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打电话 助师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下面我与同修分享一下自从打真相电话以来的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还请同修予以指正。

1.走上全球电话组平台

师父说:“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什么大法活动都参加,挺好的,大家看着修炼还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谁也不知道谁内心有什么执着过不去的心结甚至有多大,谁也不知道谁内心还有什么固执不放的东西,有多么难过,没有表露出来。”[1]师父的这段讲法说的正是我三年前上平台打电话之前的修炼状态。

那段时间学法实修跟不上,名利心很重,抱着各种有求之心去做事,结果被繁事所累,身心疲惫并且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满脑子负面思维,修炼状态跌落到低谷。后来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搬到了新的城市,这里离景点很远,一位同修就推荐我上全球电话平台来打电话。我从内心深处涌出了无限的喜悦,急盼着能上来打电话救度众生。

上平台后,很快就在同修的帮助下突破了怕心,开始参与拨打电话。没过多久,有一次发正念,师父给我身体大清理,一股巨大的能量从头到脚贯通,全身都象通电一样。我被师父洪大的慈悲震撼的泪流不止,那段时间,内心时刻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对给我做培训的同修的感激,和对每一位同修的珍惜。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你做好三件事才能够去除、才能把各种党文化中的思想、包括怕心改变过来。”[2]

2.成就别人就是成就自己

因为亲身体会过被旧势力束缚,不能兑现誓约的痛苦。我决心一定要尽最大可能去唤醒那些掉队的同修,真心的希望他们能够像我一样幸运,在正法的最后关头能走上电话平台救人。协调同修就来找我,协助其他几位同修做好新手培训,我很珍惜这个机会并欣然接受。在做培训中我发现,很多新手同修欠缺的只是真相资料和拨打技巧,而同修自身修炼的境界,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慈悲和纯净的心态,常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

记得有一次我在培训房间值班,有一位台湾的阿姨同修,上平台来听了一段时间,但一直没有突破,不敢开口打电话。她说自己害怕,我就鼓励她不要怕,怕的是邪恶因素,师父多次讲到了是邪恶的人在“惶惶不可终日”[3]。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王和主,众生在等待我们救度,就是放平心态给对方讲真相。结果阿姨同修决定要尝试打这通电话。在同修们的正念支持下电话接通了,阿姨同修那慈悲的状态立刻化解了那位警员的戒心。那种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就像一个妈妈在叮嘱自己的孩子要做好人一样,过程中,没有任何华丽的语言,甚至阿姨的声音还有点沙哑,“喂,…… 我就是希望你记住法轮功是好的。你记住了吗?” 对方像孩子回答妈妈的叮嘱一样乖乖的回答道:“记住了。”整个过程短短几分钟。同修的这通电话也让我突破了很多的观念,更加认识到打电话的关键是我们的心到不到位,而不在语言华不华丽,因为真正救人的是大法,只有我们的心符合了法,才能真正的去救度众生。这样的例子很多,每次鼓励与帮助一个同修,师父就让我看到同修的闪光点,同时也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表面上是我在帮助新手同修,而师父却让我真切的感受到,是每一位同修在帮我。我体会到了成就别人就是在成就自己,也更加理解了师父讲的:“也就是说你们所做的一切,包括一小点事,都是给自己做,没有一件是给大法做的,也没有一件是给我这个师父做的。”[4]

3.学好法炼好功,助师正法才更有力

师父叮嘱大法弟子学好法的重要性,师父说:“每次法会师父也是在解《转法轮》,不会超过这个界限的。你们要能坚持学法,真的放下心去读法,认真读着《转法轮》一路走过来,那才是神最佩服的。就包括那些捣乱起坏作用的,它都觉的,哇,这人真了不起,它都会这么想。”[5]

自从读了师父的这段讲法,自己更加重视学习《转法轮》。记得在二零一五年底拨打黑龙江公检法专案时,第一天早上起来五套功法完整炼完,并学了一讲《转法轮》,上平台之后,感到无比神圣,并且正念十足。第一通电话对方就接听十一多分钟。

由于学法炼功得以保证,师父源源不断把智慧给弟子打过来,一气呵成的给对方讲了大法的美好与在全世界洪传,活摘器官的罪恶,还有迫害者遭到的清算等,过程中能感受到对方非常期待真相。之后还通过彩信,以及多次跟踪拨打,彻底将他的心结打开,对方明确表示要三退,并充满感恩。那一天领的八个号码,全都接通,六个人都听了一分钟以上,还有两人听了十多分钟,态度都很好。

然而,专案的最后一天,由于作息没有调整好,错过了炼功,打电话就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讲的是相似的内容,但是大部份人都只听了几十秒就挂断了。

两次的强烈对比,让我更深的理解师父讲的:“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6]。如果功没炼好,功能就不会越来越强,势必会减弱我们助师救人的效果和力度。如果法没学好,讲真相就会脱离法的加持,充其量就是人在做好事。所以师父叮嘱大法弟子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包括学法和发正念,三件事都同时做好,才能真正的在法上兑现自己的誓约。

4.真心为对方着想,就能打开心结

一次,与同修配合给长春某派出所所长讲真相。搭档同修已经给他打过电话,对方在电话里不承认是他抓的大法弟子,而明慧网几年前就报道他参与过迫害。当时,我深深的为对方的处境感到担忧,大法洪传,他不但没有能够当大法弟子,还对宇宙大法犯了罪。同样是亿万年的艰苦等待,同样是师父的亲人,他却被邪党捆绑对大法犯了罪,处境是多么危险。我真切的体谅到他才是最可怜的生命,一种对对方的珍惜油然而生,一定要让他明白真相。

我拨通他的电话确认身份后,他很顾虑,不讲话只是听。我就给他讲他的真实处境,以及他先前的所作所为已经在追查国际有备案,而共产党只是在利用他,真正的目地是让他去做替罪羊。并给他讲了中共卸磨杀驴的历史,以及江鬼早在二零零四年就想用杀警换撤诉,把他们出卖。最后提到那些迫害大法的高官正接连不断被清算。

讲了十几分钟后,当我让他抓紧释放大法弟子,给自己留后路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强作镇定和无辜的说:“你怎么知道是我抓的呢,这一次,人真不是我抓的,你不信的话可以到所里来问啊。我在外面出差,怎么会抓人呢?”我说:“你是所长,你的手下去抓,跟你亲自去抓,有什么两样呢?薄熙来可能也会说他自己没有亲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但是是他下达的邪恶命令,那么他会不会被清算?你不是看到了吗?”他接着又说,“某某大法弟子怎么了,我们没有抓他呀,他现在已经在家了,你可以去看看啊。”

这个时候,搭档同修非常及时的发给我一条明慧网先前对这个所长的报道。我接着就给他读了一遍,最后发现是他二零一一年参与迫害的案子。我就告诉他,“你看二零一一年的案子我们还记录着呢,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你以为抓完了就完了,迫害完了就算完了吗?追查国际的宗旨之一就是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而且最近连中共的官方搜索百度都把活摘器官解禁了,你可以自己去输入关键字搜一搜,等过段时间,共产(邪)党一倒,互联网大面积开放的时候,你们干的这些事老百姓都会知道的,到时候你该怎么办呢?”他再也不辩解了。紧接着我也给他讲了陈虻、罗京、任长霞等迫害大法遭报应的例子。讲天理报应的时候,心里面没有一丝要吓唬他的成份,是真心不希望他步那些遭恶报的迫害者的后尘。

我说:“你应该也听出来了,我们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是怪你,也不是为了吓唬你。就是希望你看清楚自己的真实处境,不要跟中共捆绑在一起而遭殃。中共绝不会打电话告诉你让你停止迫害,它只会利用你,最后让你去当替罪羊,只有大法弟子会在被迫害中把真相告诉你,给你一条出路,你听明白了吗?”

他用胆怯、颤抖又有些感动的声音回答我:“听明白了。” 我说:“那明白了,你就抓紧时间把所有被你关押的大法弟子立即释放。”也给他讲了以后怎么用各种方式保护法轮功学员,叮嘱他再也不能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他发自内心的说:“好的。”

接着告诉他三退大潮,鼓励他用真名三退。他稍作停顿,随后很肯定的回答道:“好的!”并记下了追查国际的举报电话和网址。最后,在他的感谢中,双方挂断了电话。

过程中,大法弟子的一切智慧、一切能力、正念和责任心全都来自于法,当我们的心性,心态符合法对我们的要求时,法力就会在修炼者身上充分展现出来,因为真正救人的只有大法。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6]

从师父的法中我还悟到,能打通的每一个电话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们跟对方在下世前都约好了,到时候我们一定会救度他们,无论他们迷得多深,无论他们对我们如何不理解,如何谩骂,如何凶恶,我们都不为表象所动,我们都会坚定的去解救他们。因此,他们才抱着万分的信任一头扎進这个十恶毒世来扮演警察这个角色。所以,我们应该珍惜每一个接通电话的生命,讲一个就尽全力让他明白一个,不给对方和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

5.同修间的配合至关重要

在营救平台打电话,同修间的配合至关重要。由于形势的需要,从二零一四年年初,我被协调同修调到当时刚成立不久的紧急营救组,每天针对刚发生的紧急迫害案例与同修们一起展开营救。从配合拨打,到彩信发送,以及各类真相稿件的制作,整个过程中都离不开同修们的默契配合。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很多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都明白了真相,有的从开始毫无理智的谩骂,到答应停止迫害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比如上个月,天津一位七十多岁同修被绑架,紧急营救平台第一时间查出当班参与迫害的所长,并接力拨打,彩信制作与发送也紧跟而上,有力震慑了邪恶,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很快同修被释放回家。

结语

自从上平台以来,感悟太多太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苦心救度下,我早已从曾经消沉的危险状态中走回来了。很多执着心还没来得及体会,已经在配合与讲真相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解体了,感受到正法的洪势不断的推着自己往上冲。感到了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用力的往上拽着弟子,佛恩浩荡,盼望弟子回归。弟子无以回报师恩,唯有珍惜师父的慈悲,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