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伟大的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首先,我想衷心地感谢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我荣幸地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知道我不是总是做得那么好,然而慈悲的师尊一直呵护着我。

我来自伊朗,目前居住在迪拜。我是十八岁得法的,之前我就知道法轮功是我父亲一生所寻找的真相,但那时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没有认真对待修炼一事。

二零一一年夏天,我刚刚高中毕业,我开始阅读《转法轮》,当我开始读法后,我就在想“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开始读法?”我很感谢师父把我当作弟子。对我来说,能够修炼大法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我现在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感到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快乐,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得法了。感谢师父的恩典,在我成为了一名修炼者后不久,我就开始参加不同的证实大法的项目。以前我为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做事,撰写文章和编辑视频。自二零一六年开始,我和我父亲在时代传媒集团工作。

在时代传媒集团工作

我们在时代传媒集团的角色是接触不同的企业,鼓励他们与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做广告,特别是数字广告。在时代传媒集团工作的几个月里,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

最近我们试图与一位客户达成一项协议,这位客户是全国最大的当地房地产开发公司之一。我们非常兴奋,因为如果能和这个著名的公司签订合同的话,会为我们今后吸引更多的企业铺平道路。我们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以达成协议。我们决定与美国团队的一位成员交流,她分享了她对此事的理解:我们可能把太多的希望寄托在一家常人公司,我们应该始终坚持我们的原则。我向内找,并意识到她说的对,我们是在救度他们,与我们公司合作是他们的荣幸。我对我们的产品更加有信心,而不是害怕谈判。更重要的是我意识到,我们必须记住不要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常人或公司,否则效果正好相反,因为旧势力会利用我们的漏洞。就像师父在过去的讲法中讲到的,当修炼者将希望寄托在政府高级官员或某些强大的国家来改变环境,其效果都正好相反。

我们将合同寄给该公司,心里想着我们正在救度他们,支持大法项目是他们的荣耀。最后我们谈成了合同。当人们与我们的媒体合作时,是因为他们了解真相后选择站在真理一边。我们明白了我们工作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我们对这个项目的用心多少,我们对每个公司讲的真相有多透,我们团队合作和交流的好不好,当然还有我们的正念有多强。感谢师父,自加入时代传媒集团以来,我们一直進展顺利,我们渴望着取得更多的成绩。

向中国人讲真相

在迪拜有一个类似于唐人街的地方,大约有十五万中国居民。但是我从来没有努力向他们讲过真相,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做。我想是否因为我隐藏的执著,下意识地找借口,比如我们这里没有象西方国家那样讲真相的自由。

在二零一三年纽约法会我遇到了一位来自法国的中国同修,许多年前她曾经在我居住的城市呆过。我们邀请她来迪拜几个星期帮助做证实大法的项目。后来我意识到,是师父安排我们见面,激励我并帮助我们向迪拜的中国人讲真相。

为了准备给中国人讲真相,我学会了几句用中文讲真相的句子。我们搜寻了明慧网上的一些真相资料并打印出来。因为我们家没有合适的打印机,所以我父亲买了一台新的打印机,我们开始在家打印真相资料。

我们去中国城派发真相资料,有些时候天气相当热,我们慢慢习惯了在外面停留好几个小时,感到很幸福,一直充满着活力。虽然我说得不多,我只是跟着中国同修并把真相传单给中国人。我会微笑着看着他们,有时我会用我学会的为数不多的短语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我也了解到更多有关帮助中国人退出党组织及其附属组织的信息。我带上一些男性和女性的中文化名和退出中共的传单。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让一个中国人退出中共,因为我有人的观念,比如“谁愿意听一个年轻的外国女孩说?他们会认为我在搞政治,或试图干预他们的个人生活。”

有一天我与另一名学员去了一个旧的市场,我走進一家店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令人惊讶的是店内有三名年轻的中国男子。我向他们打招呼,并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告诉他们我非常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我正在修炼来自中国的一个古老而非常正的功法,然后我给他们真相材料。当他们看到这是法轮功的真相时,他们开始大笑。我开始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我,帮助我跟这三位年轻人沟通交流。我问他们是否听说过退党,退党后的各种好处,他们对我所说的感到震惊。然后再次开始大笑。我拿出退党传单给他们,其中两位开始阅读传单,而另一位仍在看其它真相资料。

然后我拿出化名名单,“快点,看看这些化名,挑选一个你们自己喜欢的名字!选哪个都可以,请告诉我一下你们是‘少先队’、‘团员’,还是‘党员’。”读退党传单的两个年轻人接过名单,哈哈笑着,选了两个名字,并说他们是少先队的成员。之后他们指着另一位说,“嘿,他呢? 他是一名党员,你应该让他也退了。”那人还在看其它材料,听到这两位的对话后,他拿了份传单,看了一会儿笑着说,“好,我也退吧。”我将化名名单递给他,他选了一个名字。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一切,我真的帮这些人退出党团组织了。我发自内心地感谢师尊的帮助和加持。

当我向内找时,我发现我有许多执著,阻止我快点向前迈進。我意识到,我们很多虚假的人的观念和执著都是自私引起的,我只要向前走去尝试,所有问题都能解决。在人这一层,我们只需要迈出一步,采取行动,其余的师尊都会为我们安排好。

现在我总是随身携带英文和中文的真相资料,因为我应该时刻准备救度那些有缘人,兑现自己的誓约。

除了当地的中国人,迪拜每年大约有三十五万中国遊客。

师尊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现在大陆的旅游团越来越多,这就是安排人换个环境听真相。其实真相点那里才是第一线,讲真相的第一线。我们有些地区把这个放弃了,忙于其它项目。当然也是有效了,都该做,大法弟子的项目我都是肯定的,讲真相救人都能起作用,但是现在这么多旅游团的,特别是中国大陆出来的那些人很多是听不到真相的。”

因此我决定更加重视向来我们城市的中国遊客讲真相,有时候我感到很焦虑,由于人手有限,我无法向所有中国遊客甚至当地人讲真相,我只是觉得我有很大的责任。我相信我有很多众生需要救度,一个伟大的使命需要我完成。所以我请求师父给我力量和智慧把事做好,始终引导我走在为我安排的修炼路上。

骑向自由之旅

二零一五年夏天,来自十五个不同国家的二十五名年轻修炼者加入了骑向自由的项目,骑自行车横跨美国。我们于六月一日开始,从洛杉矶出发,于七月十六日到达终点华盛顿DC。我们的使命是呼吁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并帮助因迫害失去父母的一些孤儿。

在骑车的途中,我们得到了媒体很大的关注和很多常人、政治家和企业家的支持。我也承受了很多身体上的消业,我不是一个运动型的人,骑车上坡对我来说是件很难的事,当整个自行车团队一起骑车去参加活动或新闻发布会时,每个人都骑得很快,我追不上他们,总是落在后面。然而队友们总是鼓励我,并为我“加油加油” “你可以做到的,只要你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会给你力量,你可以骑车迎头赶上。” 我照着做了,真的给了我力量,我被大家的合作、鼓励和团队精神深深感动。

这对于我们每位来说都是一种美妙的经历,为我们提供了给各种各样的人讲真相的极好机会,从东方人到西方人,从政府官员到街头乞丐,我们向任何人每个人讲真相,我们不会在意他们的头衔或他们的社会地位。

比如在一次公共活动中,我们有机会派发传单,并和支持者拍自拍照。在活动快结束时,一位最年轻的骑车手走近我说,“我碰到一位乞丐,我给了她一些食物,但我忘了告诉她骑向自由的活动了。”我们交流了一下,认为每一位众生都是宝贵的,我们不应该以人的外观或地位来判断人,我们应该找到她。最后我们找到了她,她认真听我们讲真相,明白我们告诉她的一切。最后我们问她是否愿意和我们拍张照片以示她对我们的支持,她欣然地接受了。

我真的非常感谢师父给了我这次机会给这么多人讲真相,帮助我完成我的誓约。我希望今后我会努力做得更好,让师父欣慰和为我自豪。我们必须利用这最后的机会,尽量向更多的人讲真相。决不允许任何执著来阻碍我们。大法无边,指引着我们所有的人。我们只需要全身心地投入修炼,相信师父和大法。

最后我想用师尊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话结束我今天的发言。

“人类社会这一切呢都是为正法开创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为我大法弟子证实法而存在的。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鼓掌)所以救度众生和修好你们自己,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讲,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不只是为了你自己这个生命的圆满,也是为了众生,更多生命对你们的期望!”

谢谢师尊!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