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她是真正修佛的”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修炼法轮大法使我脱胎换骨,再也没有对生活的无望、厌倦和对人生的迷茫与恐惧,更没有了对人与人之间情感的绝望。相反,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活着多么有意义!

多年来,我也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真诚、善良和谦让,为他人送出一份份温暖和关怀,在这个被共产党摧残信仰、摧毁道德的社会中,做一个法轮大法真理的实践者。

购房遇到了“无赖”

几年前,我想购买一套二手房,在中介公司看中了一套房子,和房主谈妥价格后,我们双方在中介公司主持下签订了购房协议。在中介公司建议下我们在协议中签定不能违约,如果一方违约必须支付给另一方违约金一万元。协议签好后我们一起到房产局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在房产局我和房主签订了正式购房合同,违约责任同样写进合同。所有材料都交给了房产局之后,我们就只需等待房产局十五个工作日后通知去拿过好户的房产证了。

万万没想到,到了第十天,中介给我打电话说对方房主突然反悔,不愿卖这房子了,到房产局要求停止办理过户,房产局通知中介已暂停办理了,让双方自己谈好。

我赶到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开始向我诉苦:那房主太不讲理,已经跑我们这里吵过多次了,实在没办法才给你打电话。我们卖房子这么多年没遇过这样的事。听说房产局某科室主任是他家亲戚,不知从哪听说那一片楼房马上要开发了,所以想等着拆迁发大财呢,变卦不卖了。我们跟他夫妻讲了,根据合同违约要赔一万元钱,还有中介费三千元,让他们拿出一万三千元来。但他们耍无赖死活不给钱,最后答应只给三千元赔偿金给你,我们的中介费却一分钱不给。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看着中介工作人员愤恨、激动的神情,我心里对她生出了深深的同情:忙碌了一场,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受了一肚子气。我对她说:“他们不卖就算了,三千元赔偿金我也不要,给你们作中介费吧。”那工作人员和她旁边的同事一时愣住了,过了片刻,她说:“哎呀,你这人这么好,没见过。本来就觉的对不起你了,怎么好意思还要你的赔偿金呢?”我说:“你以此为生,辛苦了这么多天,应当得到报酬,而我房子不买也没关系,我不需要这钱。”她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一个劲地说:“你真是好人、真是好人啊,没有见过!”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一次我路过那个中介公司办公室,他们看到我非常热情的向门面里的其他同事介绍:“她就是我们说的那个没买到房子,把赔偿金给了我们的人。”于是我告诉他们为什么我能做到这样,因为我是法轮功弟子。我给他们详细讲了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法轮功被共产党迫害的真相,善恶有报的天理,劝他们退出中共组织保平安。他们明白了真相,欣然同意退出入过的团、队。临走他们还叮嘱我经常去那坐坐,跟他们聊聊,他们喜欢听我讲。我为大法救度了他们而感动。

欠债要还

我是一个公务员,修炼前和其他常人一样,在道德沦丧的社会中随波逐流。那时我手上有点小权,自然也有人找我拉关系、走后门。按社会上的所谓“潜规则”,帮忙都是要请吃、送钱、送礼的。有一次,有人找我帮忙给他的老婆安排到某个比较好的企业工作,其实我并不认识那个企业的人,但我想可以通过别人再去找,于是我提出需要花钱请客送礼,那人经济条件并不好,是普通百姓人家,老婆当时还没有工作,他咬咬牙,给了我三千元钱。我虽然找了朋友帮忙,请他们吃饭,也给他们送了礼,大概花了近二千元钱(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可是事情最终却没有办成。我当时想:这社会上送了礼也办不成的事多着呢,也不能怪我。余下的钱我就作为辛苦费心安理得的留下了。

这件事转眼过去了将近二十年了。去年的一天我有事外出,在家门口乘坐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我看那司机好像在哪见过,我就说:“看你有点面熟。”没想到他说:“你是在某某单位上班吧?”我说:“对呀,你怎么知道?”他说:“你还记不记得多年前我托人找你帮忙,给我老婆找个工作?我给你钱找人办,最后没办成。”我真是很吃惊:“哎呀,是你呀!”我的心里很震动:他记得这么清楚,说明当年给他造成的痛苦很大,现在遇见他是师父安排我还债的。于是我说:“真没想到遇见你,你还记得这么清楚。”他说:“我们那时很穷,没有什么钱,当然记得。”我说:“真是对不起,给你们造成了伤害,我找的人没有办成事,钱也花了,剩下的钱我也没有还给你,自己得了。你还记得当年你给我多少钱吗?我现在已不记得了。”他说:“三千块钱,这在当时对我家来说不算小数,我当然记得。”我说:“实在对不起,今天既然遇见你,这钱我要还给你,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下次我打电话约你。”

他一听我说要把钱还他,很意外,赶忙说:“哟,算了,算了,哪还能让你还钱呢?”我坚持请他告诉我电话号码,他半信半疑,嘴里说:“还真给呀?算啰!”下车时我再次问他电话号码,他告诉了我。过了几天,我给他打了电话,约他的车外出,上车后,我把三千块钱给了他。他很感动,说没想到我真把钱给他,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所以回家都没有告诉老婆遇到我的事。这次回去告诉老婆,以后什么时候跟老婆一起买点东西来看我。我也借此告诉他我能这么做,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要求我做到“真、善、忍”,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给他讲了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劝他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他高高兴兴的退出了少先队,说看我现在的表现,就知道法轮功好。

无比感谢师父给我一个赔偿别人的机会,使他们多年的怨恨得解,痛苦平复。有缘人得到了救度,能够走入美好的未来。

“她是真正修佛的”

我现在居住的楼房是前几年购买的二手房,是敞开式的两栋楼。两栋楼之间平台相连,下面是临街的门面房,没有小区管理,只由社区居委管理日常垃圾清运。因为原住户大多数自己搬离而把房子出租,造成环境卫生较差。我搬来时曾经自己花钱请人把外部破损、肮脏的环境修整过,也因此得到住户们的尊重。有几户能接触到的邻居,也通过我得知了法轮功的真相,选择了“三退”。

对面那栋楼有一个单元因为租住户很多,而他们厨房连接的一根对外的排污管道年久失修经常堵塞。一次管道又堵塞了,那油污水从管子破损处哗哗的流到平台上,一个星期也没人过问。平台上的脏水流得到处都是,对面楼的人出入都无法下脚,甚至弄些砖块垫脚,也不见有人出来管一管。

我去找那栋楼中的住户之一了解情况。他说以前管子堵了都是他出面找人疏通,花一百元左右的疏通费。可是找各家摊钱的时候,有的租住户却不给钱,他只好自己多出点钱。又出力又出钱,他也不愿管了。现在这管子老化了,疏通不管用,必须换根新管子,这需要不少钱。”我听后对他说:“陈大哥,这钱我来出,我就是没有时间,我有管道疏通师傅的电话,我请他来换管子,您在家配合他一下,你看好不好?”他忙说:“哎呀,怎么能叫你出钱呢?你又不住在这里,不能叫你给钱,没这个道理。”我说:“我们两栋楼连着一个平台,都是邻居,环境卫生是大家的事,我出点钱,你出点力,为大家做件好事,大家住着也舒心。”他说:“跟你做邻居多好!你已经为大家做了不少事了,换管子的钱我找各家摊,收到了给你。”

我很快找来换管子的师傅,请他先估算一下需要多少钱,这位师傅得知情况后说:“你这样的好人可难找啊!”我请这位师傅到家里喝杯茶,告诉他我是个法轮功弟子,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弟子都是这样的。他了解了大法真相后,痛快的表态退出少先队。晚上我到了邻居陈大哥家,告诉他事情已经谈好,费用六百元左右。他坚持要我只付五百元,说剩下的钱由他出。我交给他五百元,具体的事就由他办理了。在他家,我给他和他妻子讲了法轮功的真相,退出了团、队。他嘴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劲的谢谢我。

换管子时,他就对进出的邻居介绍是我给的钱,说我人真好,跟别人都不一样,是真正修佛的。

我修炼后,遇到类似的事情我都是很自然的就这样做了。我的心里很高兴,因为我没有给大法抹黑,通过这些事情与我结缘的人认同了大法好,他们的生命得到了大法的救度。作为一个法轮大法弟子,这是自然就能达到的境界,每一个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在利益面前都会这样对待。

法轮大法净化了我,洗净了我肮脏的思想和黑乎乎的身体,我不仅思想变得干净,而且身体从此与病无缘。这样伟大的功法在中国大陆开传,本是神对中华民族的特别眷顾,却被崇拜“假、恶、斗”的共产党和极端自私、狭隘的江泽民所不容。血雨腥风的政治迫害运动,根本动不了宇宙大法,也压不垮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如同《西游记》中历经魔难的取经师徒一样矢志不渝。但是这场迫害却使曾经辉煌的中华民族走到了危亡的关头,使曾经优秀的中华儿女走向灾难的深渊,中国社会混乱、败坏到了极点。被共产党捆绑的中华民族的子孙,您该怎么办?认同法轮大法好,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挽救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