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女子监狱被监狱局推崇为所谓的“省级、部级文明监狱”,实际上它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阴毒、流氓,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罪恶之地。陕西省女子监狱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监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精神摧残、人格侮辱使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在近九年中,监狱方面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实行迫害并逐步升级,从关严管队、体罚、暴晒、戒具、拳脚、背铐、约束服、面壁罚站、电棍、毒打、灌食、注射不明药物到现在的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二十四小时洗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还有更甚者使用精神药物注射等迫害手段。所谓的《监狱法》也只不过是给人看的一种摆设,管治人员从上到下为所欲为的非法虐待法轮功学员,无人权保障。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派上二~五个“互监”,不许法轮功学员相互说话,更不许看书学法、炼功等。

一、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熊纪玉

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熊纪玉遭到多次绑架,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2016年4月16日被西安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熊纪玉系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原身体患严重类风湿疾病很快痊愈。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一年,熊纪玉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熊纪玉与左丽一起在街上发放真相资料时遭警察绑架,被关押在汉台区看守所,期间家人多次探望均遭看守所无理拒绝。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城固县法院对熊纪玉、左丽非法庭审。法院在将两人非法判刑后,劫持到陕西省女子监狱。熊纪玉家人直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才被允许探视。

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熊纪玉的家人接到西安女子监狱通知,告知熊纪玉病危。家人于第二天赶到医院时,熊纪玉已经处于昏迷中。由于狱警无理干涉,家人未能正常陪护。据知情人透露:医院给出的结论是肠梗阻引起的胃穿孔导致全身细菌感染,生命处于垂危之中。监狱这才让家人为其办理保外就医,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熊纪玉在回城固县途中含冤离世。家人无奈将其遗体火化。因家人见到熊纪玉期间,熊纪玉均不能开口说话,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什么样迫害仍待追查。

二、刘菀秋被迫害到奄奄一息、右手五指残废

兰州市61岁的法轮功学员刘菀秋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在西安一家宾馆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西安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久。二零一二年夏天,被西安市高新开发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刘菀秋遭迫害的情况:因她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曾被铐在铁床上七天七夜,不让上厕所,遭包夹犯人辱骂、灌尿,天天遭毒打,脸部和头部被犯人当成练拳的靶子,被迫害到奄奄一息时,一度被拉到医院急救。

二零一三年底,狱警为了达到“转化”目的,再次给刘菀秋用刑,把她的右手腕铐在铁床上冻,很快她的五个手指出现多处冻疮,接着整个胳膊都肿起来,全身浮肿,腿也肿起来,脚趾头冻的肉都掉下来一块,刘菀秋又被抬到医院,整天输药,最后仍然导致她右手五指残废,一直伸着,不能握拳,至今仍然不能活动。

在刘菀秋被非法关押在陕西女监的三年中,她唯一的女儿刘磊只在二零一三年被允许见过母亲一次,当时她眼见着母亲被迫害的不能说话,只能用颤颤微微的手比划着。刘磊在母亲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只有十六岁,从此她无依无靠在社会上飘零、无助地生活着。

刘菀秋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出狱;二零一五年底再遭绑架。

三、肖艳萍女士遭漫长残酷的迫害

在陕西女监,法轮功学员肖艳萍女士遭到了漫长残酷的迫害。专门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警察魏尘、杜颖指使贪污犯张改平(她曾是陕西商洛市女市长,因贪污、买官卖官、收受贿赂而入狱)监控、折磨法轮功学员。张改平说一套做一套,虚情假意,表面客气,背地里指使那些包夹可以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

肖艳萍女士多次因纠正他们不顾事实的诋毁大法而被打、被骂、被罚;不准上厕所、不准和别人说话、不准独处,每天二十四小时被人看着,晚上起夜还得打报告。

后到四队(服装大楼),投入到高强度的劳动中了,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高速运转,监狱每年都有被累死的,对外边家人声称是得病了。这里的犯人还有专门给警察打小报告的(监狱叫点炮弹),本来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就变得复杂化了,搞得人人自危,担心自己被扣分加刑。法轮功学员乐于助人也被人嫉恨,做好事也成了罪过。恐怖的气氛让人一天都活不下去。

此外,被非法关押在陕西女子监狱的城固县法轮功学员左丽近期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左丽在2014年曾被城固县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5年。

陕西省女子监狱又名陕西秦星服饰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南路11号 邮编:710016

相关责任人名单与电话:下载(290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7/陕西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328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