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绑架我的警察撤走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大法中修炼了这么多年,要说的实在太多了,写两个自己经历,证实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一、上门绑架我的警察撤走了

我家开的是织布厂,每天都很忙。零六年八、九月份的时候,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发现。

一天下午三点左右,工人跑来跟我说外面来了好多警车、警察和联防,把我们家都围住了,有百来个人,声势好大啊!工人们一个个都很紧张,吓得脚都发抖了。我正好在灌开水,我知道是冲我来的。当时我心里只有一念:我有师父我不怕,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怕他们干什么?

我走出厂门,外面是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人。门前马路边上老百姓、警察全都看着我。我堂堂正正来到马路上。前面来了一个便衣,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他说:“你是不是某某?”我说:“是的。”然后我又问他一遍:“你是谁?”他说:“我是管法轮功的!你被捕了!被劳教三年。”说着,旁边一个身材很魁梧的警察拿着劳教书到我眼前一晃,我一把抢过来看都没看一眼,就把劳教书撕了个粉碎,说:“我修炼法轮功又没做什么坏事,你们有什么理由抓我、还要劳教我?!”两个穿制服的大汉站那里一动不动,可能是看我把“劳教书”撕了,吓傻了。

我在村里口碑很好,法轮功真相早就讲到位了,人们都认为我没有错,这时,周围的百姓们都跟着起哄!“你们有什么理由抓她?”“我们这里的布不知道被偷了多少,你们不抓小偷倒抓一个老太太?”这时,领头穿便衣的把手一挥,两个大个子警察就上来,抓着我两只胳膊往后一拉把我往警车里推。这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脚抵在车门上,让乡亲们都评评理。那两个人只好把我放了。这时乡亲们又起哄了:“现在你们警察有权、有势、有枪、有炮,怎么不抓坏人抓好人?”那个领头的人说:“她经常不要家!”乡亲们都哈哈大笑,人家家里开厂忙都忙不过来,就是她发真相资料她一个老太婆也翻不了天啊,你们怕她一个老太婆?太荒唐了。

这时马路上聚满了人,因为要下班了,领头的看着没办法就打电话给610叫特警来帮忙!上边说去了这么多人还抓不到一个老太婆?领头的说:下面的警察、联防都是附近的乡亲,谁都不愿意动手,说她是好人。我们是来抓坏人的不是抓好人的。就在这档口上,亲戚把我从人群中拉走了,把我藏到邻居家三楼。

这时我就坐邻居家三楼开始发正念,二个多小时过去了,就这样人群就散了。警察也没趣的开车走了。一场看似气势汹汹的迫害就这样解体了。

我悟到:在这过程中没有师父的保护没有大法的威力别说我一个人,就算是几十个人恐怕也都被抓走了。过后几天我有点后怕,这时师父就把法打到我的脑子里面:“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想这就是我信师信法的威力。

过后一直到现在,我一直平稳的走在师父正法的路上。警察也一直没来迫害过我。

二、诉江解体家庭魔难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由于我去北京天安门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当地驻京办抓回来以后,丈夫受邪党谎言蒙骗,对我不是拳打脚踢,就是恶语谩骂。这十几年来,每次邪党敏感日,一有风吹草动,他就对我大打出手,并恶语相向,并说他就是帮共产党看着我的,只要电视上一天不平反法轮功,他就一天也不停止迫害我。我曾试着和他善解,对他讲真相,也对着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发正念,也都作用不大。

后来有一次,师父让我在定中看到:有一世,我是一个庄园主,他是我的管家,我对人家要打就打,要骂就骂。又有一世,他是我身边的一个罗锅,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经常拿洗衣棒打他的罗锅,他从不还手。

二零一五年,我积极参与诉江,向北京两高投递诉江控告状,妥投以后,我突然发现他老实了很多,我随即悟到:控告大魔头,其实就是清除邪恶老巢输入丈夫背后的迫害因素。前几天,他说:我这几天全身没有一块地方是好的,我快要死了,我活不长了,头痛的受不了了,我是不是骂你师父得报应了?我说:是的。

这十六年来,丈夫老看着我,可一天也没看住过我。我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面对面送真相光盘,送真相资料,风雨无阻,慈悲的师父一直保护着我,看护着我,所以一直很平稳的走过来了。

这次“诉江”,这十六年来,一直没有解决的来自丈夫对我的家庭魔难,在诉江中解体了。

去年,我家拆迁,住在租来的房子里过渡,我看到了盛开的优昙婆罗花,不是几朵,几十朵,而是几百朵,长在我住处门外路边的紫薇树上,天天一出门就能看到,谢谢师父鼓励弟子!天天出门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救人是天底下最神圣的事。

最后,我只是想说: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师父,您辛苦了!

在这最后的宝贵时间里,我一定听师父的话,紧跟师父,修好自己,救更多的有缘人,让师父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