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监狱亲历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位于河南荥阳的郑州监狱,是河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黑基地,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一般都被关在这里。其中的九监区,是专门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

笔者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受益者,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被中共非法判刑,关押在郑州监狱迫害。在此,我以自己在狱中的所见所闻及亲身感受,披露中共一直延续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

郑州监狱九监区设有一条龙的监督转化班子,有迫害转化的整套计划、各种措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一进九监区,就立即陷入完全被人监督、操控之中,包括衣、食、住、行,连上厕所都有人跟踪监视,不让出门,不让和“转化组”以外的人说话。

每天逼着看抹黑法轮功的录像、材料,有不配合不看不听的,就给你读,然后给你谈话,灌输歪理邪说,反复谈,轮番谈,诱骗你上当。利用被他们所谓“转化”的人作帮教,引导法轮功学员走入邪悟。

对能识破他们歪理邪说不转化的学员,他们找外援攻坚,搬来新乡女子监狱的所谓“转化高手”,或搬来被中共欺骗利诱的大学教授,采用更猛烈的攻势。

有的还让家属来配合转化,以亲情来瓦解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被欺骗、恐吓的家人对法轮功学员哭诉、指责、痛骂,以离婚、以孩子相威胁,更有甚者让父母给儿子下跪,如果儿子不答应放弃法轮功,父母就一直跪在地上不起来。

有位叫田云的法轮功学员,坚定不转化,他的哥哥、妹妹被安排来做劝说工作。兄妹俩对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的亲骨肉轮番痛斥,打耳光。而田云的母亲和妻子因是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苦苦等了一天,监狱竟不许见面。这就是中共的标榜的“人权最好时期”,这就是中共对外散布的对狱中法轮功学员的“春风化雨”。

狱方还和各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特务组织勾结配合,让法轮功学员的家中亲人写劝转化的书信,并在法轮功学员中宣读、传看。田云的妹妹给他一封几千字的长信,洋洋洒洒,其中充满对大法的污蔑之词,都是专用术语,很显然,此信的原创不是出自一个连初中都没读完、在家种了十几年地的农村妇女之手。

对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软的不行来硬的,撕下伪装,狰狞面目,手段阴毒:不准与人说话,不准家人接见,不让吃饭,剥夺睡眠,强行灌食,罚跪,打骂,污辱人格等等。

法轮功学员刘一非和我同住一个监室,他因坚定不转化,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我看他不吃饭,劝他不要绝食,保住命出去再说,他说:“我哪里要绝食,是王宏伟、刘志军他们硬给我灌,喉咙都捅破了,咽不下去饭,不能吃了。”

那天我在电话室打电话,听到监区长李喜龙向李志军面授机宜:“可以再给牛杰(法轮功学员)加点压力。”过后不久的一个深夜,大家都在睡觉,突然听到一阵惨叫,所有的人都惊醒了。有人要出门想看咋回事,值班员大喊:“不准出来,睡觉!”第二天,看到牛杰被人扯着上厕所,后来知道是李志军、李晓辉、李海景三人使阴招摧残了他。

就在他们这种软硬兼施,无耻下流的转化方法之下,法轮功学员有的迷失了,更多的是承受不了肉体和精神的迫害,而违心的写了“三书”。我也是为求自保,选择了妥协。

我修炼十多年了,深知法轮大法好,炼功前,我曾在一场车祸中身体严重伤残,修大法以后,健康无病,思想逐渐纯净,精神愉快,是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违心转化后,精神极度痛苦,深感愧对师父。直至恢复自由多年后,每忆及此,内心的愧疚和自责都难以表述。

所谓“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参加劳动。年老多病的到老年组干活,或安排干点手工活。更多的是组织学习,巩固转化成果,每周人人都要写汇报。各监室都安排有刑事犯严密的监控,不准串监室,不准随便说话,更不能炼功,连盘腿坐着都不行。

一次,我无意中谈到三年大饥荒挨饿的事,遭到训斥,并被警告,说我在说共党的阴暗面,是“思想不稳定”,成了严管对象,安排住在监控摄像头之下。

法轮功学员人人都承受着非人的精神的摧残、折磨。有一直坚定打死也不转化的学员,如杨志、王法旺、岳彩云、王天成、李杰等,监狱对他们迫害的更加残酷。

听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讲,在我进去之前,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九监区不转化,就送教育监区,肠子被踢断。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摧残,有造成严重残疾的,有失去生活能力的,有夜里抬出去没再回来的,有出狱后不久就离世的。

直到现在,大陆法轮功学员仍在遭受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河南郑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仍在延续,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铁窗下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那种度日如年的滋味是外人无法想象的。

在此,呼吁国际社会和正义之士了解真相,伸出援手,谴责无理迫害,制止中共犯罪,将罪犯绳之以法,使这场长达十七年的迫害尽快结束,还正义天理于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