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好正念并不易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师父交办的“三件事”中,我原来总是觉得发正念简单,容易做好。但对自己的要求高了严了之后,便发现当初是因为没有高标准严要求才会有这种“错觉”的。而事实上并非如此。

比如说发正念的时候,总有一些名、利、情方面的“妄念”来侵扰。抑制不住的“浮想联翩”,很是烦恼。一直到今年二月份,我才正式向它们发出“逐客令”,尽力的从脑海里把这些“不速之客”“驱逐出境”。

师父说:“它是你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业力。所以你就把它看成第三者。你想吧,我看着你想。这回你跳出来,你要真分清,也等于是你和它划清了界限,你自己找到自己,这也是修炼,这样做也能很快把它消掉。你要真能分清它,它可害怕了,就该消它了。”[1]这样分清“我”和“它”,“妄念”才减少许多。这是师父教给我的。

为了早一点把它们消掉,每一次发正念的时候还要多长一个心眼,就是时刻警觉它们的出现。一旦出现就毫不客气、毫不迟疑的划清界限,分清“我”和“它”。因为全球统一的发正念每一次并不长,根本就容不得它们在我们的脑海“信马游缰”,“思绪万千”。绝不能等到时间过去了三、四分钟,甚至六、七分钟才忽然想起“拦截”和排斥“恶意侵占”的“它”。

今天我又学了《正念》这篇经文。深感自己在发正念上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一是四个整点发正念坚持不够。我在一家私企打工,中午十二点、下午六点正好是公司开饭时间。十几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在这两个时点准时的发过正念,总是在根据自己的方便而定。

一直到今年四月初,经同修提醒,我才在手机上设定闹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不打坐、不做手势的情况下发正念。不试不知道,一试就舍不得再耽搁。原来这样也是可以发好正念的,并且感到念力强大,超乎我的想象。过去总是觉得只有打坐、立掌才能发正念,现在才发现明慧编辑部说的是正确的:“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发正念,不一定打坐,睁着眼睛和闭着眼睛都可以,也不是必须做手势。”

二是通过一段时间的分清“我”和“它”,妄念是少了,但远未杜绝。形形色色的“妄念”有时还会把我的脑海变成“它们”的“跑马场”。看来,清除它们还要有耐心,要不厌其烦。再就是随着“妄念”的减少,“正事”又随之出现,就是想公司工作上,大法工作上和修炼上的“正事”又多了。才开始我还有点大意,觉得这是“正事”,又不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非份之想,操点心,想一想,也未尝不可。过了几天,我发现不对头:发正念的时候就是发正念。“妄念”不该有,“正事”也不该在这个时候闪现。认识到了这才在发正念的时候注意克制自己不想这些“正事”,并告诫自己:十五分钟以后再想就晚了吗?慌个啥子吗?

三是师父要求:“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2] 这“唯我独尊的气势”,我一直想有,但至今不能如愿;“‘灭’字要强大到象宇宙天体一样大”[2]。我目前所在的这个层次还确实达不到。所以我感到发好正念并不易。当然也不是高不可攀,可望而不可及。

我自今年二月份开始重视发正念以来,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一大進步。我坚信对自己的要求只要越来越严,离师父的要求就一定是越来越近。

真正要发好正念,我还有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要学好法。这是基础,也是保障。只有学好法,快些提高自身的修炼境界和层次,才能从根本上减少和杜绝各种干扰。倘若单纯的靠掌握发正念的要领,就是掌握的再好,几大要点背的滚瓜烂熟,也只能是从形式上学会,却无法从根本上做到像师父说的:“头脑绝对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2],而这却又恰恰是发正念的精髓之所在,关键之所在。

这是我的一点切身体会,仅供同修参考。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正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1/发好正念并不易-328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