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从“龙口”中生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我家住东北松花江畔的一个小镇上。我的家乡物产丰富,美丽的松花江像一条玉带绕镇西北而过,给这里的工农业用水、航运、水产带来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当然,松花江也给两岸来往带来不便,甚至生命财产的损失,比如在冬季,松花江有的地方冰封不严,出现清沟,原因是那地方水深流急。传说江里有龙,这开口的地方是给龙喘气的地方,就像“龙口”一样。松花江来往人车,如掉清沟里,就算進“龙口”里了,无一生还。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情况,我不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但是我的父母、哥哥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受他们的影响,我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中一直有大法,并戴着大法护身符。

二零零五年元旦,那时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那晚,我在家喝了不少酒,有点迷迷糊糊,有顾客要坐车到江对岸,那时松花江已经封冻了,我和顾客上了车,我就像被小鬼迷住了的状态,和顾客说话,顾客也感觉有什么东西,于是他就对那东西骂了一通。出租车下到江里后,不走正道,直奔清沟而去,当时我一惊,停了车,绕过清沟,把顾客送到了江对岸。我就要往回走,顾客不让我走,说是太危险,安排我住店,我没同意。顾客说你实在要走,到江里可跟着别人走,别迷路,否则容易掉清沟里。

于是,我开车往回走,到了江里往前走,一路感觉挺平坦,结果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雾,经验告诉我,不好,小心前面可能有清沟。此时我想起了放在车上钱包里的大法护身符,平时我视护身符如生命,我知道护身符的重要,拿过来就揣兜里,马上刹车。可由于冰滑,车还往前滑行,已经到了清沟,我一惊,心想完了,霎时间车就冲到江水里了。

此时我头脑清醒,推开副驾驶的车门,我就感觉有人推我,把我推出车,此时车居然在水面上漂着,没被水冲走。停了两分来钟,我出了车,奋力往上游,否则往下走就得钻到冰底下。可是只往上顶了一米远,水流太急,加上穿棉衣,根本游不动,我被水冲得顺流而下,那是死路一条,湍急的江水一下子就把人抽到冰底下,老百姓叫顶锅盖,那是必死无疑,连尸首都找不到。

可是我被冲往下走时,就将要被抽到冰底下时,我的头正好卡在一个冰的豁口上,这个豁口是我车掉江里时压出来的,此时我两手搭在冰面上,身体已经被抽到冰底下了,如果胳膊支持不住,随时都会被抽到冰底,此时我就像被衔在“龙口”一样,随时都会被吞下去,生死就在一瞬间。

由于当时温度在零下二十五度左右,我把两只胳膊搭在冰面上,等待把衣服冻在冰上,使我不至于被水抽走。几分钟后,我试着往上上,可是一使劲,冻在冰上的胳膊就掉下来了,于是我把胳膊沾点水,又冻了一会,往上一使劲,又失败了,又沾水冻,又往上上,又没成功,还继续把胳膊往冰上冻,这次我等了时间长了一些,让冻的结实点。此时我连累带冻,已经有点支持不住了,可是求生欲望使我又使尽全身力气往上上,结果用力大点,不但胳膊又掉下来了,头也从冰豁子里出来了,全身都掉在水里了。我奋力往上一游,用手抓住冰豁子,使劲一窜,把头又卡在冰豁子上,赶紧又开始把胳膊往冰上冻,等胳膊冻住了,这次为了防止失败,又把一条腿往上提,也让往冰上冻。待冻结实后,我想成功与否在此一举,于是我竭尽全力使劲一窜,总算翻到了冰面上。此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因为我在水里挣扎了个把小时才脱离“龙口”。

我躺在冰面上,缓一缓,我知道虽然脱离了“龙口”,又進了寒冷的“虎口”,容易冻死。由于胳膊和一条腿还冻在冰上,我想起来,第一次没起来,第二次也没起来,我想这不得冻死在这里吗?我歇了一会,来了一股激劲,就听“咔嚓”一声,我坐了起来,可是腿还冻在冰上,我扭动着身体来回折,好不容易折下一条腿,然后又折另一条腿,总算都折下来了,可还是面临冻死的危险,整个身体的衣服都冻成了冰棍,关节回不了弯。我先把胳膊关节的冰连摔带撅,手能运动了,再用手拔腿关节的冰连砸带撅,腿关节也能活动了,又把上身棉衣脱下来前后反穿,护着手,因为手已被冰扎破,鲜血淋漓。

因为天太寒冷了,滴水成冰,就这样走不多远就会冻成冰人而死,可是我走了几十米上了江岸上,眼前出现了一个单位的货场,货场有一警卫房,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神要保护你,你遇到多大难也死不了。此时我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就用脚踢门。屋里几个人玩扑克,也没来开门,以为自己進得来,一看光踢门也不進来,就来开门,一看我这情形,让進了屋,几个人帮忙,把我衣服脱了下来,衣服往那一立,还是人形。等我暖过来能说话了,他们又借给我电话,我给我哥打,告诉我哥我车掉江里了,我哥一听大惊……我说我没死,还活着。于是他来给我送棉衣。

第二天,我们又去找车,可是没见到车影,三、四十米长的清沟,水深也有十米八米的,从上到下也没看见,只看见我上来的地方有一个冰冻的人形。

第三天,我们出资请来专业打捞人员,捞了一天,费了不少劲,总算把车捞上来了,捞的过程就不细说了,单说水流有多急,打捞人员把探水深的木杆往水里一插,“啪”一下杆子就被抽到冰底下去了,幸亏他俩松手快,否则将被带進清沟钻到冰底下去,连尸首都找不到。打捞人员中有经验的老人说:这地方掉下去十个得死十一个,这些年掉下去的哪有生还的?今天你竟然能上来,你全家一定是信佛的。我说:“我们信法轮功,我家父母、哥哥都炼法轮功。”老人说:“那就是法轮功保护了你。”

我当然知道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否则后果一目了然。当年我也炼过一段时间,由于放不下一些执着,加上中共迫害,未能坚持,但心中一直有大法,戴着大法护身符,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时常向别人讲法轮大法好。如果没有大法师父保护我,我就得入“龙口”喂鱼了。我今天的生命是大法师父给我的,这救命之恩永远报不完。

再加一个细节,当时车被捞上来时,我发现钱包还在车里,可能是我从车里往外爬时,钱包从兜里掉到车里了。然而,钱包没被水冲跑,但是钱被水涮没了,只剩下大法护身符还在钱包里。

在“世界法轮大法日”即将来到之际,在此,我给大法师父九叩首,感谢师父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