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韩桂荣遭冤狱四年、流浪八年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这是一个神奇的故事,也是一个心酸的故事。黑龙江省大庆市韩桂荣,今年六十三岁,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由一个“药篓子”变成一个健康、心胸开朗的人。可是,在中共迫害的日子里,韩桂荣被迫离婚,被警察跟踪、多次绑架,被迫流离失所八年多。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四年出狱后,无家可归,处处遭刁难。下面是韩桂荣女士自述她十几年的遭遇。

修大法做好人 丢掉“药篓子”容貌也端庄了

我叫韩桂荣,今年六十三岁。修炼法轮功前身体状况极差,被疾病缠身,患有冠心病、高血压、甲亢等多种病,简直就是一个“药篓子”,药一把一把的吃,也不见病情好转。四十多岁的我被病折磨非常痛苦,度日如年。而且我性格变得内向,脾气不好倔强,得理不饶人,心胸狭窄,对前夫的错误不能宽容,一九九三年和他离婚。离开老家来到大庆市投亲,两年以后,经人介绍再婚,住在大庆市萨尔图区团结路。

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人生为什么会有酸甜苦辣。法轮功谆谆教导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努力遵循学做好人,身心受益无穷,且发生了巨大变化,脾气变好了,遇事能忍了,处事能为他人着想了,容貌也变得端庄了,而且身患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

法轮功的神奇在我身心上展现,使我的亲朋好友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我的丈夫看到我病好了,身体健康了。九八年,他也炼了法轮功,而且他也受益匪浅,心脏病、肺病等也都奇迹般的好了。

黑龙江女子监狱——一千多个凄惨的日日夜夜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有一对老俩口法轮功学员来我住地串门后要走,一开门,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冯海波站在门外正打电话,把老夫妇二人拦截回屋,随后萨尔图区会战分局周磊、黄晓明、还有一个女的陆续进屋,四个警察野蛮抄家,抄走我的法轮功书籍、大量个人物品和手提包里八千多元现金。并把我和那老俩口绑架到会战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狂妄的都来问我:“你是韩桂荣吗?八、九年找不到你,你跑哪去了?”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坐铁椅子审问,在分局关了一天一宿,第二天,把我劫持到大庆市第一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我的身体被迫害出现严重病态,冠心病、胸闷上不来气、高血压、头晕,经常躺在冰凉的板铺上昏睡,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都用人扶着,洗头、洗衣服都是别人照顾。

我被萨尔图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到萨区法院,而法院却一次次推迟开庭时间。在没有通知我亲属的情况下,于同年四月末对我秘密开庭。开庭那天,在看守所我被拖上警车拉到萨区法院。为了证实法轮功清白,一下车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一个丧心病狂的法警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使我站不起来。他们把我拖进法庭,扔到地上,见我站不起来,法警把我强行拽起来,坐在椅子上。法庭上除了法官几个人之外,我的亲属一个旁听的都没有。女审判长问我认罪吗?我说:我没有罪,我炼法轮功是为了祛病健身,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没有罪。说完,我就昏过去了。几个法警把我抬起来,不敢走正门,而从后门出去,抬上警车,拉回看守所继续关押。我被冤判四年。

二零一零年五月初,看守所的张大夫(男)和指导员张某某拉我到大庆市人民医院检查身体,做出的心电图呈两条水波纹状,看来病情很严重,他们不告诉我检查结果。五月十二日,看守所的狱警和带着救心丸的女大夫急匆匆的把我送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加重迫害。

到了这个黑窝监狱,就把我关进十一监区库房强制转化(强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指使贪污犯崔湘、唐永霞恶狠狠的对我说:“韩桂荣,看你身体病得很重,不让你码小凳,让你码大凳,但是你得‘转化’,到这里来的百分之百的都得‘转化’,不‘转化’就整死你,你回不了家,就你身体病得这么重,刑期不满,你就得死在这里,楼下有个小门儿给你拖出去,这里是有死亡指标的。”犯人崔湘、唐永霞、潘文君、何冬梅等为讨好狱警,积极参与迫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使用各种邪恶阴损的手段,什么坏事都干。

我被强迫每天早晨八点至晚上八点到库房码坐,无论崔湘、唐永霞等怎么凶恶叫喊,我严词郑重的告诉他们:“不管你们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方法,我绝不走转化这条邪路,正邪、善恶我分得清,我师父最正,法轮功最正,教我做好人向善,你们不能动我。”崔湘破口大骂要打我。天天逼我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我不看,也不听毒害人的歪理邪说,他们说我“推横车”。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狱警指使犯人崔湘把我安排到所谓的“攻坚组”(强制逼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组长是犯人潘文君,崔湘又吵又骂的告诉潘文君:不转化就码死她。天天逼我坐小凳,一动不许动。连正常说话的权利被剥夺,不许和犯人说话,更不让和法轮功学员接触。洗漱、上厕所犯人都跟着,连我叔家弟弟给我送的衣服被潘文君、何冬梅私自扣下不给。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一顿吃多少饭都被看着,不让休息,没有人格尊严,迫害造成我身体健康状况极为不佳,虚弱的有气无力,有时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一年,因为我一直不放弃信仰,被下到三监区。副狱长史耕辉下令说大监区零管理,不放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又把我调回十一监区。十一监区被称为魔鬼监区,监狱中的小监狱。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我四年冤狱期满,此时我已经六十多岁,身体和心灵遭受的折磨与摧残,没想到我还能活着熬出这个人间地狱,一千多个凄惨的日日夜夜,回想起来,真叫人不寒而栗。

我出狱当天,大庆市“六一零”(江泽民指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的非法组织)的赵某某、萨区“六一零”安主任、萨区会战公安分局副局长华长城、萨区铁人公安分局片警姚洪涛及每个部门出一个人,共十几个人,开三辆车,来监狱接我,企图把我劫持到邪恶的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黑窝)加剧迫害。

洗脑班是“六一零”非法设立的邪恶黑窝,不讲什么法律条文,想成立就找些人渣败类组合,想解散就象树倒猢狲一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卑劣、阴毒,关押不讲期限,根据邪恶的要求自定。因为我身体状态极度虚弱,才被“幸免”没送去。我弟弟和赵某某把我搀扶到我叔家。

十年间 被迫流离失所八年多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遭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关进铁笼子里。我不配合警察犯罪,不说姓名、住址。警察用大客车把我和众多法轮功学员送到北京平谷县看守所关押,这里环境非常恶劣,喝的粥米粒稀少,简直是米汤。我们绝食抗议迫害,狱警和犯人给我们野蛮灌食。到第五天时,很多各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又被送这里关押,看守所装不下,就把先送进来的我们放了。

二零零一年夏天,我在大庆市萨尔图区团结路小区租个二层楼房,团结路派出所指导员张宝东、片警孙杰、官庆、张晓奇、原萨尔图区政保刘明等警察,开着三、四辆警车到我住的单元按门铃,我问谁,他们不吱声,便上来敲门,我不给开,一个年轻警察爬上二楼从窗户进屋,打开房门放进六、七个警察,进屋就打劫抄家,乱翻乱拿,抢走我的法轮功书籍、MP3、手提兜里一百多元钱。我问为什么抓我,张宝东说:就是要抓你,我口头传达就好使。孙杰问你都认识谁?干了什么?我说:我没干坏事,什么都不知道。刘明恶狠狠的说:这样的人问一夜也问不出来什么。说拘留十五天,就把我送进萨尔图区拘留所关押。我就绝食抗议,由于迫害导致心抽,而且冠心病、高血压旧病复发,天天躺在冰凉的木板铺上昏睡,犯人吓的怕我死,就这样狱警还指使犯人每天拽我到大厅野蛮灌食,有一次灌食,我当时昏死过去,所长郭某某说我装的,派出所所长周宪廷不但不管我死活,还扬言要给我加期两个月。

自从法轮功被迫害后,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的正常生活都不得安宁。我老叔天天为我提心吊胆,因为我父母在八十年代就去世了,老叔非常关心我。老叔家在大庆市采油三厂住,经营饭店很忙,如果我时间长了不去他家,老人家就到处找我。 此次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老叔不知道,因我快一个月没去他家了,老叔就到铁西派出所打听我的情况,回答没有这个人。又上团结路派出所问片警孙杰,孙杰谎称没有这个人。老人辛苦的东找西问,无奈只好找熟人、托关系到拘留所见到我,看到我被折磨瘦得象皮包骨,走路不稳,用人搀扶,老人家心疼的痛苦不已。在我绝食第三十三天放出来时,我老叔一家到拘留所接我,拘留所所长王某某、郭某某还勒索他们三百多元钱的伙食费。

二零零二年三、四月份,大庆市及周边地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非常惨重,有的遭到绑架,有的被迫在外颠沛流离,不能在家正常生活,正常工作。此时我住在大庆市萨尔图区东风新村北辰小区廉租房。大庆市一位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被绑架,当晚被酷刑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被大庆“六一零”(江泽民指使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大庆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诬蔑他是 “法轮功的头”,到处抓捕他,致使他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无地安身。东北的三、四月份天气还很冷,我就收留他住几天。片警杨文斌等多人对我进行跟踪、电话监控,我全然不知他们用这等卑劣手段。到同年五月份,我老婶给我打电话问我干啥呢?我说在家呢。老婶惊慌的说:“你还敢在家住,团结路派出所孙杰和采油三厂拥军派出所片警姚洪涛等上你家抓你,你不在家,就到我家来抓你,没抓到你,他们互相之间吵起来了,都让对方负责。”为了绑架我,片警杨文斌长期在我家蹲坑,我也被迫流离失所,四处流浪,凄苦不堪。

二零零三年,我所居住的北辰小区廉租房的居民要整体搬迁到东风新村益民小区廉租房。因片警杨文斌一直监控我,我不能回家搬家,亲属又怕受牵连不敢帮我搬家。从办手续到搬家,都是我的邻居、五十多岁的薛兰凤(不是法轮功学员,已去世)帮忙。整个小区住户都搬走了,我家是最后才让搬走的。期间杨文斌不怀好意的追问薛兰凤,我家什么时候搬,还偷走我的照片,老家的通信地址,此后我的亲属、朋友手机、电话都被监控。在我从老家返回来的路上,被便衣跟踪,我途中换车时脱离了他们的视线。

自从我家搬到益民小区,杨文斌还一直监控,我还是不能回家,我又把房子托付薛兰凤照管。杨文斌向薛兰凤索要我的电话和暂时住址,并跟踪、监视老太太薛兰凤,还到薛兰凤家骚扰、恐吓、威胁老太太配合他们作恶,甚至开车到薛兰凤打工的住处,把薛兰凤抓到公安局非法审问,威逼利诱,逼迫薛兰凤对佛法(法轮大法)犯罪,恶劣的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恐吓薛兰凤不按照警察说的办,她儿子今后找工作、参军及前途都要受到牵连。薛兰凤在公安局被关了一天,给老太太精神上、身体上造成了巨大伤害。而且益民小区到处安装监控设施。薛兰凤对我说:你还敢回来,安监控器就是为了抓你。

在我流离失所的几年里,恶警多次跟踪,蹲坑、妄图绑架我的邪恶计划都没有得逞。他们跑到我的老家,勾结当地片警找我前夫,又要去我儿子打工的城市找我。从此,我儿子被吓得不敢见我,每当我要看他时,孩子害怕的对我说:“妈妈你别把警察带回来,你在家好好呆着,哪也别去。”正处在青少年成长时期的儿子,身心受到极大的打击、压力和伤害。我怕儿子担心受怕不敢跟他打电话联系。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十七年来,我们母子没见上几面,成了活生生的亲骨肉分离。

只因我坚持信仰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当不法警察找不到我时,在二零零八年,大庆市萨尔图区公安分局、萨尔图区法院、大庆市房产局、大庆市房产局房屋整理有限公司益民租赁管理第二部、益民街道、益民小区门岗六个政府部门互相勾结,没收了我的廉租房,无理的剥夺了我住房的权利,我历年来好不容易积攒的家产,被强行搬到益民租赁管理第二部库房。后来东西都没有了。

我被迫在外流离失所整八年多,既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又没有一个稳定的安身之处。尽管这个外表让人瞩目的“大庆石油之城”到处是高楼大厦,却没有属于我的家。象我这样的遭遇,在大庆市、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之中不止我一人。就这样我们法轮功学员还怀着诚心善念,掏自己的钱,秉承着 “真善忍”原则,救世人于灾难之前保命。流离失所的八个春秋,我尝尽了辛酸苦辣,经历了风吹雨打、酷暑与寒冬。后来在善良人帮助下,为了维持生计,找了一份打工的活。在大庆市萨尔图火车站前廉价租了一间楼房住,可算有个安身之地。此房住了不长时间,我还不知道又被恶警盯梢、蹲坑。

出狱后遭刁难

二零一四年二月,我从监狱回来后,不但身无分文,无家可归,暂时在叔叔家落脚。年近八十岁的叔叔看到我生活艰难,和我一起到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找冯海波要被抄家时抢走的物品和钱。冯海波抵赖不承认拿钱,我正告冯海波说:公民信仰自由,我的财产必须还给我。

由于十几年的屡次遭迫害,证明我身份的证件,经警察几次非法抄家都给抄没了。我不愿给年纪已高的叔叔家添麻烦,就离开叔叔家。白天拖着有气无力、非常虚弱的身体,四处奔波,几经周折找有关部门从新办理户口、身份证、低保、要房子、要家产。到了晚上,没有吃,没有住,没有钱的我走在街上好不心酸!多亏好友帮助艰难度日。其实在正常社会里,我已是晚年在家享受天伦之乐的老人。

生活不能总靠别人帮助,我需要有自己的生活环境,这是人之常情。我就又找有关部门要廉租房,并讲述了自己因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如何受益和屡遭迫害的实情与当前的处境,我这个身体虚弱发抖的老太太的声声血泪与内在坚韧,打动了怀有善意的大庆市房产局大局长、副局长王波,他们了解了我的情况后,最后答应给我廉租房,一年房租费我需付三千多元钱。

我住房有了,没有生活过日子用的东西,从新买我没有钱。望着空荡荡的屋,我去找益民租赁管理第二部经理王伟讨要搬到库房的家产,王伟说在库里,到库房一看家产都没有了。王伟说他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他不在现场,前任经理已调走),我想问清楚情况,王伟不高兴的说:你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我说不是告你,我是要放在你们库房里的家产。

为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我就找大庆市萨尔图区信访局、大庆市信访局、大庆市民政局、大庆市纪检委及有关部门说明情况,没有结果。无奈,我就到大庆市公安局上访局长曹力伟,去几次门卫都说局长不在,见不着人。我就给曹力伟局长写信讲述自己因为炼法轮功的遭遇与不公对待,交给门卫帮我递上去。又等到了局长接见日,我上公安局要见曹力伟局长,又被回答曹局长不在。有好心人告诉我:你在这等着,曹局长得出去吃午饭。于是我在外面苦苦的等候。好不容易看到曹局长出来,我赶紧走过去说明了情况,曹力伟局长说:你写的信我看到了,我给批下去了。

谁知,我一个老太太只为有一般百姓的正常生活而辛苦奔波。王伟经理不但没有怜悯之心,还生气的给我老婶打电话说:你不能告吗?就让你告,不然房租给你涨价八千多元。至今,国保支队冯海波没还给我八千多元钱和抄走的物品,益民租赁管理第二部经理王伟也没还给我家产。

实名起诉恶首江泽民 再遭骚扰

从二零一五年五月起,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恶首江泽民,要求法办这个人权恶棍。我也向最高检察院妥投控告,阐述了法轮功如何教人向善,被迫害是千古奇冤,只因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十七年来遭遇了身心与精神和物质上的残酷迫害。谁知江氏帮凶垂死挣扎导致执法部门的官员不在法律上作为,泄露控告人秘密,致使我再被不法警察骚扰,欲绑架未遂。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晚上七点半左右,大庆市萨尔图区会战公安分局副局长华长城、萨尔图公安分局等几个警察,以谎称收水费、街道人员查房为计骗人开门,使楼道居民不得安宁,然后到我家剧烈敲门、砸门,喊叫让我快点开门,说有话跟我说,我说:“我不给你们开门,不配合你们作恶犯罪,诉江是天意,是受宪法保护的,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江泽民我都敢告,我要控告你们,把你们的恶行发到明慧网曝光。我一个老太太有病都要快死的人了,炼法轮功炼好了,如今你们又来迫害我。”我因受到惊吓,此时心脏病发作。华长城急忙说:“你在家养几天,然后去我办公室,”连说几遍急忙走了。后来听邻居说来好几辆警车停在楼下,企图绑架我。


以下相关电话(区号:0459)

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四队冯海波 :15045899010 13089051888
大庆市萨尔图区会战公安分局副局长华长成 :13359801234 6667505
大庆市萨尔图区会战公安分局办案警察 周磊
大庆市萨尔图区公安分局片警杨文武:13945917166 18603677262 18603677255
大庆市萨尔图区铁人分局片警姚洪涛:6105122(原大庆采油三厂拥军派出所片警现已调往铁人分局)
大庆市政法委“六一零”头目赵某某:13936903613
大庆市政法委“六一零”安主任:13804662468
大庆市房产局房屋整理有限公司益民租赁管理第二部经理王伟电话 :0459—6627099(办公室)
保管员李某某 手机 13163523577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具体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
哈尔滨电话区号:0451 邮编:150000
黑龙江女子监狱 电话:0451—8663903X(尾号为连续号)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我责任人:
原监狱长白英贤:86639099
现监狱长孙久杰:0451—86639099
副监狱长史耕辉:13804541111 0451—86639066
原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长王亚丽:13504840202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副监区长戴莹
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长王晓丽:15945663455 警号:2320061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长陈仙英:13159869089(是监区长吗?)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副监区长戈雪红
教导员高冬梅:13604508585(是什么监区教导员?)
原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三监区长康亚珍:13945146336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三监区副监区林佳
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三监区长于红波
狱警:赵涵娇、张英南、黄某某、熊鹰
政治处主任曲 宏: 86629766
纪检委书记姜德义:86636900
狱政科科长:86639021
×教管理办公室主任: 86639028办公室86639072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