显示不整齐。问题发现后,同修们主动配合,赶紧自觉的调整,个高的縮一缩,个矮的伸一伸,将翻板字面排放整齐。在前面负责指挥的学员没有经验,也没有扩音设备,有的学员就毛遂自荐去协助指挥。因为我有工作人员证,可以自由上下楼,我就進到场地中央去看效果。在阳光下,“法轮功”三个大字显得格外夺目、金光闪闪,红、蓝两色变化威严壮观,而且红蓝两色的翻板在黄色衣服的衬托下,从远处看字体出现了立体效果。我当时感到很吃惊,翻板一次都没有排练过,动作竟然这么一致。我心里特别激动,眼泪都流了出来,大法真是无所不能啊!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个女学员对我说,她一進到会场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感到能量场非常强。

大家顶着炎炎烈日,在水泥台阶上坐了六个多小时,没有随意走动,没有大声喧哗,更没有一丝抱怨,有的只是大法弟子的平和与坚忍。特别值得一说的是方队的学员,他们迎着似火的骄阳,没有任何遮阳的东西,就连帽子也没有。回忆当时的情景,他们说:“那天并没感到怎么热,一想到师父在济南讲法时讲的扇子的事,就不热了。大家一心就想怎么做好。”

临近闭幕时,主席台上只剩下少数人观礼,其他功派的场地上更是空空如也。退场式时仅剩下法轮功一支队伍,学员们依然步伐矫健的经过主席台。学员超常的表现,感动了组委会的领导,组委会将唯一的一个“精神文明奖”授予了法轮功(由于某种原因没有举行颁奖仪式)。

闭幕式结束后,组委会的主要负责人特意到我们场地表示感谢,感谢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到最后,感谢我们对大会的支持。这也是法轮功在国内唯一一次以法轮功团体名义参加政府组织的各功派大型活动。多家媒体记者到法轮功看台前拍照、采访。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年女学员回忆说:“当时别的功派的人都很羡慕我们,说:你看人家法轮功心多么齐,那地上连一片纸也没有。”是啊,学员们把垃圾全都带走,寸纸不留。

退场时学员们互相谦让,让靠门近的学员先走,非常有秩序的退出会场。没有一人抢着先走,没有人告诉你做什么,也没有人告诉你不做什么,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这是在法中修炼出的祥和、纯净和慈悲。

会后,由于散场人多车少,我们大家就步行回家。我们边走边聊,谈开幕式感受,谈修炼体会,不知不觉走了二十多里路不觉得累。那时我的感觉就是高兴,高兴得到世界上最宝贵的大法;高兴我们今天在万人面前成功的弘扬了大法。

我还清楚的记得,亚洲体育节期间大会组委会出了一本彩色特刊,封面封底全都采用法轮功集体炼功场景的图片,中间还采用了几张炼功点的学法、炼功照片。这个特刊十多块钱一本,当时要求各功派都买,我买了十本,后来弘扬大法都送人了,一本也没留。现在看来,那是多么珍贵的历史资料啊!

沈阳体委的领导向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汇报后,局长说:“法轮功在沈阳的发展是健康的。”市体委的领导回来后,高兴地说:我们沾了你们的光!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轮功”三个大字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轮功”三个大字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上排出“法轮功”三个大字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上排出“法轮功”三个大字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轮功”三个大字
法轮功学员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轮功”三个大字

四、风貌卓然 获媒体盛赞

亚洲体育节后,多家媒体进行了相关报道。《中国青年报》于8月28日刊载《生命的节日》一文,报道沈阳亚洲体育节开幕式情况,全文1200余字,其中盛赞法轮功的篇幅达400余字,同时还配发两幅法轮功学员参加开幕式的压题照片。报道中讲述了法轮功学员们多种难治之症经修炼痊愈及道德回升的情况。文中写道:

“64岁的陈桂华是沈阳音乐学院的退休教师,她过去患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老年病。经炼功强健了身体。她的病愈吸引了50多名人,连音乐学院很有名望的老院长丁鸣,也坚持每日参加晨炼。尤其感人的是,陈教授工资600元并不富裕,却每年资助东工特困生程辉1760元,并连签了三年协议,需付出5000多元。”

现在陈桂华教授已经八十多岁了,尽管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可她依然兑现了她的约定,将程辉资助到大学毕业。现在程辉在英国定居,有了自己的事业、家庭和孩子。每逢节日,都会打电话来问候陈教授,陈桂华教授的故事感动了周围知情的人。

1998年8月28日《中国青年报》关于沈阳亚洲体育节开幕式的报道版面
1998年8月28日《中国青年报》关于沈阳亚洲体育节开幕式的报道版面

五、师父连说三个“真好!”

师父虽然没有来过沈阳讲法,却一直十分关心沈阳的大法弟子,经常了解沈阳学员修炼情况。

当学员把我们在亚洲体育节开幕式上的彩色照片带到海外,师父看到照片非常高兴。看了第一张师父说:“真好!”看了第二张说:“真好!”师父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紧接着看第三张,师父还是说:“真好!”一连说了三个“真好!”

“真好!”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包含了师父对沈阳大法弟子的多少肯定和多少期待啊!我们深知,我们的智慧源自师父,源自大法。请师父放心,我们一定精進如初,学好法、实修自己,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的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史前誓约。

师父,沈阳大法弟子一定会在修炼这条路上走得更加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