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四代早逝的厄运到我而止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曾是航空兵第十五师的一名军士长,在部队服役十三年。

自在部队起我就患上过敏性支气管哮喘,这一病就是九年。我在解放军第322医院接受治疗达七次之多,时间最长的一次住院三个月(主治医生朴商),在大同市三医院做过“变态反应”实验,当时医生准备给我做三十种过敏源皮试,做到第二十七种时,医生说:“后面的不用做了,再做多少都过敏。你是属于空气过敏,只能在没有空气的空间生存。”

当时我的状态是:脖子往里缩,两肩往起凸,远看像长了三个头,出门必须戴口罩,扫地的扬尘会触发我五官奇痒而哮喘,只能靠扑尔敏、息斯敏、强的松等药物来抑制,由于这些药物能催眠,我成天嗜睡,精神萎靡。

为了治病我跑过北京,去过太原,访过名医,上过寺庙念经忏悔,甚至改过祖坟等等,全部薪金都用于治病了,最终不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我转业到平江县畜牧局动物防疫检查站工作。九九年五一放假期间,妻子请来一本《转法轮》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图解叫我看,说这书挺好,炼功身体会好。

我拿过书就看了起来,被书中所讲的道理吸引。看完第一遍书后,就马上按照法轮功动作图解自己对着镜子学炼动作。

就这样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刚刚炼了两个半月,江泽民集团开始全面打压法轮功。这段时间正是花粉飞扬的季节,而我却一点过敏反应的迹象都没有了。从此我摆脱了病魔的纠缠,身心在大法中获得了健康。即使我因修炼大法被开除工作后从事繁重体力劳动和高空作业,我的身体都能适应,十六年来再也没吃过一分钱的药。

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身上得到证实!即使在我受迫害最严重的时期,我的家族及亲属无一人反对我炼功,原因何在?那是因为追溯我的家族,自我父亲以上四代都是因此病而早逝,无一人幸免!父亲兄弟姐妹五人,都没活到六十岁,其中一伯父三十出头未婚就走了。

是师父和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给予了我全新的人生与和睦的家庭。我感激大法!感激慈悲伟大的师父!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我去除了在当今中国社会中养成的各种恶习及不良嗜好;我兢兢业业的工作,苦、脏、累的活不挑不拣,领导叫我干啥从来不打折扣;主动清理环境卫生:新办公楼后面墙根堆积的砖块瓦砾多年没人处理,我找来工具将其全部挑走;下乡出差的开支实报实销,不贪占一分钱,故下乡处理疫情的后勤采购领导放心交给我管。我在畜牧局工作不到两年,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被迫害后,我被迫离开原工作单位,在政府招待所内帮一私营公司老板送酒水,我的工作得到老板的肯定:店面的销售、仓管、送货、现金的结算等全都由我一人担任,虽然累一点,但得到别人的信任真是一种快乐。

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是好人。期间,我曾捡到一单位办公室谢主任的钱夹,里面有一张身份证、两张信用卡、现金数千元。我随即交给了隔壁接待办主任请他转交。后来失主非要给我酬金,我婉言谢绝并告诉他我是学法轮功的,这钱它不属于我,如果我要接受你的酬金就不会把钱还给你了。

这事使周围很多人改变了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看法。

现在由于受中共谎言的蒙骗,民众很难真正认识法轮功是什么。但当你走近身边的大法弟子,你会发现他们言行与众不同,你会感到他们内心的真诚善良。

我更相信: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诬陷造谣,会有更多的患有无法医治的疑难病症的民众和我一样拥有健康的身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