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狡诈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下面是我在前段时间学法修心的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识破掩盖的人心

师父说:“他根本都意识不到了,他那个念头隐藏的很深。现在的人变的非常的狡诈。现在的人这个心,他会掩盖,而且他会用掩盖来掩盖那个心。”[1]

在学法中,深刻的体会师父对我们个人修炼的反复强调。个人体悟师父正法已近表面空间,我们更要用心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完成我们应该做的事。在做三件事中遇到矛盾时,通过向内找,我真的发现人心多么狡猾,它真的会掩盖自己,如果我们只停留在表面对错的争辩,就很可能被它蒙骗而放过认清它去掉它的机会。

去年诉江开始后,我悟到正法進程到了新的阶段,师父把制止迫害的荣耀留给了大法弟子,这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积极参与的。在一次小组学法时,我带去了一些有关诉江交流的资料。学完法,个别同修忙于离开,我立即把带去的资料分发给大家,并且我很想就诉江的事作一些交流,就请大家等等再走。有同修表现得很冷淡,很快离开了。还有的同修站起来准备离开。剩下的同修在拿资料,问一些不明白的事,使得当时的场显得混乱。最主要的是同修们没有表现出我希望的对诉江的热心。我简单讲了一下诉江的事,又有一些同修没有发表意见就走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心里涌出一丝不快,心想,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愿意交流一下?这确实超出我的意料。于是我对当初组织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说:“看来学法的人还是不能太多了,三、四个就行了。” 我意思是人多了才表现得有点乱。当天到的同修比平常多,有十来个。同修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五、六个也可以。

没想到,我找借口说出的明显有些负气的话,后来竟被当时在场听到的同修传给了先行离开没听到的同修,这下变成了我有点不欢迎他们的意思,接下来的集体学法真的就有几个同修没来了。我带了不好的心讲出的话起了不好的作用。

表面看,我带来了重要的消息(只有我和另一个同修上明慧网),并热情为大家准备了资料,这也是修炼中的事啊,怎么同修就不领情呢?怨同修把常人中要做的事那么看重。可是作为已有十多年修炼过程的修炼人来说,知道自己动了心了,肯定就有自己的问题了,有人心就需要修去。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真正不高兴的并不是来的同修多了,而是同修没有听我说的话。为什么别人没听从自己心里就不高兴?认为我做的是证实大法的事,同修就应该听,就应该配合,不然就是他们不对,“我”(这个我不是真正的我,而是强烈的自我执着)就不高兴。别的同修要听我的,要以我为中心,虽然没有明言,实质不就是这样吗?多强的一颗人心啊!这颗人心还很狡猾,它怕被识破而被修去,就顺便很快找到借口掩盖自己:你看是因为人多了才造成的不协调,不是因为“我”怎么怎么样,而是你们来的人太多。把责任完全推给别人,责怪别人。庆幸这颗人心终究被识破。过后,也有同修给我提出:当时不要急于分发资料就好,大伙都在拿资料,还有弄不清的在问,使得场面有些乱。一反思:自己当时确实有赶紧把资料分发下去的心,怕他们一下走了资料给我留下。带着人心怎么能做好修炼中的事呢?

当向内找到自己不正的人心后,再去学师父的讲法,感受就不一样了。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2]

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纯净自己,不埋怨别人。修炼中没有常人式的领导,不强求别人对自己的认可,就默默做自己该做的。后来,我把明慧交流文章、诉江控告状模板及最高检等相关地址打印给同修们。我们周围的几十个同修基本都已邮递了诉江控告状。

识破根本执着中的人心

最近才比较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一个根本执着,即:对夫妻情的执着,向往夫妻间所谓美好的情感,希望丈夫对自己关心、体贴、呵护。

我和丈夫结婚二十多年了。婚前的观念中就很不喜欢打牌赌博的人,可偏偏找的丈夫就是一个很喜欢玩的人。平常两人关系还比较好,可就是不时为他在外玩、打牌而生气、甚至吵架。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要克制自己,慢慢的不怎么吵架了,可憋在心里过不去、难受。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多年没有根本的改变。

特别是到最近半年多,丈夫的朋友、同学圈有扩大的趋势,一帮人经常在外面吃喝玩。经常在他同学母亲家开的麻将馆打牌,甚至很多时候吃饭也在那儿。丈夫自己的工资除在家里开销一小部份外其余自己花,有时还说不够。我人心上来,很为他担心,多次劝他,五十出头的人了,随着年龄增长,自己要有一点积蓄,否则碰到身体不好了怎么办,偶尔打牌娱乐也就好了。好说歹说,收效不大。再到后来,发现丈夫不但钱没有给家里的,对我也不象从前那么关心了,心思都在玩儿上。我伤心、委屈、气恨全都上来了,心里想着:你对我不好,自己把自己那点工资折腾完,碰到什么事就看你那帮所谓的朋友靠不靠得住吧……心里真是翻江倒海,什么念头都上来。

也知道我是炼功人啊,不应该有这些想法,更不应该心生恶念。可是心在人中时,只为别人对自己不好而苦。应该怎样对待这样的丈夫呢?

师父讲:“修炼人 自找过”[3],想着师父的教诲,心里明白,一定要无条件向内找,改变自己。别人真的对你不好,修炼人不能跟常人同样对待,否则就跟常人一样。作为修炼人要能理解,自己以前可能有过对人家不好,那么就得还的啊!另外修炼就要消业,也可能人家在帮助自己消业,应该感谢人家才是。除此之外,矛盾中一定要找出自己不对的地方:对金钱利益的执着、对夫妻情的执着、在人中形成的家庭观念……这些都是修炼人要能看得淡并最终能放得下的。

一天,走在路上也在想,在出现的家庭矛盾中,我有哪些不对的地方?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修炼人碰到的任何矛盾都有修炼提高的因素,都要找出矛盾中反映的人心执着,去掉它,大法修炼就是直指人心。突然间明白:不能强求别人满足自己的意愿,不能以自我的好恶感受去评判是非、强加他人。碰到矛盾不要把自己的感受看重,不以自我的感受要求为出发点,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想。也许,我们能这样做就在一定程度上逐渐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样一想,心思豁然开朗,一下子放下了许多事情、放下了许多想法,轻松了许多,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大法弟子就是慈悲地对待他人包括自己的家人,就是无条件的对他人好,与人为善。

想想在中共邪党的社会里,当今的世人生活得真的挺可怜,人们没有正确的追求,不知道人应该怎样活着,追逐金钱享受,不是打牌赌博,也是在各种污染之中。丈夫工作清闲,作为人当然需要娱乐。他也不是不管家,也没有其他不好的品性,也不干涉我修炼,难能可贵的是有时还表现出支持。如果我只从自身的感受出发,用对自己的要求去要求暂没有修炼的家人,当然看到的都是不如意了。如果再用修炼人不应该有的方式对待,那不是把家人推得更远吗?看来我需要有一颗宽容的心去包容家人,学会宽容。

我想只要我们真的在法上修好自己,慈悲的对待家人,相信也会影响家人向好的方面发展,因为“佛光普照,礼义圆明。”[4]所以还是要努力修好自身的问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