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西铭派出张建刚上门骚扰 周拉香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派出所所长张建刚带着两辆警车,十二、三个警察上门骚扰当时已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周拉香。当晚七点,周拉香含冤离世。

张建刚多年来为了捞取名利而迫害法轮功,后来担任万柏林分局杜儿坪派出所所长,现在又调到万柏林分局西铭派出所当所长。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残忍歹毒,使多位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给他们的家庭带来无尽悲伤。

以下是张建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违法犯罪事实。

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侯利军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中共警察在太原绑架制作、散发真相材料的法轮功学员,共绑架六十四人,非法判刑二十三人,其中毛延平、王志明、丁立红、康治国、栾福生五位法轮功学员在拷打中、监狱监禁中被迫害致死,警察郑永生连开数枪致残崔中江和孟峰伟,车辆、财物均被掠夺、没收。中共由此成立所谓“一零一大案”专案组,张建刚参与此次迫害。

明慧网的报导中记载:“万柏林公安分局使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张建刚、秦峰、常明礼(音)、梁志强、李静峰(杀害毛延平的凶手)等。这几个恶警手段极为凶残歹毒,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张建刚,男,三十多岁,身高一点七十八米左右,说话略带卷舌,太原市口音,绰号‘本拉登’。”

以下是二零零二年“一零一大案”中,亲身经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侯利军在诉江状中,揭露当时泯灭人性的酷刑,侯利军写道:“绝食绝水六天再遭十八万伏电棍电击……又把我扒光衣服,好几个警察死死的把我按在水泥地上,上面又压上三把椅子,用两根高压电棍从头到脚进行不间断的电击,包括生殖器官都不放过……。我的裤子被扯烂,整个头上被高压电棍打得全是大包,头上还打出了血口子,整个脑袋都被打的变了形……”

“为了抗议对我的迫害,我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日开始绝食绝水,绝食绝水六天后,郑永生和常明理(二人是杨梅喜手下)又把我由看守所带回刑警队,我看见郑永生问张建刚:这是多大的?张建刚说:十八万伏的。说完他们每人拿一根电棍一起电击我。”

“我的双手被铐在背后,鞋被扒掉,电棍噼里啪啦的冒着蓝光打在我身上,就象几百根钢针同时扎入身体,就象大铁锤狠狠的重击身体,这两种感觉夹杂在一起,皮肤火烧火燎地疼痛,非常痛苦。一直电了我很长时间,我被打得站不起来,思想意识都有些模糊了,整个房间都有一股浓烈的,皮肉被烧焦的味道。”

“当时我六天没吃饭喝水了,很虚弱,就这样他们都残忍的对我酷刑逼供。”

二、绑架法轮功学员宋翠萍、史玉梅

二零一二年五月,张建刚在万柏林分局杜儿坪派出所当所长期间,绑架在街上讲真相的宋翠萍、史玉梅。警察从后面猛地揪住宋翠萍的头发,然后拖上警车。宋翠萍被非法判刑三年,史玉梅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三、入室抢劫、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李金兰

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村法轮功学员李金兰,六十五岁,是一位农村善良的妇女,在家被张建刚等人绑架。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张建刚带领司法局警察、万柏林防暴大队、万柏林分局刑警、西铭村委会的芦长生、民兵连长张玉萍等二十多人,到西铭乡法轮功学员李金兰家,以询问李金兰一星期前(五月十八日)去榆次参加庭审旁听为由。在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李金兰的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和打印耗材,连人一起带走,然后,李金兰被冤判四年,并罚金一万元。

四、多次上门骚扰,致使法轮功学员周拉香在迫害的恐怖压力中含冤离世

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村法轮功学员周拉香女士,一九六一年生,以前是脑梗,生活不能自理,两个人搀着都不会迈步,修炼大法两个月后痊愈,家务事也能干了,人也胖了,肤色很好,白里透红,完全看不出她以前得过脑梗。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山西晋中市榆次四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周拉香想前去旁听。到了榆次下了公交车,正准备找法院,被一群警察围住,推拉上警车,拉到榆次锦纶派出所地下室,共有十三位准备参加这次法院旁听的太原法轮功学员和二位榆次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里。这次法院门前的绑架主谋是榆次国保队长申建军,申建军对这些法轮功学员恐吓、审问到十二点,强迫写“保证”后,将他们放回。

经过这次绑架后,周拉香精神上受到惊吓,不能睡觉,不能吃饭,身体越来越消瘦。八天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以西铭派出所所长张建刚为首的一群不法警察,上门骚扰,他们先抄了西铭村李金兰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这些不法人员有西铭派出所所长张建刚、万柏林防暴大队、万柏林分局、西铭村委会的芦长生、民兵连长张玉萍,来了好几辆车,门口都挤满了。他们抄走了周拉香家的四本《转法轮》、师父照片、炼功播放器、一些法轮功资料,并要把周拉香带走,面对一屋警察和恐怖气氛,周拉香昏死过去,他们才没下手,撂下周拉香,撤走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初,万柏林公安分局开始对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骚扰,张建刚带着警察将周拉香绑架到派出所,这时周拉香身体虚弱,已经无力走路,于是强迫周拉香儿子背着周拉香,上了警车拉到派出所,强迫他儿子签了什么字,才放回。

此后不久,西铭村委会民兵连长张玉萍又上门骚扰,周拉香当时不在家。

后来周拉香被家人送到医院,住院十几天,医生说医治无望,吸着氧,让家人接回。最后几天,周拉香极度虚弱,上不了床,白天黑夜只能坐在沙发上,意识清楚,但不会说话。进食艰难,吃饭时,两勺米汤都喝不进去,瘦得皮包骨头,始终吸着氧。

即使这样,张建刚仍企图迫害周拉香,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张建刚带着两辆警车,十二、三个警察上门骚扰周拉香,周拉香再次蒙受迫害的恐怖压力,张建刚走后,当晚七点,周拉香含冤离世。

张建刚
张建刚

迫害相关人员:
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派出所
地址:太原市西铭路73号
邮编:030053
电话 0351-6965671
所长 张建刚(迫害主要责任)
副所长 闫峰
指导员 王少强
警员:滕长海、丁建强、李爱华、李贵和、褚宏伟 郭庆 13513613062
王曲江 13835158187
胡风林 1553536746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