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不怠 过生死大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事情发生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晚上十一点半下夜班后,在回家的路上,我骑着电动车过交通岗往西走时,从南面驶来的一辆轿车直奔我的前方迎面而来,我只听到“咚”的一声,就昏厥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感觉元神飘飘的离体了,在空中我看见像玩具一样大小的一辆小轿车、我的电动车,还有我的包。这时我想:我的包里有《转法轮》和炼功用的mp3,我得拿回来。我就感觉自己下来了,随后肉身就能动了,自己爬到包那儿,把包抱在怀里,然后又昏过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又清醒了,给丈夫打电话,告诉他:我在路上被车撞了,不能动,让他来接我,随后又昏过去。就这样反复几次,打完电话就昏过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听见有人说:这个人在这里都躺了四十多分钟了。这时我丈夫也到了,问我怎么样?我说我现在已经清醒了,没事的,不怕的。他反复问我需不需要上医院?我说:没事,我是修炼人,你还信不过我吗?

开车的司机是个十九岁的孩子,当时很害怕。说:姨,上医院吧!我说:没事,不用去。他跟我的丈夫说:刚才他把120都叫来了,我姨就是不肯去医院,不让别人碰她。120救护人员说没办法,只好走了。120走后,姨又昏过去了,怎么叫也不醒。

我丈夫问我怎么样,问我能回家不,我说能回家,自己想起来,但是感觉头晕,腿疼、不能动,手背、后脑勺、胳膊都有鸡蛋大小的包。我说没事,我一定要回家!因为丈夫是骑摩托车来的,我坐不住,丈夫就跟司机商量用他的车把我送回家(我骑的电动车没坏,却把他的小轿车车玻璃撞碎了,车门撞个大坑),到家下车后我就吐了,但是下车之后能走,我一点一点地上了床,倒下就昏厥过去了。

过一会儿清醒了,就听那个司机跟我丈夫说:你还是叫我姨给我签个字吧。我丈夫说不用签,不想给他签字。他们看我醒了就说让我上医院,不然的话就写个书面的承诺,由于我不上医院,司机很担心,害怕以后出事找他,所以希望我签字。我拿过来一看,上面是这样写的:某某某(我的名字)没有事,什么事都没有。以后不会找他的。我觉得我是没有事,就给他签了字,让他放心。然后我就给他讲真相说:我现在是修炼法轮大法了,我要不修炼的话,一定会上医院的,这样就会花掉你很多钱。

那个司机说:谢谢姨,你是个好人。但是我还是很担心,因为你撞得很严重。我说没事,你不用担心。你以后开车一定注意安全,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那好,姨,我记住了。临走前他把口袋里的120元钱都掏出来了要给我买药,我说不要,他说那就给你留100元吧。我让丈夫追出去,把钱还给他。可是他没要,硬把钱扔在床上就走了。我当时就想,实在还不回去,那就用这钱去救人吧。这时我发现手上、后脑勺和胳膊上鸡蛋大小的包全没了。

司机走了以后,我又昏厥过去了。丈夫很担心就一个劲儿地叫醒我,问我明白不?我说我明白。他说:那你认识我不?我说我认识你,咱俩不是一家的吗?快给我们家的那人打电话,头一个号码就是他的。我丈夫一听,很害怕,知道我还是神志不清。就说你还是不明白。我说快教我发正念的口诀吧,我想不起来了。丈夫就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我。就这样坚持了半个多小时,后来感觉吐字不清。丈夫说快找你的同修帮忙吧。

为了让我多说话,丈夫打通了电话,叫我跟同修说。我想我一定能说出来,果然我说的很流利,就像没发生这件事情一样。我告诉同修自己被车撞了,需要她们帮忙。同修就明白了。这位同修又赶紧联系另外一名同修一起帮我发正念。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然后我就继续发正念,并且告诉丈夫跟我一起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睡着了。四点多钟,同修就到我家来了,我们就一起发正念。过了一个多小时,状态一直很好,他们就放心的走了。

早上七点多,另外一位同修到我家来了。可是发现我的脖子就像折了一样,脑袋耷拉着,象跟脖子分开了一样。我用手扳着头,告诉她事情的整个过程。那时我想下地,但感觉腿胀胀的,我让她过来看看我的腿,她说:哎呀,你的腿都变形了。我当时一点也没有害怕,说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只要我清醒,我什么都不害怕。她就让我丈夫去上班,她来照顾我。因为丈夫很相信大法,相信同修,他就走了。

同修跟我一起发正念、学法。当时我想我不能躺着学法,我得坐起来,但是脖子还是不听使唤,只能用手扳着头靠着墙学法。快到中午了,同修去厨房给将要放学的女儿做饭,我很感动,心想:同修这样帮我,我一定要闯过这一关。然后我就站起来开始炼动功第一套和三、四套。因为腿和脖子特别疼,第四套功法只能比划着炼,但是也坚持下来了。炼完功之后,浑身全是汗,都湿透了。在炼的过程中,我就在心里感谢师父。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我下决心一定要闯过这一关。接着我就试着能坐下来了,腿好多了。

下午我让同修回去了。因为我从开始修炼就把学法炼功当作每天的必修之课。就想自己不能松懈,还得把第二套功法炼完。因为脖子挺不起来,一想这套功法要炼半个小时就打怵了。我想这个念头不是我,我一定要炼功。在炼的过程中,就感觉我的脖子像有人在捏一样,“咔咔”响,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的脖子轻松了很多。

照理说我应该休息了,因为一宿没睡觉了。但是我觉得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我不能放松,我就接着学法。

到晚上了,又来了几位同修,跟我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时感觉累的不行了,就想躺下,又一想不行,我不能躺下,不但不能躺下,我还要盘腿。我还是用手扳着脖子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感谢同修们陪我一起学法,不然我自己不会坚持那么长时间的。同修们又和我一起发了一会儿正念。他们走了以后,我感觉脖子能支撑头了,腿也不那么疼了,能下地了。整整一天一宿,我没有放松。

第三天,我就正常学法炼功了,下午就去上四点的班了。同事说:你腿不方便就连班吧。那时我已经两天两宿没睡觉了。第四天下夜班回家整整睡了半天,醒来后,脖子好了,正常了。在这期间同修和亲朋好友陆续来看我,有的给钱,有的买东西。我非常为难,但我不接受,他们又不理解。我就把这些钱和司机留下的一百元钱一起送给当地资料点,用于救度众生。我当时发一念,一定能救度很多的众生。

到第七天我的腿也好了。从车祸发生到身体恢复,我一点也没有放松修炼自己,靠信师信法,正念正行闯过了这一生死大关。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深知没有师父为弟子的承受,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是闯不过这一关的。

在此叩谢师尊!同时也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