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遭判刑迫害 罗丕萍控告恶首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罗丕萍女士,今年六十三岁,重庆市长安公司江川机械厂退休工人。全家修炼大法,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屡遭中共绑架。二零零一年,全家人一起免费赠送民众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至十年,历尽苦难。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罗丕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泽民。

下面是罗丕萍女士讲述的控告事实和理由。

修大法 身体健康 家庭和睦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性情急躁,并且性格非常要强,得理不饶人,和丈夫也经常发生争斗,家庭缺少和睦,活得很累。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开始修炼大法,《转法轮》一书讲述的大法法理使我折服,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从此,我就努力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去做一个好人乃至一个更好的人。我的整个人及所有一切都在变化中,单位领导和同事都说我修炼了法轮功之后,完全就变了一个人,我说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之一。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时任中共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无视法轮功给修炼了法轮功的亿万民众带来的道德提升和身体健康,无视法轮功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巨大正面作用,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意孤行,通过编制谎言,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盗用国家的名义,盗用法律的名义对法轮功及其信仰者展开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迫害。

合法上访遭 被重庆市公安人员暴打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与十七岁的儿子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向政府说明法轮功是教人真心向善,使人道德回升的好功法的真实情况。

在信访办登记后,就把我们交到重庆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并关押在那里。在那期间,我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被他们施暴毒打,他们抓住我的头发,整个身体在地上拖过几间屋,把我的裤子都拖掉了,一个牛高马大的男公安抓起一根棱角分明的板凳脚朝我左腿猛力击打。当时的那个痛,使我张大嘴却叫不出声来,就那几下子,我就站不起来了。

第二天,本单位保卫科来人接我们回重庆,当时我的腿已经肿得很粗,完全变成青紫色了,无法行走,是我的儿子把我背起,一步一步的走到回重庆的火车上。

之后,我们便被本主厂单位长安公司公安分局直接送到重庆市江北区华新街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把我送到重庆市华蓥山洗脑班一个月,又把我交到我单位厂办公楼关了一个月,让我失去人身自由整整三个月。

厂里人来北京乘坐的飞机票和回重庆乘坐的火车卧铺票,都由我们承担,几千元钱从我们每月的工资中扣出。

全家被枉判三至十年重刑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与丈夫、儿子还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到重庆市大江厂家属区发放《再访四二五》、《江泽民为什么炮制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等真相资料,被巴南区莲石派出所绑架,丈夫和儿子被刑讯逼供并遭到毒打,被投入巴南区渔洞看守所一年零三个月。

之后,丈夫被枉判三年零六个月,儿子被枉判四年,我被非法枉判了十年重刑。

在看守所期间,丈夫、儿子都被迫害成下肢瘫痪,生活无法自理,特别是儿子几次出现生命垂危,送去监狱,都被拒收,在监狱和看守所都怕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我儿子才幸免得以监外执行回到家中。在很短时间内,儿子通过看书学法炼功,没有吃一粒药,身体很快得到了全面恢复。凡是亲眼目睹这件事情的亲朋好友、邻居无不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

判刑后,我被非法押送到重庆市永川区女子监狱服刑,我不承认自己是罪犯,不配合对我们大法弟子侮辱性的管理,就不准上厕所,连续罚站两个多月,双脚肿得象发泡了的馒头。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奴工,完不成任务就加班加点,甚至通宵达旦不准睡觉,或是被体罚,三伏天不让洗澡。

演示图:电棍电击

在那里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被电棍电击、关小间、怂恿吸毒、贩卖人员、拿烟头烧大法弟子的身体等等等等,那真是让人感到度日如年。

二零零九年刑满释放,我与丈夫早已被单位开除公职,我找到了有关部门,只给我办理了一个每月只有六百多元的所谓退休金,而我丈夫至今连一分钱都不给他,这给我们家庭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回到家中的这些年,也不得安宁,当地恶人长期安排人监控、跟踪我们,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有当地街道、综治办(六一零)、派出所、社区轮番来到家中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 躲避国保绑架 工资被克扣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由重庆市江北区国保支队梁世斌、大石坝街道综治办(六一零)伙同社区人员闯入我家住处,野蛮的将我家防盗铁门撬坏了打开,企图冲进家里来绑架我到洗脑班。我忍无可忍奋力抵抗,逼得我差一点从八楼跳下,都不愿放过我。

在我家楼顶、楼下都安排了随时绑架我的人,把我和丈夫的相片画成两张大的人头画像,供绑架我的人来识别我。三伏天,将我家的电源断掉,冰箱里面的鸡蛋和肉全部长满蛆虫,食物全部烂掉。他们轮流换班,并叫嚣要在我家屋外坚守半年,还时不时的砸门,让我精神高度紧张,完全不能正常生活。

到第十一天时,我被迫逃离了自己的家,在外流离失所的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们多次找到我的兄弟姐妹家进行多次骚扰,追找我、抓不着我,就把我仅有的六百多元的退休工资停发了,没有了生活来源。

二零一四年八月,企图用生存验证来绑架我,被我识破,没有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再次将我的退休工资停发,从经济上截断,剥夺我的生存权利。

在十多年的迫害中,前后三次被非法抄家,四次绑架我到派出所,两次被刑事拘留,一次进洗脑班,一次判刑十年劳改。家里的亲人常年为我们担惊受怕,两位母亲也为此过早离世,家人的精神承受远远的超出了我们。

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目前我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作为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监护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希望包青天能够人间再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