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江西省南昌市俩老太面临非法起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罗春荣和涂琳,在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十七年的残酷迫害中,均遭受过多种迫害,家人也承受了痛苦和伤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俩人在南昌市新建区西山镇街上,心怀善心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遭新建区西山派出所警察绑架,目前被刑拘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并面临非法起诉。

一、罗春荣曾遭非法劳教、暴力洗脑 身心俱受摧残

罗春荣,女,现年六十七岁,江西省南昌市自来水公司退休干部,家住南昌市自来水公司宿舍。

修炼法轮功之前,罗春荣身体状况很差,患有头痛等五种疾病,晚上起床上厕所都会感冒,需要上医院治疗。

自从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之后,她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不长时间不仅身体好了,精神也充实了,每天浑身是劲;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祥和与慈悲,再也不和她丈夫怄气吵架,家里也从此安宁和睦了。全家人都感受到了法轮功的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罗春荣遭受了严重迫害:被非法抄家七次,被抄走大法书籍、炼功磁带及大法师父法像等;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两年零七个月);家中的电话、手机被监控跟踪;女儿因受株连被下岗并被扣发工资。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罗春荣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在北京派出所遭到警察的刑讯逼供,身材高大的男警察从远处冲过去,抬起穿着44码方头皮鞋的脚,对着她的胸部、腹部及下身猛力狠踢三脚。

之后罗春荣被劫持回南昌、被关押在南昌市第三看守所一个月,关押期间狱警指使男犯人毒打她,用拳头重锤她的头部。大年三十晚上,墩子塘派出所对她家进行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罗春荣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金水桥呼喊“法轮大法好”时被绑架到北京地铁派出所,后被南昌市墩子塘派出劫持到南昌第三看守所,后又被转送省女子劳教所、青云谱“法制班”、“洗脑班”,共被非法关押九十天。

期间罗春荣遭到非法抄家三次,家中电话被监听、居室被监控,丈夫、女儿因受株连被克扣工资,家中被勒索现金2000元。

二零零二年,罗春荣被南昌市墩子塘派出所绑架并被抄家,警察连夜讯问,强逼她半蹲成一字形,稍有晃动就用穿着皮鞋的脚狠劲踩碾她的一个脚趾头,对她造成了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

一个月后,罗春荣被强制送到南昌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后又被转押到省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罗春荣遭受严重摧毁:警察不让上厕所,她只能在窄小的封闭房间里大小便,她被强迫做奴工劳动,被长时间暴力洗脑。

二零零五年五月,罗春荣被迫害致血压高达200才被释放回家。女儿在惊见母亲被摧残的满头黑发变成了银丝,一口整齐的牙齿掉落了许多,容颜也由红润漂亮变成苍老憔悴时,不禁心酸落泪……

二零一二年,罗春荣在南昌市昌北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派出所绑架,同时被抄家,被抄走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南昌市“六一零”、 南昌市墩子塘派出所及南昌市自来水公司保卫处,三方联合强行绑架罗春荣去洗脑班强制洗脑,在遭到罗春荣的坚决闭门拒绝后,这些人员就叫来“110”警察从两侧同时爬上她家三楼的阳台和窗户,暴力强行将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罗春荣在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下罗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下罗派出所非法绑架。

在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中,罗春荣的家人遭受了难以言表的身体上、精神上及经济上的伤害和损失。为了生存,她的女儿和女婿离开南昌,去到了外地。

二、涂琳曾遭殴打、侮辱 女儿受牵连

涂琳,女,现年六十四岁,江西制药厂退休职工,家住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张家厂。

涂琳因身患多种疾病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时间不长就身心受益,在九九年“七·二零”后的高压迫害下遭受过殴打、罚款及非法关押等迫害,小女儿受牵连被取消免试保送攻读硕士学位的资格。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涂琳去北京上访,被北京信访办的工作人员绑架到北京某看守所。

在看守所,涂琳被强行全身脱光衣服进行搜身,对她的人格和精神造成了严重的侮辱和伤害。当涂琳拒绝身份登记时,被一男性警察用穿着皮鞋的脚暴力狠踢双腿,造成双腿被踢伤疼痛。

涂琳在北京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多天,在离开北京看守所时,看守所在没有开具任何票据的情况下,非法侵吞了涂琳随身携带的被搜去的600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初,涂琳被关押在南昌市二七北路第三看守所,期间遭到同监室吸毒人员的毒打,在坚持炼功时被暴力扇耳光。

涂琳在第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多天后,南昌市墩子塘派出所勒索她家人6000元现金后,才将她释放回家,

涂琳的小女儿被就读的大学保送免试攻读硕士学位,因受她的牵连被取消保送资格,这种“文革”式的“连坐制”使小女儿的心灵受到严重创伤,母女感情受到严重伤害,女儿与她之间从此造成了严重的隔阂。

每逢所谓的“敏感日”,派出所警察时常上门骚扰,居委会人员有时也到家中所谓查看,邻居则用异样的眼光将她全家当作异类对待。这些都对她及家人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

如今,年过六旬的罗春荣和涂琳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又一次身陷囹圄并面临非法起诉,她们家人的身心又一次遭受煎熬和摧残,罗春荣的丈夫因焦虑担忧而身形剧瘦,涂琳的丈夫则经受不住打击而一度住进了医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